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春(上)

预警:

#大量角色动物化;

#有鸟片;

#鸣人第一人称;

#文章和现实有较大差异,未做好功课请不要随意领养鸟类;

 

 

 

 

 

 

这一幕简直是世界末日!

飓风夹杂着各种杂物,将所有遇到的东西都掀到半空。鸣人全身都湿透了,它在惊天骇浪中扬起脑袋,只看到天空中只有无穷无尽的风和雨,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和石块犹如旋转的刀锋,在风暴中互相撕扯和敲击。它又惊又怕,漫天遍野地去寻找那个熟悉的、翱翔的身影。

没有,没有,没有!

它艰难地从邮箱里里走出来,每走一步,锋利的脚趾就钉进松散的木板里,脚上的脚环叮当作响。而它走出温暖的巢穴,拍打完全湿透着的翅膀,唯一能做的却仅仅只有嘶吼!

“佐助——”

 

 

 

 

醒了。

现在是早上六点三十分,离闹钟响还有十分钟,我纠结了片刻,内容主要是先叫醒我的女人还是先做点家务,这是每天都要考虑的问题,但每天都让我很心烦,思来想去,最后我决定还是先吃点东西。

碗里的水还是昨天的,没剩下多少了,我喝了一小口,觉得喝掉太可惜了,于是在短短的两秒钟内做好了新的决定——我得在里面洗个澡!要知道这个看脸的社会,就算是男孩子,如果不能将自己收拾的漂亮点也是很容易被女人们抛弃的。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打开了笼子,开始辛勤地做家务。家里的大植物又茂盛了一些,我将不符合我审美的那些啃掉了了;那个女人又把擦过的纸巾扔在茶几上,我都帮她扔过多少次了……我巡视了一周,最后飞到了阳台上。

春天到了。

樱花开满了整个街道,粉嫩粉嫩看起来非常美味,我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外面的世界都醒了,路上都是车和行人,几只麻雀站在不远处的树上,歪着脑袋一边看我一边窃窃私语。

一定是被我的美貌惊呆了。

这种没有见识的乡下鸟,根本没有见过我这种外国鸟。我转个身,将我华丽的被毛抖动了一下,上面还有水珠,在阳光下一定是灿烂到至极,因为我转头时,那几只麻雀已经被我吓飞了。

唉,乡下鸟就是乡下鸟。

我又看了下钟表,6点40分,好,她可以起床了。

我打开卧室的门,里面的窗帘那么厚,再大的太阳也照不进丝毫。昏暗的房间中,我的女人窝在被窝里,像一坨被世界遗弃的屎。

我摇了摇头,飞过去将窗帘打开来,让阳光照入房间,但床上的人只是嘟囔了一声,将被子盖过了头顶。

“小樱!是时候起床了。”我温柔地在她耳边说,“再睡太阳晒屁股了哦。”

她没有动弹。

这个我又要说了,学好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像小樱这样的女人,虽然读到了鸟类学的研究生,但一句鸟语都不会,学历再高有什么意义?学得好不如用得好,我一年书也没有读过,依旧精通多种语言。于是我将声音放大了一点点,并切换了我比较不擅长的人类语。

“你好!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你好!起床啦!”

“鸣人……不要烦啊……今天是周六啊……”

被窝里传来她的声音。

我知道今天是周六啊,但是早睡早起真的非常好的习惯,我希望你能养成这种良好的生活作息,以后才可以生出又圆又白的蛋蛋。

我将被窝掀开一个角钻了进去,里面暖洋洋的,小樱趴在床上,粉色的羽毛乱翘。

真是……不检点。

我走上去,一缕缕将她的羽毛整理整齐。人类真是非常有趣的生物,羽毛都长在了一个地方,其他地方居然是秃的,她们都不冷吗?嘛,不过人类本来就是奇怪的不得了的东西。

“不要烦啦……你会开冰箱的……自己去找东西吃……让我再睡一会儿……”

困成这样居然还想着我的食物吗……

“小樱,我的食物无所谓啦。”我踩在她脑袋上说,“但是我真的希望你早点起床,看看外面的太阳,这个时候的太阳照在樱花上面,再美丽不过了,就和你的羽毛一样漂亮。这又让我想起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着白大褂,戴着一副很土的眼镜,还没有化妆。明明丑的不像样子,但是羽毛却温暖的像一首诗,想听我念吗——”

她起床了。

“鸣人!!!你特么吵死了!!!给我闭嘴!!!”

 

早上7点一刻,我们开始看电视。

早饭是吐司面包配草莓酱,一杯脱脂牛奶,一串未脱壳的小米,一颗有点酸的葡萄。小樱连文胸都没有穿,叼着涂了草莓酱的面包片,躺在沙发上发呆。我看她实在有点可怜,于是把我唯一的葡萄喂给她。

“不要把葡萄丢我身上啊!你这只笨鸟!”

你才是不懂风情的笨人。

电视里在放新闻,是一个大型野生保护区建立的消息,有一个胖的不行的人类冲着镜头不停地说教,我透过他宏伟的身躯,看到他身后一片蓝天和草地。

真的……百分百的……乡下唉!

我把小樱又合上的眼皮扒拉开,让她看电视。

“这个地方挺好的,我们可以去那边野餐啊。”

“你好重啊……别踩在我脸上。”

所以,念了这么多年书的你,连我说的这么简单的句子都听不懂,你交的读书钱还不如给我买香瓜子呢!

我不免有点忧愁,这家伙能力这么差,随时随地都有被学校开除的可能,以后找工作都不一定找得到合适的,如果她失业了,我们就没有钱买食物,到时候我们能到哪里去呢?实在不行的话,我去马戏团兼职好了。等等,如果我去马戏团了,谁看家呢?

正犹愁着,她放在卧室的手机响了。

我连忙飞过去看她的手机,咦,她什么时候换了个手机壳?原来那个很闪的钻掉光了吗?

“鸣人不要咬手机!我好不容易买了新的壳!”小樱扑过来抢走了手机,小气吧啦的,我只是觉得那些钻石很漂亮,想把它们放在更安全的地方——比如说我的笼子。

“笨蛋,找我什么事情啊?”

“你这个笨蛋,起床了吗?”

“我可不像你这么懒啊笨蛋!”

我跳上小樱的肩膀去看手机上电话人的名字,是山中井野,小樱的同学,我对这个女人印象十分深刻,她是人类中少有的,羽毛可以跟我媲美的情敌。小樱经常和她一起玩,随时都有可能爱上她,当然,现在我还是占优势的。

我将全身毛都竖起来,张开尾羽让小樱看我渐变色的羽毛,小樱用手指抓了抓我的后脑勺,咦,好舒服!!还要!!!

“……不跟你扯有的没的了,我昨天不是跟着老师去走私局查看被查获的鸟嘛,我们初步看了下,里面大概有三百多颗保护鸟类的卵,还有50多只幼鸟和三只成鸟。都被藏在水果罐头的箱子里”

“我靠!居然有这么多?”小樱着急道,“都还活着吗?”

“蛋的话还要检测下,但是鸟活着的不多了。”井野说,“大部分幼鸟全部死掉了,还有七八只进了保温室,成鸟是两只燕隼,一只黑冠鹃隼,燕隼打开箱子时就没气了,黑冠鹃隼还活着,但是尾羽被减掉了,还多处骨折,需要精心照顾。”

“简直……就是人渣啊!”

小樱继续摸着我的后脑勺,力气却越用越小,我看到她绿色的眼睛闪闪的,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是的,动物园那边愿意把所有的蛋都收过去,但是鸟的话完全不想接手,我也可以理解,这种长时间被走私的鸟百八十都都活不成了。但是我和老师都不想放弃,我们已经把所有的幼鸟和成鸟都带回实验室了,我们想着,你能不能单独照看一下那只成鸟?”

不光是小樱一愣,我也楞了一下。

“我?但是,我怕鸣人……”

“黑冠鹃隼天性胆小敏感,实验室里人来人往,还有悟空这个爱吃醋的老金刚,我怕它真的吃不消,一命呜呼了。”

小樱看了我一眼,我也看着她。

“我觉得鸣人也一定能够理解的……因为它也是被走私进日本的,它是那么好的一只鹦鹉,一定一定一定会和黑冠鹃隼好好相处的!”

对哦,我也是被走私进日本的外国鸟啊。

我本来住在一个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见不到人类的地方。我的父母是一对漂亮的太阳尾椎鹦鹉夫妇,在我刚刚能脱离父亲母亲独自爬出窝外的时候,我就被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套了头,被塞进了一个狭隘而封闭的地方。

然后就是漫长的旅行。

我的身边本来有很多的小伙伴,起先箱子里还有水和食物,我们互相安慰和鼓励,总觉得爸爸妈妈马上就会飞过来救我们了。

但是它们始终没有来。

水干枯了,食物吃完了,氧气越来越少,颠簸越来越大,我们的嗓子像是烧起来一样,我身边的伙伴们一个个地歪了脑袋,再也没有发出过声音。我一直在叫,回应的声音越来越少,我也开始没有力气,直到世界一片黑暗。

然后我就看到了小樱。

她穿着白大褂,戴着老土的黑色边框眼镜,垂着脑袋,用没有针的针筒喂我喝水,我已经意识不清了,只觉得她是我鸟生中,拥有最美丽的羽毛的一个人类。

“鸣人……”小樱对我说,“也有小鸟像你一样经历了很糟糕的事情,我希望能把它接回来,你会不会对待我一样,好好地帮它理毛,和它说话,喂它吃东西,直到它痊愈为止呢?”

我点了点头。

“我愿意。”

 

 

TBC


评论(31)
热度(422)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