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春(下)

这家伙难道是想吃了我?不不不我还不想死!我连忙扭动身躯,试图将它甩开,但那家伙比我大也比我沉,死死地压在我的身上,让我动弹不得。我觉得它的喙一定很锋利,因为我在它咬我的地方闻到了血的味道!

危急时刻,我张大嘴巴,活生生将脖子转了个方向,使出吃奶的力气在它的翅膀上啄了一口,它猛地一颤,压着我的力气都变小了!我再接再厉,疯狂地拍打翅膀,这下它压不住我了,我从它的爪子下面一逃脱,连忙使了个回马枪,猛地双脚用力,将它整个都踹到了铁笼子上,发出了很响亮的“哐”的一声,我看到它又颤抖了一下,随后不动了。

它看起来像是被我打垮了,但我还是对它锋利的爪子和喙心有余悸。我连冲带撞地飞回自己的小笼子,又把搭扣扣上。封闭的小笼子总算让我有了些许安全感,我也有心情抖抖翅膀,数数我的飞羽到底折了几根,在理毛的时候,看到刚刚被咬了一口的脖子上也有几滴血,这是我到小樱家后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但大约我是真的变成独当一面的鸟了,脖子上的伤居然没有让我觉得很痛。

那个黑影还匍匐在原地,用屁股对着我,我仔仔细细地打量它,它的羽毛大部分都是黑色的,在日光下泛着墨蓝色的哑光,而尾巴果然如同小樱说的那样,整个尾羽上的羽毛都都被拦腰剪断,这让它不光看起来惨不忍睹,也完全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但是生活再凄惨,也不能向无辜群众开枪啊!乡下鸟就是乡下鸟,一点都不讲道理。

“你是不是听不懂鸟话啊!”我隔着笼子骂它,“刚才跟你说那么多都白费了嘛!我是想跟你打声招呼而已,你就想吃了我啊!你这个家伙不光是外表丑陋,内心也好恶毒!”

它依旧匍匐着不动,但我已经看出它的鬼主意了。

“同样的招数对鹦鹉是没有用的!刚才你就是不动骗我给你开门,现在你不动又想引诱我出笼子对吧!没有用的!你这个混蛋死心吧!”

它还是不动,我气的要死,从笼子底部捡了一个花生壳,远远地扔了过去。

花生壳弹跳了一下,跳在了它的身上,在上面留下一系列碎屑后,又滚在了地上。它始终犹如一只死鸟,毫无生机。

真、真的死了?

我有点担心是不是我力气太大踹死了它,毕竟连小樱都觉得我太肥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它演技太好,还在诈骗。保险起见,我又在笼子里教育了它十几分钟,这期间它始终没有动弹,我未免也有点慌乱。

小樱让我好好照顾它的……我居然第一次见面就把它踹死了……

我打开我的笼子,颤颤巍巍地绕到了它的正面,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它的全貌。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丑。

它和百科里的照片有微妙的不同,它身上没有白色的图案,而是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它的头很小,现在紧紧地贴在地上,头冠上的羽毛全部贴着脖子,看起来非常憔悴。

我用爪子扒拉了一下它。

“喂喂,死了没!”

它的身体冰凉,一如我的小心肝。

我凑上去,用全身的力气将它趴着的身体翻了个个儿,它有一个漂亮纤长的脖子,现在仰着脑袋,脆弱的不堪一击。但是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的胸前,那边整个都被剃掉了羽毛,包上了一层纱布,有血丝从纱布里渗出来,我有点好奇纱布下面的情况,但未等我去掀,它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捕猎者的眼睛!红色的瞳色,巨大的黑色瞳孔,我在里面看到了被吓的一动不动的自己。它也没有动,而是一边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一边张开嘴巴,咳出了几滴鲜血。

原来……真的是强弩之末啊。我突然有点可怜它,被从很远的地方带走,又被运输了不知道多少时间,还被奇怪的研究人员捉住做了手术,它一定已经到了体力最弱的时候,刚才它对我的攻击,说不定已经是它最后的力气了。

既然知道我脖子上的血不是自己的,我也决定对它好一点。

我缓缓地走上前,在它直愣愣的注目礼下叼起它的一个翅膀,哼哧哼哧地将它拖回它的大黑笼子,这短短的几步路就把我累的半死,黑色果然比黄色显瘦,这家伙看着瘦长型的,其实比我重好多。但是通过这件事我也确定,它不是不想动,而是真的动不了。

在昏暗的笼子里,它一双红色的眼睛更加明显,被它盯着,有种像被蛇瞳锁定一样的恐怖感觉。我忍着不适,飞到它的水槽中喝满了水,又飞回到它身边,将水喂到它嘴里。

它睁着眼睛,嘴巴闭得紧紧的,水流流过它的喙,将它下巴上的羽毛都弄湿了。

“……食物暂且先不说,不喝水你会死的很快的。”我劝它,“我看你的笼子这么干净,一定很久都没有喝水了吧?你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寻死呢?”

我又去灌了一嘴的水,飞到它身边喂它,它的喙依旧没有张开,我用自己的喙敲了它的嘴两次,大约是我说服了它,它紧紧看着我的眼睛缓缓地闭上,而嘴巴也总算张开了一条小缝。

我将水喂进去,它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喝水了,我来回运了三四次水它才满足。喝了水,它也有了一点点精神,起码胸口明显地起伏起来,不像我刚才看到的一样半死不活。

有了水,我还想给它弄点食物。但是我和它不一样,我是个素食主义者,我的食物它估计也不吃。我只好冒着被小樱骂的风险打开冰箱,她的冰箱里只有给我吃的小零食和她自己的牛奶。我倒腾了半天,只找到一根买速食面送的小香肠。

聊胜于无嘛~我将香肠叼回笼子里,几下就拆开了包装,我不喜欢吃肉,但是为了病人,我只能屈尊啃下几口肉,喂到它嘴里。

它又闭紧了嘴巴。

“你还挑食?”我怒道,“别不识好歹啊!喂了你我还要去漱口呢,这东西太难吃了,一股腥味!”

它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很难形容,但凭我的聪明智慧,我觉得它肯定在内心骂我。

爱吃不吃,我呸呸吐掉了香肠,又毁尸灭迹,将包装和剩余的肉扔进垃圾桶里。

它没有死,那么我也不是杀鸟凶手,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也有胃口啄了一串小米。原本这个时候我应该睡个午觉,睡醒后飞到阳台看楼下的车来车往,顺便等小樱回家。但大约是因为刚才太刺激了,我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反而精神抖擞。

闲着也是闲着,我又飞回了笼子里。

它还是保持着我离开前的姿势,就是整只鸟贴在地上,跟尸体一样。

但它很敏感,几乎是我一进去,它就睁开了眼睛。我一点也不怕它,它就是个纸老虎,我伸出爪子贴在了它的胸口上,感受着那边冰冷和微弱的心跳。

“你运气真好。”我忍不住道,“遇到我这样的好鸟。”

“……”

我往前靠了一步,贴着它的胸口坐下了。

像我这样又肥又暖的小鸟,一定也可以温暖它的吧。

我将脑袋靠在它的脖子上,为它理背后的羽毛。它的羽毛很乱,也掉了不少。我将要掉不掉的毛扯下来,又将旁边的毛均匀分配下。这项工作我每天都要做好几遍,但是是第一次在其他鸟类上做,这让我觉得有点新奇。

“我先帮你理羽毛哦,以后你好了要知道感恩,也要给我理羽毛,我最喜欢别人帮我理后脖子的羽毛了,那边我碰不到,你记得要天天给我理。咦,你羽毛好硬哦……”

可能是我太唠叨了,它睁大的眼睛慢慢垂下,最后居然睡着了。

我也觉得有点困,我们贴着的地方已经变得很温暖,它的胸口缓慢地起伏,像是安眠曲,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脑袋埋在它翅膀下面,和它一起睡着了。

 

又开始做梦了。

梦中我和这只鸟成了好朋友,我们形影不离,每天都蹭在一块儿。我教它用电视遥控机,它看我的眼神里全是崇拜;它带我在浴缸里游泳,水泼了我一身;我们和小樱一起去公园野餐,她做了好吃的水果色拉,而它总算愿意试一口——

恍惚中我貌似听到有人在讲话。

“……唉,鸣人怎么进笼子里了!”

“我靠这个熊孩子!!还偷吃我的肉肠!你先帮我把小冰箱搬进去,我先收拾一下它!”

“嘘,轻点,它们睡着了。”

“唉?”

不要讲话啦,我要睡觉。

“好可爱啊!在实验室里还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居然靠在一起睡着了……对了,这只你起名字了吗?”

“哈哈,我跟你讲鸣人是很聪明的嘛。至于名字嘛,我已经想好了。”

“叫什么呀?”

“佐助,它叫佐助。”

 

 

TBC

 

有人问我多长,这篇文分为春夏秋冬+一个轮回五个篇章,春夏秋冬每一个都有上中下三段,第一段讲述了【消音】,然后再讲述了【消音】,第三段和第四段是【消音】,最后当然是HE。

全文大概在4w字~5w左右,属于中篇。


评论(39)
热度(385)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