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秋(上)

我没有我自己想的那么聪明。

我用了整整一百天的时间去想,自由到底是什么滋味呢?

阳台上的窗帘被我啄了一个小洞,我每天都站在阳台上,贴着那个小洞看外面的世界。

钢筋水泥的城市,到处都是大楼和高架,车流不曾停歇,人类行走匆匆。唯一能够彰显季节的东西,就是楼下的那棵樱花树,我看着它从郁郁葱葱,慢慢被晒掉了颜色,最终变为了金色的模样,预示了秋天的到来。

那群聒噪的麻雀,在树上飞来飞去,偶尔夕阳西下,能看到远处有乌鸦,叫声沙哑。

自由那种东西,我生来就没有,没有过的东西,又怎么会想着去理解?

大约是心情不好的原因,我的羽毛不停地掉,整只鸟都郁郁寡欢。小樱很担心我,她觉得我一定是寂寞了,所以又给我带来了一个伙伴。

悟空被送到了我身边。

它是一只不知道什么岁数的金刚鹦鹉,听说它的岁数和袁飞老师——就是小樱的导师,年纪一样大。它就一个糊涂老头,常常不知所谓。

“爱情不过是一种疯。”它在架子上吃坚果,“美食则是另一种疯,有些鸟儿吃了一种,就再也吃不下另一种了。”

它又在胡说八道了。我飞到它身边看着它吃坚果。可能真的无法抑制了吧,我居然开始跟它吐露心声。

“我其实一点也不向往自由,我现在挺好的,吃喝不愁,每天都看看电视,吹吹空调,这样的小日子别提多舒服了,你说自由有什么好?每天饿着肚子,晚上睡觉都要担心被蛇吃掉,担惊受怕的,只有笨蛋才会向往那样的生活。”

它吐掉了瓜子壳,悠悠地接了一句,“笨蛋自以为聪明,聪明人才知道自己是笨蛋。”

我没有听懂,但无所谓,我只是想要倾诉。

“有时我也会想,我是不是一点也不关心佐助喜欢什么,是不是寂寞,有没有想要完成的事情。我假装很关心它的样子,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我的自私——我希望它留下来,是因为我很寂寞,我很孤单,我需要它的陪伴,需要有一只鸟,长长久久地和我在一起。”

“但事实才不是这样。如果只是寂寞的话,其他的鸟儿不行吗?我可以让小樱再带回一只太阳尾椎鹦鹉,一只漂亮的鹦鹉妹妹,我们还会生出又圆又白的蛋蛋,蛋蛋里会孵出新的鹦鹉,每一只都像我一样漂亮,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垂下脑袋看我的爪子。在这个春天,当我低头时,我只能看到我金黄色的肚皮。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已经可以看到我的爪子了。

“一点都不好,非常不好!我什么鸟也不想要……我只想要佐助……它那么笨,又那么傻,如果我不在它身边的话,那么、那么……”

那么……最痛苦的,还是我才对吧?

不是它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它。我像是入了魔障,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它。这是为什么呢?它一点都不漂亮,也不会讲笑话,但它却执着地出现在我每一个梦里,拖着受伤的尾羽,越飞越远。

有什么东西从我的眼睛里流出来,滴在我爪子上,这个是什么?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

身边传来叹气的声音,悟空将它巨大的翅膀盖在我身上,我埋在它的腋下,那边好温暖,就像又回到我挨着佐助时那样的温暖。

“爱是最苦的良药。你已经开窍了,再也没有办法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了。”

“那我……那我该怎么办呢?”

“如果做好心理准备,一切准备都已经完成。”它说,“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我愣住了。

我已经为……做出选择了吗?

它离开的整整一百天,从夏天到秋天。我每一天都在遥望窗子外面的世界,在期待和它重逢的那一天。我已经做出了决定,就在它离开我的那一秒钟。

但是小樱她……怎么办?

 

小樱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井野。

“鸣人怎么又瘦了一点?”井野摸着我的脑袋,“而且也不吵吵闹闹的了。”

小樱没有说话,她将背包扔在地上,随后慢慢走过来,站在我的身前。她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小樱是多么聪明的人类,她一定也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吧?

“你这个笨蛋!”小樱说,“你这样醒目的鸟,是根本没有办法在野外生存的!你还这么挑食,没有洗过的果子不吃,有虫蛀过的也不吃,日本的冬天全是大雪,你到哪里去找食物吃啊!”

我看到她眼睛里也慢慢流出了一样的东西。我知道那是什么了,是眼泪。

井野吓了一跳,她将小樱拖走,把她按在沙发上,又递给他好几张纸巾,“……喂喂,鸣人也没有说要走啊,你冷静点啦,说不定只是因为夏天了,单纯的没有胃口而已啊!”

“它想走!它不看电视了,也不会往笼子里藏小东西了,它不让我剪指甲,也不让我给它磨喙……它把自己饿瘦了一半,它准备要走了,我知道它……”

想要离开了。

我从架子上跳下去,飞到她的肩膀上。她捂着眼睛哭,我用自己的脑袋磨蹭她的脸颊,她擦干净眼泪,就像以前无数个夜晚一样,用手指轻轻挠着我的后脑勺。

好舒服呢。

当我从漆黑的走私箱里抬起头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的脸。她一头粉色的头发凌乱地扎在脑后,戴着一副老土的框架眼镜,温柔地把身上全是污渍的我捧在手心里。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吧,寂寞的她和寂寞的我,决定互相温暖着,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

就如同她将佐助带到这里,让我们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共同度过了一个春天,所有都是命中注定的样子。

“我知道……说什么怕它在外面吃不饱什么的都是假话,其实不想让它走的是我!因为我害怕离开了它我会寂寞……害怕它不在,我又要一个人生活了……”

“小樱……”

她的眼泪弄湿了我的羽毛,我没有动,让它从我的头顶流到我的羽翼上,暖暖的。

小樱也已经做好决定了。就在她没有强行剪我的指甲,没有强行磨我的喙,没有强行……把我关在笼子里的时候。

 

“井野……”

“啊?”

“开车,我们去南贺川。”

“我靠,现在都快晚上八点了啊,过去要四个小时啊!而且那只黑冠鹃隼不一定还——”

“废话少说,开车!”

要走了。

这个城市已经万家灯火,每一扇窗户都点亮了温暖的灯。秋风吹遍每一个角落,叶子掉下来,在地上变成污泥。屋子外面的世界,漫天都是密集的小雨。雨点打在车窗上,雨刷器将它们刮来刮去,好冷好冷。

小樱抱着我,喂我吃果仁。

一粒又一粒,我好久都没有吃这么多了。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吃下这么多,车子的外面再也没有精心准备的食物,再也没有温暖安全的巢穴,我要再一次离开我的家人,去寻找那个贪恋着自由的鸟儿。

“日本没有大型的食肉鸟类,但是你要小心燕隼,它们饿急了会攻击别的鸟。你还要小心人类,你这么漂亮,他们都想把你抓起来……”

没有音乐,没有车载广播,小樱的声音在密封的车里回响。

“还有乌鸦也要小心,它们很会恶作剧。对,还有黄鼠狼和猫,它们最喜欢你这样又笨又肥……我都忘了,你已经一点都不肥了……”

“越是鲜艳的水果就越是有毒,吃那些我喂你吃过的水果,肚子再饿都不要去农田里偷东西吃,那里有捉鸟的夹子,食物上也可能喷了除草剂……”

“如果找不到佐助,那就去找日向学姐,如果肚子饿了也去找她,我会拜托她照顾你……冬天实在冷的不行的话,就去她的办公室睡觉,空调费用我会打给她的……”

“小樱,它只是只鹦鹉,它根本听不懂……”

“如果有了蛋,我是说,你以后认识了新的鸟,想要蛋蛋了,那一定要小心蛇,三角形脑袋的有毒,你要离它们远一点,圆脑袋的没有毒,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依偎在她身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我听得懂。

“还有佐助……还有佐助……如果它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好好地帮你教训它!不要跟它硬拼,它是食肉鸟,和你不属于同一种……”

“小樱……”

“等下井野,我还没有讲完……”

“已经到了。”

井野在高速的紧急停车处停下来。雨还没有停,外面一片漆黑,没有灯光,没有车流,没有人类,前方是黝黑的森林,未知的世界。

“太晚了,保护区办公室里也没有人,而且还在下雨,今天就算了吧。”井野说,“我们先回家,等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一起过来拜访学姐,先看看那只隼是不是还在这里……”

我从小樱的怀里挣脱出来,独自站在了车窗前,用喙敲打着车窗。

“开一下窗,井野”

“小樱……”

“开吧,这是鸣人的愿望。”

窗开了,风和雨灌进来,它们比我想象的更冷、更有力。我跳到车窗上,拍打我的翅膀。雨打湿了一切,我义无返顾地冲入到黑暗中,我我从未觉得我是如此地轻巧,能飞那么快,能飞那么高,即使是风雨,也不能让我回头!

“鸣人————”小樱在下面吼着,“请记得我——请——回来看我——”

会的,会的。

我第一次没有用模仿来的声音,而是用我自己那粗糙、不动听的嗓音回复她。

“桀————”

 

会的,会的。

终有重逢之时。

 

TBC

 

评论(50)
热度(483)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