【周叶】终难定(上)

#OOC属于我

#换种风格试试

#两个月没写文,跟残疾了一样


如果不是陈果提起,叶修都忘记过年这事儿了。

叶修向来认为杭州的年味素来很淡——这大约也是个怪事,从北到南,从南到北,北边有北边的年味,南边有南边的民俗,反倒是中不溜秋的江浙沪,却没有什么能单独拎出来说的过年习俗。

又或许有,只是他从未融入过这个江南城市罢了。

这天,陈果穿着件簇新的大红毛衣,照例站在网管桌子边上训他:“你一个大男人,过年也不收拾收拾自己,你这套衣服我看你都穿了有两个月了吧?你就不嫌脏吗?对了!莫非里面的衣服也……”

叶修刚好从副本里出来,有了点闲工夫,他消瘦的手指在空荡的烟盒子里逛荡了一圈,随后又放回了桌上。

“老板娘,先把过年的奖金发了吧。”

陈果还沉浸在对叶修的批判中,口气不太好:“你来才多久啊!就想要奖金?再说你这个宅男, 要奖金有什么用?买游戏装备吗?”

叶修笑眯眯地说:“过年了,我去买几件新衣服,新年新气象嘛。”

闻言,陈果立马给了他五百块钱。叶修也不嫌少,披上那件被诟病已久的外套就往外走,陈果刚才训人的时候爽,现在又担心说的太狠了,伤到了这大龄宅男脆弱的自尊,思来想去,追在他身后,又给他塞了两百块。

“你去洗个澡。”陈果站在网吧门口喊:“也别太伤心了,人生有起有伏,去澡堂找个师傅,给你搓搓背,把霉运都搓没了,明年也好起来了!”

叶修远远地给她比了个OK,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虽然没有年味,但冷依旧是冷。

杭州的冷,和北京的冷大不相同。北京的冷是磨尖了的刀,一片片地割露在外面的皮肉,再用刀刃贴着没了皮的肉一溜烟地划过去;而杭州的冷,则是一种煎熬,像是把你丢进了一坨冰水里,那水慢悠悠地围上来,软绵绵地浸透在你骨头里,泛着酸。

叶修是个实打实的北方人,来了杭州这么多年,也没有习惯这种阴惨惨的冬天。他原本确实有一点点去买新衣服的念头,但被冷风一吹,就散的差不多了。他在街上转了个弯——不过是下午四五点钟,街边大部分的店就都关了,天乌泱泱的,风把路边破碎的塑料袋吹来吹去,飒飒作响。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脑海里刚冒出这句话,叶修就把自己矫情笑了。他一笑,冷风就吹进他的嘴里,于是他连忙闭上嘴,一路小跑去买了包烟。陈果不许他在网吧里吸烟,他便在路上点了,又缩脖子缩手地跑回了网吧。

网吧门口站了个男人,身量还挺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跟个木桩子似得。叶修将烟拿下来,脸上挂上了营业性的笑容:“小哥上网不?24小时空调热水和wifi,包夜有团购套餐。”

那人一愣,居然也没个反应。叶修奇葩的客人见得多了,也不催他,只是又吸了一大口烟,随手将烟屁股摁灭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夜越深,兴欣网吧招牌发出的红光就越明显,叶修抬起头,看到他面前的木桩子像慢动作般一帧 一帧地转过了身。红光照在他的脸上,给他立体的五官上镀了层边。

“小周?”

“前辈……”

这真的是个稀客。周泽楷穿着一身挺括的毛呢大衣,围着条花色经典的羊绒围巾,绕是发型被吹得东倒西歪,依旧英俊潇洒,不像是在年前站在网吧门口的盲流,倒像是从时装周里走出来的模特。只有手里拎着的那一袋傻不拉几的精装版旺旺过年大礼包,透露了些许窘迫。

叶修的脑海里转过了七八个弯,就把前因后果想得差不多了。

“他喝酒后说的?”

“不是!”周泽楷连忙否认,随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他说梦话我听见了。”

叶修哭笑不得,周泽楷憋了半天,又憋出了一截,“只有我还醒着。”

“猜到了。”叶修漫不经心道,“不然哪有这么太平。”

周泽楷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是把拜年礼物咯恭恭敬敬地双手递给了叶修。叶修笑眯眯地接了,嘴里还念叨着:“还没过年呢,这就开始送礼了,我可没有红包送你啊,来根烟?”

周泽楷连忙摇手,他嘴巴张开又闭合了两次,似乎想说什么,但始终没有说出口。

实话说,叶修有点怕他这样。联盟里大大小小的职业选手,话多的话少的,心眼多的缺心眼的,但凡是个人,只要张嘴说话了 ,叶修就能几句话噎死他。然而这其中不包括周泽楷,周泽楷就跟瓶矿泉水一样,不会说话,里外又都是透明的,有一点良心的人都不忍心去黑他。

但叶修没有良心。他想着忽悠他几句,先把他弄回家了,站在这里万一被陈果看到,这个年也别想安静地过了。然而周泽楷站在他面前,细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犹如一只被抛弃在街边的大型犬。

年轻轻轻的,还是个睁眼瞎。叶修想,太惨了。

网吧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一位脸熟的客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走了出来,门口杵着两个闷声不响的大男人,他吓了一跳,不由多看了几眼,随后又吃惊地多看了好几眼。

“长得像周泽楷吧?”叶修淡定地说,“铁粉,照着整的。”

那客人满脸敬佩,连连比了几个大拇指。

得远离这是非之地,送他去火车站?人家都大老远来了,水都不给喝一口;带他去咖啡厅坐会儿?那对自己也太残忍了……叶修摸了摸兜里的烟,突然灵光一闪,问他:“泡澡去吗?我请你。”


周泽楷还真跟着去了。

叶修带他去的是真的澡堂子,而不是洗浴城。洗浴城除了洗澡捏背,还有很多不入流的,不可细说的生意。而澡堂子则简单多了,叶修在门口交了一人二十五元的洗浴费用,又付了单人二十的搓背费,钱付好了,领了储物柜的钥匙,就带着周泽楷冲了进去。

两人先去更衣间换衣服。叶修从网吧出来时什么也没有带,此时恰好看到里面有卖内衣裤的,便分了一把钥匙给周泽楷,自己去买衣服了。等他砍完价回来,发现周泽楷连围巾都没有摘,站在储物柜边发呆,叶修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周泽楷身高腿长,冷漠地站在逼仄的更衣室里,其不搭配的程度,像是在拍摄一部超现实主义的MV。

叶修看到他了,百无聊赖的对方也自然看到了他。那一瞬间,这个沉默寡言的小哥眼睛一亮,五官一动不动,却悠然散发出看不见的喜悦来。

真是好懂,叶修想。

“你怎么不脱衣服?”叶修问,“第一次来?”

周泽楷点头。

叶修给他拿了一条干净的浴巾,自己则把储物柜打开了,自顾自地脱衣服。

天气虽然冷,但他日夜呆在开着空调的网吧,因而也没有穿得特别厚重,外套下面只有一件毛衣,一件衬衫。他也并非是陈果口中衣服能穿两月不换的奇人,只是一次性淘宝了好几件款式相同的衣服,换来换去都一个样子而已。

现下,他三两下拉起了外衣,露出了一把细腰,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别过脸,没过几秒,又十分诚实地转了回来。

单看叶修那张略带浮肿的脸,或许还会觉得他体型微胖,但脱了衣服才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什么肥肉,相反,他天生就是衣架子身材,肩宽腰细,腿又长又直,不过因为缺乏锻炼,只有个好形状,腹肌胸肌什么的就不存在了。

“我先进去了,你慢慢来,如果急着走也不用来通知我的,不送啊!”脱完,叶修竟是完全不顾身后的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洗浴区。

年前洗个澡去霉运的说法,也并非是陈果瞎编出来的,澡堂子里的人还真不少,水里泡的,侃大山的,冲水的,搓背的,肉山肉海。人一多,水汽蒸腾,又闷又热。

叶修给自己找了个得闲的隔间,也不嫌弃澡堂子提供的三无沐浴产品,哗啦啦地倒了满头的洗发水。老板娘家的浴室什么都不缺,就是花洒的水流有点小,远不及这里唰唰唰的爽快。

至于外面的周泽楷……叶修没心没肺地想,等洗完澡,这小朋友的一时冲动应该过去了。

也不想人家大老远顶着寒风从上海赶过来,根本就不是一时冲动的样子。

叶修洗完头,在三个空闲的搓澡师傅中皇帝翻牌般挑选了个最没精神的师傅,那师傅看着瘦瘦小小,没想力大无穷,活生生从叶修身上搓下一层皮,边搓还边唠叨:“你可挑对人了,我年轻的时候是送快递的,40斤的东西单手提……哎哟小伙子不行啊!痛?你脊椎不好,哎哟,还有肩周炎,这里也痛?上班族吧?我帮你疏通疏通……唉?小伙子?”

可怜叶修一米八(差点)的汉子,被一米六(差点)的搓澡师傅真·差点搓成半身不遂,浴室里本来就闷热,而这两个月来他心情郁闷,日夜颠倒,每天吃外卖和垃圾快餐,不运动老坐着等容易引发猝死的种种后遗症也抓紧机会上线,一时间,头也晕,眼也花,全身都使不上力气,搓在他皮上的搓澡巾像是与他隔着一层塑料膜,肉体的知觉越来越模糊——

他厥过去了。


他单手推开门。

“哎哟我就说我能把叶修喊过来吧你们都不信,我是什么人啊!对吧,老叶……哎哎哎,你别走啊坐坐坐坐,我才没有醉!今天本歌圣就要唱爆这个包厢!你你你你,去点个歌,洗刷刷!就唱洗刷刷!今天不醉不归,high起来!”

吵闹的前奏在本就不大的KTV包厢里横冲直撞,黄少天冲在最前面,两个话筒都被他捏地死死地,手舞足蹈地吼着歌词。

跟酒鬼有什么好较劲的,他扫了一眼整个房间,喻文州果然不在,来的大部分都是跟黄少天玩的好的,这人啰嗦至极,故而每个战队有几个狐朋狗友,但没想到……

有点意思。

他收回自己在后退的脚,很是自然地进了包厢,完全感觉不到他一秒前还着想跑路。这几年嘉世风头不在,但是他在荣耀的名字无人不知,只是抬了抬眼,坐在他想要的位子上的小选手就立马荣幸之至地挪了屁股。

“哟,小周。”他听到自己轻佻的声音毫无顾忌地发出来,“恭喜你获奖,怎么,你不喝酒吗?”

那人抬起头,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因为很早就知道今天可以拿最佳进步奖,故而俱乐部给他收拾出了很潮的发型,然而他的眼神依旧是干净的,一眼看过去,像是看到了最深,也像是一点也看不透。

“喝。”那人出乎意料地说,“我喝。”

黄少天扭着屁股唱:“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赢了我的不要想太美~~”

真难听。


叶修猛然抓住了在他额头上动来动去的手。

他的手先动,极有可能是手速太快的本能反应,证据就是他在抓住对方数十秒后,他的神智才慢慢恢复过来。

眼前一片朦胧,是盖着冷毛巾,他想伸手把它拿下来,然而却被一只温柔的手捏住了手腕。

“前辈。”

“小周?”

“是我,你中暑了,再躺一会儿。“

叶修腿软脚软,虚的不行,还在逞口舌之快:”这不叫中暑,叫晕堂。”

周泽楷没回。

人的眼睛看不见,其他的五官就会变得敏感。叶修灵魂归鞘,慢慢地察觉处不对来:他湿漉漉的后脑勺正贴在周泽楷光裸的大腿上,而他的手,还被人家捏在手心里。

“小周啊……”叶修顾左右而言他,“你知道什么叫晕堂吗?晕堂就是——”

他的嘴被堵住了,叶修以为自己被强吻了,连忙用剩下那只手去拦,但他想太多了,堵住他嘴的不过是周泽楷的另一只手罢了。

“前辈,听我说完。”周泽楷的声音传来,他的声音低沉,附在耳边说话时,叶修只觉得自己的脊椎闪过一层电,酥酥麻麻的。他定了定精神,用手指在周泽楷的手背上点了两下。

“不能放开,我说不过你。”

说不过就别说啊!叶修想,这小屁孩子这么这么轴!

“但是我还是想说。”

反应还这么慢!

周泽楷有点语言障碍,这是全荣耀都知道的事情。然而全荣耀并不知道,周泽楷说不出话不可怕,说不出还一定要说,才是最可怕的。

叶修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从他看到他等在网吧门口的那一秒,这种与生俱来的危机感就袭击了他的脑门,这一年来,拖着,躲着,藏着,最终还是没躲过。

“我想了一年了,前辈。“周泽楷慢吞吞地说,”我还是想负责。“

“叶修,我喜欢你。”


这一年里,叶修有时也会翻来覆去地想,他到底是被什么猪油蒙了心,才会去招惹周泽楷呢?

黄少天能组织成这一场群魔乱舞的KTV之约,是托体育局的功劳。年末时,和其他运动员一样,体育局会把表现好的运动员集中起来开个会,该表彰的表彰,该警告的警告,随后大家一起吃个饭,拍个照,领个红包。

这一年,成绩不佳的嘉世只来了他和陶轩,两人从杭州飞到北京,一路有多远,就吵了多远。陶轩不停地重复,让他接受商演,改变嘉世的风格,而叶修则不停地强调,现在嘉世的问题绝对是在接不接广告上。

理念的问题不可调和,两人自然再一次不欢而散,陶轩甚至在会议后没有等他,自己先回了酒店。

叶修总是运筹帷幄的样子,但他到底是个人,只要是个人,就有不擅长的。嘉世界现在遇到的问题正戳中了他的软肋,他心情郁闷,恰好看到黄少天的短信,就意外去赴了黄少天的约。

然后他遇到了周泽楷。

周泽楷从第五赛季正式出道,一亮相就接任队长及账号卡“一枪穿云”。许多人都说轮回疯了,但叶修却羡慕的不行。

与轮回磨合后的周泽楷将是未来嘉世最大的敌人,叶修私下跟陶轩说,换来陶轩极为不屑的一句:“靠脸吸粉吧,没什么大用。”

陶轩只关注什么可以给他带来利益,而叶修却羡慕轮回可以抛弃各种成见、利益关系和人情往来,大胆启用新人。这就是两人的不同。

接下来的发展如同叶修所预料的,周泽楷的出现迅速改变了轮回这个昔日弱旅的所有打法和风格,在江波涛加入后,唯一阻拦他的沟通问题也迎刃而解,在刚刚过去的赛季中,轮回第一次进入季后赛四强。

不羡慕吗?

周泽楷遇到了荣耀最好的时候,职业赛稳步走上正轨,他的俱乐部思路清晰,众志成城,而他本人的技术锋芒毕露,又大气老练,颇有大将之风。

并且,他还年轻。

叶修从不认为自己老了,但是陶轩却这么认为。

有时,清醒的人能喝醉,可能是他不想再清醒了。

当天晚上,北京下了近两年最大的一场雪,临近新年,路上的出租车非常少,几个醉的不厉害的拿出手机,加个好几十块才叫来几辆专车。周泽楷将叶修送上一辆出租车,就被身后的不知道是谁也推了进去。

“他妈的快冷死了!”那人道,“小周,拜托你送叶大神回酒店,我先把黄少送回去!”

小周答应了。

出租车在空旷的街上走。两人从燥热的KTV里,移到寒冷的室外,又从寒冷的室外,移到了充满温暖皮革味的出租车里。

叶修似醉非醉,将脑袋靠在周泽楷的脖子上。玻璃窗外是大雪纷飞的北京城,他伸出手指,在泛白的窗户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个问号。他没戴手套,苍白消瘦的指尖泛着一缕红,指甲干净而漂亮,周泽楷心猛然一动,将自己的手指覆了上去。

叶修笑了。

路灯将他的脸照的阴暗不明,他听到周泽楷的心砰砰砰地跳,然而这个青年依旧波澜不惊的模样,只是将他的手抓回来,塞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我不想回酒店。“叶修问,”唉,小周,你是一个人住一间吗?“


“你让我别打扰你,好好想想,我就想。”

“除了比赛和训练,其他时间我都在想。”

“我想了362天。”

“我想清楚了。”

这小屁孩子真的是傻。叶修在心里喊,我让你想想,只是个场面话,总不能说我早起就后悔了,找个理由骗你回家吧?

周泽楷浑然不觉,他捂着叶修嘴巴的手掌滚烫,叶修感觉到他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手腕,他的手指很长,扣着他的手腕,拇指轻轻磨蹭着他的皮肤。

“我认真的,叶修。”

叶修不能讲话,就失去了80%的战斗力,等把脸也遮了,那么剩下20%也消失了。周泽楷看着文文弱弱,但一个战法如此犀利的男人,又怎么会是好脾气的软脚虾,他面上不显,抓住叶修的手却力达无穷,叶修挣脱了两次都不成,只能静下来听他说话,但内心对于他趁乱偷袭的行径大为吐槽。

“你的顾忌,我也知道。”

知道你就不会来了。

“当时的我确实太弱。”

现在也很弱啊!

“我想多攒点钱。”

什么和什么?

“但你却不在了。”

周泽楷将覆在他眼睛上的冷毛巾摘了。叶修被更衣室的日光灯照的睁不开眼睛,周泽楷俯下身来,在他脸上形成一片看不清楚的阴影。

“你那么容易就不在了。”他说,“我不能再想了。"

周泽楷放开了他的手。叶修的手腕上出现了绯红色的印子,他理应当义正言辞地训斥这触犯法律的真人线下PVP的行为,然而那些嘲讽满级的话在他嘴里转了好几个弯,却最终都没有说出口。北京那一夜后,叶修在嘉世犹如百米长的滑滑梯,一路朝着深不见底的地方滑去,而周泽楷这一句“你那么容易就不在了”,突然让他百感交集。

他呆了七年的嘉世王朝,也那么容易就说不在就不在了。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你……“

“小伙子?你好了没?”

搓澡的大爷穿了件破背心,背着手溜达了进来。

“我搓澡十来年啦!第一次看到被我搓晕的,唉蒸桑拿蒸晕的我见多了,搓晕的还是第一回,小伙子你太虚了,你这朋友倒不错,那个力气叫大哦,一弯腰就把你抱起来了,唉小伙子你吃饭了没……”

搓澡的大爷一来,所有的二人小世界瞬间被他破锣嗓子拉回了现实,叶修从周泽楷的大腿上坐起来,周泽楷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去给他找个吹风机吹湿漉漉的头发。

两人接着都没有说话,但心里都有种感觉。

窗户纸终究被捅破了。



TBC


评论(30)
热度(537)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