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溶咖啡

和斋藤爸爸、鸟总的一个小时拼字活动,主题是

 今天為佐鸣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裝蒜到底②情勢逆轉③初次約會 选的是啥我自己也不清楚,都搭边吧。

再次给斋藤爸爸跪下。她是神,是光,是打字机,简称打字机光神。

而我是渣渣,豆腐渣渣。


木叶学院第十七届学园祭就这么来了。

这届的学园祭与运动会相差了没有多少时间,导致许多班级都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直到学园祭前一天才通宵做好了面子工程。于是今年,类似鬼屋、镜子屋这种需要很长时间准备的摊位很少,但像挨揍联盟、义卖会这种完全不需要准备的摊位大肆增加。

鸣人所在的七班也是匆匆忙忙交差的班级之一。最后在班委会的组织下,勉强凑起了一个茶园会。

准备不足,那就噱头来凑。神通广大的班主任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几套女仆装,码数有大有小,整个班级都投了票,让最受欢迎的班草和班花都穿上,充当门面吸引客人上门。

勿论班花还是班草,自然都轮不上鸣人。

他在运动会上扭了脚踝,这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依旧影响了他的行动,他也因此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非常灰暗和无奈的情绪中——他本来可以靠这次比赛扬名天下的,然而出身未捷身先死,最终却因为伤痛一个奖牌也没有拿到。

但正所谓否极泰来,倒霉多了也会遇到好事,鸣人在度过了糟糕的一周后,也总算遇到了能让他开怀大笑的事情。

比如宇智波佐助。

“咖啡,300日元,三明治,400日元,茶200日元。”

“可以、可以合影吗?”

“不可以。”

“那那我一杯咖啡。”

佐助哐当一声拉开收银台的抽屉,非常暴躁地抓出一把零钱,他面前的姑娘们熙熙攘攘地挤作一团,好几个都拿着手机偷偷摸摸地拍。

鸣人坐在位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他穿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女仆群,裙子有点小,最上面两颗纽扣没有扣上,而下摆也只长到大腿根,鸣人伸长脖子看他,失望地看到他的裙下穿了校裤。

“我要点单!”他坐在位子上嚷嚷,“我要喝咖啡!”

也在茶园会干活的女装佐井飘了过来,笑眯眯地问:“你还有钱吗?”

“有!”鸣人将问鹿丸借的钱摔在桌上,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道:“但我不要你,找你们头牌来!”

“头牌收银不招待,顺便,如果再BB就弄死你。”

鸣人切了一声,但笑眯眯的佐井看起来也十分不好惹。他伤了腿,战斗力直线下降,故而只能咽下这口气。乘着佐井弯腰收钱的时候,鸣人唰地一下撩开他的裙摆——佐井的短裙下是一条运动短裤。

“真恶心!你居然在裙子下面穿着这种裤子!“

“恶心的是还掀男人裙子的你。”佐井依旧笑眯眯道,“客人请稍等哦。”

佐井去后厨端咖啡,鸣人完全猜得出后厨的样子——几个女生呆在那里,一边聊天一边泡速溶咖啡。

鸣人无所谓咖啡好不好喝,实话说所有的咖啡在他眼里都很难喝。但是,能够在这样秋高气爽的时节,看着佐助穿着层层蕾丝的女仆装的侧颜,闻着咖啡那种若有若无的香气,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大约鸣人的视线过于认真,一直低头收银的佐助突然抬起头来,瞄了他一眼。

鸣人赶紧转过头,假装在看天空的样子。

好怂。

咖啡端来了,服务员换了春野樱。

“喝完你就给我走。”春野樱低声道,“给你派个任务,三班那群家伙也开了茶园会,你去看看他们收费标准怎么样。”

鸣人觉得这活实在是不够光明磊落,他想了想,在位子上转了个身,冲百米之外的三班的帐篷吼起来。

“西~瓜~头~~~~~”

片刻后,三班的帐篷中冒出个西瓜头来,愤怒地回喊:“别~叫~我~西~瓜~头~~~~你~个~狸~猫~脸~~”

小樱看着鸣人又深吸一口气,突然有了一种糟糕至极的预感。

“别!”

晚了。鸣人又大喊:“小~樱~想~和~你~聊~一~聊~~~”

好像是错觉,百米外的西瓜头眼睛都亮了。

 

十分钟后,鸣人头上顶着包,蹲在了后厨里洗杯子。后厨用两块大的幕布与前厅分割开来,里面十分简陋,只有两个便携烧水壶,一个用书桌拼凑的小的料理台,三明治的食材放在料理台的下面。两个姑娘站在料理台边,用烧开的水泡速溶咖啡。

鸣人和班上的姑娘关系很一般。他是一个十分晚熟的男孩子,虽然也会调笑着去戏弄女孩,却不会刻意去讨她们欢心。而他这种大大咧咧又不是很帅的男孩子,大约也不是女孩子最喜欢的类型。故而三个人呆在后厨,女孩子们却当他不存在一般讲着一些女孩间的悄悄话。

“喜欢就去表白啦!”杏子对美嘉说,“他可热门了,如果你不主动点的话,绝对没有办法啊。”

“但是他都不想理我的样子……”

“哎呀,帅哥都这样啦!”

鸣人感觉她们在说佐助。

他将满手的泡沫随意擦在自己的裤腿上,撩开一点幕布去看佐助的背影。

宇智波佐助。

他满脸不耐烦地站在收银台后方,从背影看,女仆装的拉链都无法拉到底部,露出了里面苍白的皮肤。他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人,如果说他善良、好说话的话,他偏偏态度恶劣、心思冷漠;但若说他是个讨人厌的家伙,但是他偏偏愿意接下这种明明可以逃掉的傻工作,还笔笔直地在收银台站了这么久,像个珍惜动物一样被全校参观。

复杂的、说不清楚的宇智波佐助。

鸣人心中感慨万分地想,他,居然喜欢我?

 

这真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宇智波佐助和他,漩涡鸣人,或许开始交往了。

运动会的那一天,他在接力跑的第一棒,大约是想要赢的心太过强烈,以至于刚出发就摔了个狗啃泥。下一棒的佐助走过来,一句话也没有让他说,直接把他抗在肩上就走。

秋风吹起医务室的窗帘,他身上都是消毒要水的味道,而他低下头,在他震惊的注视下,亲吻了他的划伤的眼角。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为什么居然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转学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坐在后桌瞪了自己一眼的男生,看着就讨人厌;读试卷的分数时,总被老师拿来做对比的优等生;哪怕是要和其他班的学生打架,这个家伙居然也要出来插一脚……缘分就像是纠缠的线,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连接在一块儿,鸣人恍惚间才发觉,他的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他占领了。

于是根本没有去拒绝。而佐助亲完他,也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转头就走了。

开始初恋,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

两人午休时都坐在位置上,一个吃便当,一个啃面包,鸣人不敢回头,而后面那个也不做声,唯有在他离开之时,鸣人的桌上多了一盒利乐包装的牛奶。

回家的时候,故意在教室里磨蹭,两人一前一后的走,鸣人快点,他也快点,鸣人慢点,他也慢点。等鸣人像要转过身去嘲讽他时,他却突然上前,拿过了他的书包。

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恋情,就像是速溶咖啡,香气扑鼻,却不甚美味。

也想和他一起分享午餐。

也想和他手牵手回家。

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把你们那胆大妄为的窥探的心,收起来!

但是不行。

 

鸣人放下幕布。又蹲在地上,在泡沫中洗起了染了污渍的杯子。而同屋的姑娘们,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漩涡同学!”杏子说,“我陪美嘉出去下,这里拜托你咯!”

鸣人尴尬地抬起头,他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她们。因为女孩向男孩表白,是世界上最为正确的事情了。

杏子和美嘉出去了,离开了简陋的厨房。外面秋高气爽,阳光晒在她们的漂亮的裙摆上。鸣人撩开幕布,目送她们朝佐助走去。那一刻有点酸味弥漫,他转移了视线。

他不会同意的。鸣人想,因为他喜欢的是我呀。

但你怎么知道他喜欢的是你呢。鸣人又想,你们根本算不上在交往。

天枰座,总是在纠结,总是在否定自己。他想来想去十分烦恼,还要分一半精力,竖起耳朵听幕布外的声音。那边有远处表演的音乐,有人讲话的声音,还有人……走了过来。

鸣人埋头,卖力地洗起了杯子。而一杯罐装的卡布奇诺,冰冰凉凉地贴在了他的头顶上。

“!”

他抬起头,看到佐助面无表情的脸。

“你怎么……”

“杏子拜托我进来帮你。”佐助解释道:“好像是美嘉希望和佐井单独呆一会儿。”

鸣人想,美嘉真没有眼光。

鸣人擦干净手,和佐助肩并肩站在料理台边。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班在卖速溶咖啡了,于是没有了新来的客人。鸣人打开佐助送的卡布奇诺,非常好喝。

“灌装的咖啡……虽然比速溶的好喝没有错啦。”鸣人忍不住道,“但是我还是喜欢速溶咖啡泡出来的时候那种非常香的味道。”

佐助笑了笑,接过他的咖啡,在他喝过的地方,抿了一口。

就算是穿了女装,也依旧很帅啊。

他的侧脸,他的脖子,他挽在耳后的刘海。他站在那边,腰背挺直,裙子散在腰间,没有一丝突兀。

如果他是个女孩子的话……

鸣人摇摇头,没有如果。

“三明治一份!”美嘉突然探进半个脑袋,“宇智波同学,材料就在桌子下面,拜托你啦!”

佐助点了点头,戴上手套开始压制三明治,鸣人站在一边为三明治套上塑料封套,随后送给在门口等的美嘉。美嘉十分不好意思,说外边已经进行到关键时刻,请他们在里面多呆一会儿。

求之不得。

自运动会起,两人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独自呆在密闭的空间,鸣人频频偷瞄佐助,偶尔两人眼神对上,都有种说不出的心动。

“裙子……”

“嗯?”

“挺适合你的。”

“……”

佐助没有说话,鸣人以为他生气了,他刚想说些什么弥补一下,佐助却突然动起了手。

他手上还带着一次性手套,上面略有食物的残渣,而他不管不顾,勾起了鸣人的下巴。

青涩的吻。

落在他的唇间,鸣人满脸通红却不敢用力推他,只能将手放在他肩上,半是揽住,半是抗拒。

幕布随时会被撩开,而两人却不在乎。他的舌头第一次遇到了他的舌头,两条滑腻腻的小蛇,在唇间游走,又苦又舔的卡布基诺,呼吸间灼热的空气。鸣人张开嘴巴,让他全部进来。

他的臀撞上了料理台,佐助将他抱上去,鸣人无师自通地用腿夹住了他的腰,两人猛烈地接吻,他的手指穿过他的发尖,将他背后的裙子拉链扯下,他的皮肤如此苍白,鸣人的指尖在他的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红印。

“我!”

“嘘——”佐助将额头抵上他的额头,“我和你一样。”

焦躁着,怀疑着,期待着。

两人又开始亲吻,这次是温柔的、干净的吻。鸣人饶有兴趣地撩开佐助的裙摆,佐助哼了一声,打掉了他的手。

 

“……不,我没有兴趣。”

门外传来了小樱的声音。

“春野同学,务必让我请你喝咖啡!服务员!两杯咖啡!”

“不,我真的没有兴趣……”

幕布被拉开了,小樱怒气匆匆地走进来,指着鸣人道,“你把他弄来的,快点把他弄走!”

鸣人哦了一声,用袖子抹掉了唇边的口水,和佐助说了再见。

佐助嗯了一声。

厨房里只留他一个人了,他安静地做起了三明治。做着做着,他突然按耐不住,满脸通红地捂住了脸。

舌、舌吻了!

如果再大胆一点的话,说不定可以——

幕布又被撩开了。

淡定的男神挤了一大坨番茄酱在三明治上,而小脸红扑扑的鸣人冲过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那个那个晚上,晚上去约会吧!”鸣人说,“我们还没有……约会过呢!”

“随你。”佐助冷淡地说。

鸣人嘿嘿一笑,又跑出去了。

佐助面无表情,在一个茶杯里泡了十多包速溶咖啡。

 

甜的番茄浓酱,苦的速溶咖啡糊。

虽不完美,依旧美味。

 

 

END


评论(25)
热度(366)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