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夏(下)

“你这个笨女人!你错过出口了啊!”

“南贺川的特产还有哪些呢,除了好吃的芋头外,还生产美丽的大丽花……”

“不要对司机指手画脚!刚才就是你废话太多了我才开错的!”

“听众朋友们,如果你喜欢小动物的话,南贺川的动物保护区也十分著名,这里有……”

“你能不能别烦了!”

车子猛地一个急转弯,我匆忙地从小樱的肩上上飞起来,到后座去看被关在便携式鸟笼里的佐助。佐助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

真可伶,我同情地看着它,一只会晕车的乡下鸟。

今天早上一早,井野就带我们全家去郊游。我经常跟着小樱出去玩,因为是从小养大的鸟,小樱也不会用绳子绑住我,佐助就不一样了,小樱为了防止它走丢,或者离家出走什么的,把它关进了新买的鸟笼子里放在后座上。没有想到佐助这个家伙,平时看起来挺牛逼的样子,居然晕车晕的非常厉害,一上车晕菜,整只鸟都瘫痪了。

“佐助,你没事吧?要吃点东西吗?”我隔着笼子关心它,“我看到小樱有带水果出来。”

“……不用。”

看起来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又飞回前座,停在井野肩上,叮嘱她开慢一点。

“快把这只吵死人的鸟弄走!”

小樱将我握在手里,她的手心暖暖的,一如她的表情:“鸣人,来吃点东西吧。”

“不要喂它吃东西!”井野怒道,“万一它在车里拉屎怎么办?”

小樱用手指搔着我的下巴。“鸣人不会啦,它是世界上,最懂事、最听话、最可爱的小鸟了。”

嗯,没错,我是最可爱、也是最幸福的小鸟。

 

车子下了高速,又行驶了1个多小时,来到了一片很大的林区,在进入门口的时候我瞄了两眼,看到了南贺川自然保护区的牌子。我依稀记得好像很久前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它成立的信息,这是一个还算很新的……大乡下。

车停在了林间一幢两层的小楼前面,这也是附近可见的唯一建筑。一下车我就飞了出去,乡下的空气就是与众不同,连温度都比市区低好几度。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树树树树,仔细听还能听到各种鸟类和虫子的鸣叫。我在天空中满意地转了几个圈,大约真的是好久没有运动了,居然觉得有点累。

我于是乖乖飞下去,刚在小樱头顶上停稳,小樱就突然鞠了一个躬,“日向学姐,您好,我是猿飞老师新带的研究生,春野樱。”

我被吓了一跳,抬头时看到前面站了一个羽毛一片漆黑的女人,脸还红红的。

“这个就是鸣人吗?”她激动地说,“比我想象的还要可爱一万倍!”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小樱马上把我从头顶上抓了下来,递给了前面的女人。她双手捧着我,非常激动地把我放在脸上蹭啊蹭啊蹭,把我好不容易理的平整的羽毛都给弄乱了。在蹭了我大约5分钟后,她总算记得把我们招呼进了房子。听小樱和井野话里行间的意思,这个女人是南贺川鸟类保护区的研究人员,负责这边的多种鸟类的记录,检查和跟踪。

我隐约感觉到,这一趟出行可能不仅仅是为了野餐。

但当时,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日向学姐给小樱她们介绍保护区的一些情况,我懒得听,而是爬到鸟笼子边和佐助搭话。

佐助已经好很多了,起码没有再趴在鸟笼底部,而是又可以站在铁杠上,眼睛幽幽地看着我。

“你好些了吗?这里有很多树,说不定还会有很多你喜欢吃的虫子,等下我放你出来玩啊!”

他缓缓地摇了摇头,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你还在晕车吗?如果还在晕的话先躺一会儿呗,车子嘛,多坐几次就好啦,对了,这里——”

“鸣人,我没事。”它打断我,“这里可能……”

“嗯?”

我歪着脑袋看它,隔着笼子的栅栏。它在另外一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它好像非常的犹豫。

我不由地凑到笼子口,想帮它把笼子打开。但小樱把我抓起来,丢在了一边。

“……这个就是佐助。”小樱将笼子放在办公桌上,掀开了上面浅色的罩布。

不知何时,小樱、井野和日向学姐已经围住了笼子,戴着一副黑色框架眼镜的日向学姐隔着笼子仔细观察着佐助,良久才开口,“没有错,是一只刚刚成熟的黑冠鹃隼,真了不起,我第一次看到这个颜色的,应该是发生了基因突变。”

井野追问,“那会影响保护区里的生物链吗?”

“不会啦,黑冠鹃隼的食物范围和燕隼差不多,不会影响到保护区内其他动物的生态,不过日本没有其他的黑冠鹃隼,如果它独自在这里的话,可能就没有办法组成家庭哦。”

她们……在说什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小樱蹲下来,看着佐助的眼睛,无奈地说:“这个科目的鸟在日本不可以进行国际贩运,所以不可能送出国。但是如果将一只鹰养在笼子里的话,那么未免也太可怜了。”

“等下!”我喊道,“小樱你要扔掉佐助吗?”

小樱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她将在笼子前跳跃的我挥到一边,抬起了头。

“何况佐助也一直在为自己的离开做准备,它拔掉了自己被减掉一半的尾羽,也肯定是希望尽快能长出完整的尾巴,重新在太阳下翱翔吧。”

“真是了不起的鸟。”日向说,“那么跟我来吧。”

小樱提起笼子,和井野一起跟在她的后面,我的心砰砰地乱跳,在小樱身边飞来飞去。

“不要扔掉佐助!佐助在日本一个家人和伙伴也没有,如果扔掉它的话,它会寂寞一辈子的!”

“鸣人真是活泼啊,我超级喜欢鹦鹉的。”

“嗯,而且大概好久没有带它出来玩了,这家伙比平时更活跃呢。”

“我都已经说服佐助留在我身边了!不要送走它好不好!我会乖乖的!我不会再偷开冰箱了!也不会再藏你的钥匙和纽扣了!小樱!小樱!”

“啊,吵死了。”

小樱一把抓住我,将我塞进了佐助的笼子里。

“唉?隼会袭击其他鸟类哦?关在一起没事吗?”

“没事,它们关系超级好的。”

 

笼子一摇一晃,将我的脚环撞得叮当作响。我转过身,看到佐助站在铁杠上看着我,我终于意识到,它没有戴代表身份的脚环,也没有把会抓破家具的指甲和喙磨平,而它现在羽翼丰满,仿佛为离开已经做好了准备。

再联想到它之前的欲语还休……

“……你,很早之前就做好准备要离开吧?”

它缓缓点头。

“为什么?不是说好了和我一起的吗?”我急道,“为什么说话不算数?是不是小樱一定要赶你走?我会再劝她!”

它眨了眨红色的眼睛,随后好像很困扰一般,用爪子扰了扰自己的头冠。

“跟小樱没有关系,鸣人,就算今天她不送我走,我也已经准备好,哪一天打开窗户自己离开。”

为什么要走?这个家伙没有听到吗?整个日本都没有它的家人,甚至没有和它一样的鸟。如果它离开,那么它将孤独地生活在这里,一辈子的时间,都独自一只鸟。

“因为尝过自由的鸟,是不会再被关进笼子里的。”佐助说,“这是从来没有自由过的你,并不知道的信息。”

“……”

对,从未自由过的我。

小樱戴着手套打开笼子,佐助头也不回地离开笼子站在了窗台上。阳光从窗户里射进来,它逆着光抖动自己的羽翼,它的翅膀比我大很多,扇动时身边人的衣袖都在动。我从未看到它如此大的动作——这在小樱狭小的一室一厅中,基本是无法完成的。

“走吧,佐助。”小樱对它说,“希望你能记得我和鸣人哦。”

佐助叫了一声。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它啼叫,既清晰,又响亮。

它飞走了。

“喂喂!!你这只笨鸟!你去哪里啊!你给我回来!”

 

飞的越高,气流越快,整片的保护区内全是森林和河流尽收眼底,在地平线交界的地方,依稀可以看到远处的农田和茶园,也有飞的很高的鸟从远处略过,隐约是捕食者的姿态。

佐助飞的很快,它和我这种肚子比翅膀还重的鸟不一样,它在飞翔的时候,整个身姿无比的优雅和矫健,它如火箭般冲向云霄,又伸展开羽翼,好似在乘风滑翔。

然后它看到了我。

我奋力地追在后面,这里太高了,让我呼吸都有点困难。

“……你在干什么?快点回去!”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它嘶吼:“如果你走的话!一想到寂寞的你!我也会寂寞的啊!”

它停住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往下讲了,不光如此,我那个一直没有运动的翅膀好像抽筋了一般,越扇越慢,我知道我在坠落,但是我无计可施。

我抬起头,盯着依旧在天空中的佐助,它像一支箭一样俯冲过来,被它的阴影笼罩,我那个反应迟钝的本能,竟然隐隐觉得恐惧!

它的利爪穿透了我的翅膀,它抓着我,就像抓着它的猎物,但是我太重了,我们两一起坠落下去,掉在了一棵树冠上。

“鸣人……”我听到它在耳边说,“我们是不一样的,如果在自然界,我是捕猎者,而你是猎物,我们不可能真的和平相处。”

“但是我们已经和平相处了!你明明也不讨厌我的!”

“嗯。”他回答,“我很喜欢你,我甚至觉得,你是世界上最棒的鸟了。”

“那么为什么要离开我?你已经回不到爸爸妈妈和哥哥的身边了,那么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因为,自由更重要。”

 

小樱和井野气喘呼呼地跑到树冠下,我们两个树枝上,一动不动。

“不是说关系很好吗?怎么突然攻击鸣人了?”井野边爬树边骂道,“果然食肉鸟就是养不熟!”

“你小心点啊!!鸣人这只笨鸟居然也追出来了!可恶!”

 

树冠上,它的爪子离开了我的身体,我看到它新长出的尾羽刮到了树枝,折断了好几根。而我仅仅只是乱了羽毛。

“回去吧,鸣人,你的世界在召唤你。”

“那……你呢?”

“一辈子孤独,但自由地生活。”

“……哪怕以后一不小心就会死掉,哪怕以后再也没有地方躲雨,哪怕,再也见不到我?”

“那就努力地活好每一天。”它说,“然后用活着的每一天思念你。”

 

即使离别是如此痛苦,但依旧想要离别。

因为自由。


 

 

 

TBC


评论(44)
热度(376)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