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夏(中)

一旦打定主意要留住它,我就开始研究对策。

想要离开的理由无外乎这么几种,一个原因是想要飞的很高的感觉(真是无聊,再高能高过飞机?我们都是坐飞机来的日本好吗?),第二个原因可能是不想再吃冷冻肉了(我虽然不吃肉,但是我可以理解这种感觉,美食的力量是非常庞大的),最后一个可能,则是我每天不睡觉,认真琢磨出来的。

它想谈恋爱了。

它是去年夏天生的,今年恰好一岁。这是一个多么青春勃发,积极主动的年龄啊!而它却只能在这个小房间里,看我和小樱亲热,委屈也是正常的。

既然已经推理出了它的理由,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帮它圆梦了。

 

天气越来越热,为了防止我们两中暑,小樱白天都在客厅中打着28度的空调。对于她这样烧钱的行为,原本我老早就扑上去帮她整理睫毛表达我的爱意了,但秉承不虐单身鸟的原则,我只是感激地啄了啄她的手指,就又飞到了佐助的身边。

为了不让空调的冷气快速散发,小樱拉上了阳台上的厚厚窗帘,总是喜欢躲在阴暗处的佐助也从笼子里出来,和我一起站在沙发边上的鸟架上,那边离空调出风口很近,风凉凉的。

“佐助啊,你感觉到了吗?”

“嗯?”

我往它身边用力地挤了一下,它站直了,我们两靠在一块,互相看着。

“就是这种!飞翔的感觉!”

“……”

“这种凉风吹过每一片羽毛,来,闭上眼睛跟我一起感受!”

“……”

它转回脑袋,整个身体离我走远了一步,假装不认识我的样子。我知道这件事做的比较不能服鸟,但是我还有下招。我从鸟架上飞下来,在小樱房间里鼓捣了一会儿,随后将一只旧的企鹅玩偶叼到了它的身边。

“佐助,你看到这只鸟了吗?这只鸟玩偶背是黑的,肚子是白的,还戴了一根红围巾,全身上下的搭配既古朴又现代,一看就和你很般配。”

“……”

我将玩偶放在沙发上,自己坐在了它软软的肚皮上。

“鸟活在世上,总归不会每件事都称心如意,有些时候要学会妥协,也要学会勉强。就像人类一样,很多人类没有办法找到自己满意的另外一半,只能拿一些叫做充气娃娃的东西做替代……”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歪了歪脑袋,十分得意地说:“这是我给你找的媳妇儿,充气鸟娃娃,不错吧?”

它没有回答,而是竖起了后脑勺的头冠。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它竖起头冠,要知道我一直想看它就是不高兴竖给我看。当然,我很久之后才知道,这个动作代表它真的生气了。

但当时我不知道啊,我还真情实感地夸了它。“唉!你把头冠竖起来的样子还蛮帅的哦!”

然后它就啄我了!

小樱都没有给这个家伙的喙和爪子打磨过,所以啄起来特别痛,我三两下就被它压在沙发上,它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爪子摁在我的肚皮上。它大概原本要对我说什么,但是视线定格在它深陷在我肚毛里的爪子上,突然就语塞了。

“看你还小我才不还手的啊!”我逞强道,“你再压我肚皮我就生气了啊!”

它哼了一声,另外一只爪子也骑上来,坐在了我的肚子上。

它真的好重好重好重!!明明看起来一点也不胖!吃肉的朋友果然和我们这种素食主义者不一样!我有点想求饶,但是又抹不开面子。

“你先下来啦!”我说,“不喜欢这一只我们再换嘛!”

它又哼了一声,我感觉到它坐在我的肚子上,除了好重好重外,还暖暖的,依稀感觉到它心跳的脉动,和它的爪子扰在肉上的感觉,这让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

“有真的鸟,为什么还要用假的鸟?”

真的鸟?我的视线从身边的企鹅玩偶移到自己身上,咦?是在说我吗?

“不行不行啊!”我大叫,“我是只公鸟啊!”

“玩偶都可以了,公鸟为什么不行?”它道,“有些时候要学会妥协,也要学会勉强不是吗?”

妈蛋它讲的好有道理哦!我思索了片刻,好像被它说服了?

“那你要轻一点!”我眼泪汪汪地说,“我还是只处鸟呢!”

“……”

它满头黑线的从我身上下来了。我抖抖翅膀,又把肚子上被它坐乱掉的毛理了理,然后坐在了它身边。“来!反正我们也生不出又白又圆的蛋蛋,如果你这样愿意留下来的话,我们就来交尾!”

“……”它很是无奈道,“你这个家伙,真的这么想让我留下来吗?”

“嗯。”我说,“我想让你留下来。”

“为什么?我们认识也没有多久吧!”

从春天到夏天,我与它相识,不过是短短的一个季节。

想让它留下来,是因为它和我一样寂寞吧。

我都从遥远的地方过来,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回去了。我有的时候在想,是不是会跟一个人类度过漫长的一生。

但那是不可能的,小樱不是鸟儿,她终归会找到一个伴侣,或许会是井野,或许会是其他的人。他们睡在一张床上,他叫她起床,为她梳头发,整理茶几上的垃圾。他们会有又圆又白的蛋,里面孵出可爱的小人类,周而复始,幸福美满。

那那时候的我呢?我也想有一个依靠与被依靠,勿论春夏秋冬都可以紧紧地依偎它,所有的事情都想和它分享,我可以一直帮它整理羽毛,直到生命的尽头。

“如果是佐助的话,一定可以理解我这样的心情吧!因为佐助和我一样,经历过生离死别,来到异国他乡,一定会像我珍惜你一样珍惜我对吧?”

我们两挨在一块,并排坐在沙发上,互相凝视着对方。良久,它才开口了。

“鸣人,我……”

 

“啊啊啊,我知道啦!!我知道不能拖了,但是你都不知道鸣人它……啊不说了我到家了,先再见……不是这个意思,鸣人它什么都听得懂,你根本就不了解,再见!”

是小樱回来了。她把手机粗暴地扔在桌上,又将一大堆购物袋放在一边。

“哎哟,你们两在干嘛?”小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我们,不由笑道,“在搞基吗?”

佐助没有理睬她,它站起身来,重新飞回到了鸟架上。

小朋友就是不懂事,我摇摇头飞到小樱那边,小樱伸出手指想让我停在上边,而我直接越过她的手指,停在了购物袋上去看她买了什么好吃的。

唔,她今天买了我常吃口味的成鸟粮,一些没有去壳的零嘴,比如生的瓜子和花生什么的,然后就是牛奶、速食面和水果。总结下来,果然还是我爱吃的占了多数。我数完觉得非常满意,夸了她两句。

“你好!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得了吧!”她摆手,“我已经对你这只见色忘义的鸟死心了!”

简直是天大的冤枉!!我现在明明在见义忘色好吗?我为了留住身边这位吃肉的朋友,不光出卖了自己的肉体,还要出卖自己的灵魂!而你一无所知,以为我变心了吗?我都懒得解释跟这个鸟语0级的傻女人解释了,直接从购物袋里叼起一只小番茄,飞到了佐助的身边。

我已经圆了佐助“想要飞翔的感觉”和“想要谈恋爱”两个梦想,现在我要努力完成它最后一个梦想,换个吃的口味!

“酱个……很……好……次”我叼着小番茄对它说,“次……次看。”

它看着我,表情宛如看一个智障。不远处,小樱也好奇地凑过来,看我喂它吃小番茄。

“没有用的啦!傻瓜鸣人,佐助是食肉鸟类啊!”

人类也吃肉啊,但是人类也可以吃素。如果吃了酸酸甜甜的水果,又怎么会愿意去吃又苦又腥的肉呢?

我这么想着,将小番茄的肉一块一块的撕扯下来,连着汁水喂到佐助的面前。我看着它的红眼睛,它的红眼睛也映出我橙色的身影。

“好啦好啦,你自己吃啦,我给佐助切一只新鲜的鹌……”

佐助张开了嘴巴。

我在小樱震惊的目光中,将小番茄一口口地喂给了佐助,我好像感觉到了一些希望:佐助它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努力和诚意了吧!

“好吃吗?”我忐忑地问它。

“很好吃。”它回答。

我抑制不住的开心,甚至很想唱歌,但是我感觉这样有点傻,于是我嘿嘿一笑,把脑袋埋在了佐助的翅膀下面。佐助张开一边的翅膀,将我整个都罩在里面,只留下我的大黄肚子和我的绿色长尾巴在外面傻乎乎的摆动。

开了个好头,我对自己说,继续努力,很快就可以打消它离开的念头了啊。

因为太过于开心,我明明已经听到小樱在厕所里打电话了,却没有去细想她话里的意思。

“……是我错了……没有发生什么……那就明天吧……好的我都会准备的……啊啊啊不要烦了我知道了!!!明天见!”

 

天气很好,知了在叫,太阳在晒。

就是从那一天起,开启了我这辈子又一个转折点。

 

 

TBC


评论(39)
热度(369)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