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你番外】奉子成婚2

到第七天的时候,鼬在北海道的这幢别墅前所未有地忙碌起来。所有人都在忙婚礼的事情,反倒显得鸣人很闲的样子。

他每天睡到自然醒,吃营养早餐,出去溜达一圈,找找附近哪棵椰子树上还有没被他迫害过的熟椰子,午餐和家人一起吃孕妇餐。鸣人总觉得佐助又胖了一点,也有可能是之前晒黑的又白回来了——佐助发胖的能力和他晒不黑的能力同样出众。

下午的时候他会先睡个午觉,三点多起床看看漫画书,玩玩PS4,然后又是晚餐时间。晚餐后,佐助会陪他下水游一会儿泳,或者两个人沿着海边的公路骑车。

这样悠闲舒适到爆炸的日子没有持续很久,鸣人很快就厌烦了。恰好,新的伙伴出现了:卡卡西领着带土,两人来这边度假。

“打扰了,恭喜结婚。”卡卡西依旧戴着医用口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明信片。鸣人接过来,看到明信片正面是居酒屋的logo,反面则用圆珠笔歪歪扭扭地写着一句话:礼金十万圆。

“?”
“懒得去银行取了。”卡卡西幽幽地说,“到时候我结婚你把它还给我就可以了。”

“……”

卡卡西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从辈分来说,带土也是佐助远房叔叔,而且几人还是过命的交情,居然拿这种又老套又无聊的东西糊弄小辈。

鸣人啧了一声,刚想开启吐槽模式的时候,远处的带土一路小跑过来,非常激动地告诫他:

“卡卡西心脏还没有好透,你可不能气到他啊!”

“……”

卡卡西的死而复生给了带土从头到脚的变化。他也不再时时刻刻被欠钱的样子。大约失去后再次拥有的感觉太令人珍惜了,他就像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将卡卡西当作玻璃做的娃娃,每天捧在手心里,嘘寒问暖。

“其实真的挺恶心的。”卡卡西私下对鸣人说,“看他这样子,真的好想揍他。”

说归说,做归做。带土在他身边时,卡卡西就不由自主地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然后将带土指挥地团团转。

他们开心就好,鸣人想,但带土黏糊起来真的好恶心啊。

这一对奔四的大叔给鸣人带来了很多的乐趣。他们俩早已经脱离了军方,现在在东京开着一家军队主题的居酒屋。卡卡西负责站在吧台上调酒,带土则在后厨——这家伙脾气怪里怪气,又爱吃醋,有好几次都跟想泡卡卡西的客人吵起来了。

鸣人找到了点事情做,卡卡西教他调酒,可以把一杯鸡尾酒调成四层,每一层都有不同的颜色和口味。但这个颇有意思的活儿在第二天就被迫结束了——在佐助发现他每调完一次酒都会尝一口后。

佐助只好把鸣人拴在了自己的裤腰带上,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整个日向家的人工岛都在为婚礼筹备着。

去年日本来了非常大的台风,将整个岛屿的人工海滩都吹散了大片。日向家也借这个机会重新进行翻造,过滤过三次的细沙从东南亚运过来,细细地铺在原来湿滑的石块上。白色的建筑物们全部重新上色,而原本颜色不统一的屋顶则一律刷上了蓝宝石色。

佐助的颜色。

7月,骄阳似火,天蓝得晃眼,云白得美味。碧海蓝天下,岛屿上的沙粒金黄,而白房子和蓝屋顶,让人有种来到了希腊爱琴海的错觉。

“到时候所有的装饰品都是金色的。”佐助牵着鸣人,走在街上,“是你的颜色。”

鸣人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橙色可以吗?”

“嗯?”

“我想要橙色的。”

佐助没有问他为什么。

“好。”

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分开握得黏黏糊糊的手,在烈日下交换了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互相的墨镜都碰到了对方,发出了小小的咔擦声。

鸣人第一次感觉到了……即将要结婚的实感。

 

要准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邀请名单、场地、菜单、礼物……虽然宇智波夫妇基本将什么事都安排好了,但是佐助却不敢放手让他们去干。

“这些人,这些人,和这些人都不要。”佐助划掉了邀请单上的一大批政要和军人。

“这可不行。”富岳皱着眉头说,“这些都是现在举足轻重的人物啊。”

“您已经退休了,他们再厉害也和您没有关系了。”

“什么话,你哥哥还在从军啊。”

“那就等他结婚的时候再邀请。”

不知道是因为佐助认真的表情,还是因为又提到了哥哥的婚礼这件老大难的事,富岳没有反驳,而是继续下一个流程。

下一个流程佐助也是否定的。

神前式和佛前式当然不可能,基督式也没有必要。佐助将流程删删减减,最终留下的与人前式也没有差别了。

嘴巴里嘟囔着“这也太随意了吧”的富岳被美琴拖走了,佐助摁摁眉心,开始下一个工作。

 

而鸣人这边要方便的多。

水门是个孤儿,只能邀请师傅和师弟妹们,顶多再加几个要好的同事。玖辛奈的人际关系也很简单,她的所有亲戚都在木叶镇,一个都不少。

“佐助家的飞机太小了,不然就可以一次性把他们都打包到这里来。”

玖辛奈用力弹了一下鸣人的额头。

鸣人嗷地一声,捂住了脑袋。

“我们难道还要用他们家的钱请我家的客人吗?”玖辛奈怒道,“你到底有没有出息啊!”

又开始了,玖辛奈的恨铁不成钢念叨时间。

宇智波家太有钱了,有钱到与小门小户的漩涡家一个天一个地。但是玖辛奈并非是那种会自卑或者是爱财的妈妈,她对于有钱亲家的唯一态度,就是不停地鞭策鸣人,让鸣人成为一个不输给佐助的出色男人。

“你现在在学校成绩怎么样啊?已经清楚以后准备干什么了吗?”

鸣人现在入读一家艺术院校,院校里有20%以上的Omega。这个院校当然不是他选的,专业也不是他挑的。这样的情况下,读得好才有鬼咧。

“我好像找到我要前进的方向了。”鸣人犹豫着说,“我隔壁寝室的油女志乃,说我很适合搞创作……”

玖辛奈脑子里闪了闪,好像想起了见过一面的,很阴沉的,看起来就是死宅的怪人。

“那种家伙……该不会是让你写什么18禁小说吧……”

鸣人唔了一下。

玖辛奈瞬间大为光火。一个Omega!去搞18禁小说!还跟死宅混在一起!简直气死人了!

玖辛奈炸着红毛,追着鸣人围着桌子跑了十几圈,直到佐助进门才停了下来。

“?”佐助奇怪地问,“这样转不会晕吗?”

“佐助!”鸣人扑过去,躲在佐助的身后,佐助好像明白了什么,对玖辛奈温柔地笑了笑,

“妈妈,饶了鸣人吧。”

这样一个年轻有为、英俊潇洒、温柔体贴的帅哥,还叫自己妈妈……玖辛奈炸起来的红毛全部服帖了,很是贤良淑德地坐回了座位上。

真是可怕……鸣人在心中想,居然叫妈妈叫得那么顺口……

 

倒数第五天。

大半夜,鸣人醒了。

外面一片漆黑。佐助躺在他身边,呼吸浅浅的。

我居然要结婚了。鸣人想,太特么可怕了!

他转过身,面对着佐助。佐助睡相一直很好,躺下后就一动不动,鸣人习惯性地将一条腿跨在他身上,借用昏暗的月光看他未来的丈夫。

好可怕,未来的丈夫。

仔细想想,这家伙也没有多好。不仅有严重的起床气,还龟毛,洁癖,爱装那啥。我就要和这样的家伙度过一生了啊。

鸣人又反省了一下自己,但实在是没能从自己身上找出哪怕一点点缺点来。

宇智波佐助,你真幸运啊。

鸣人在心中羡慕着。

就这样翻过了婚前恐惧症这一章。

 

倒数第三天,佐助和鸣人从海边的宇智波宅搬到了人工岛上住。

亲朋好友们也陆陆续续来了,岛上所有的酒店和设施均对游客Close,只接待婚礼的工作人员和嘉宾。玖辛奈包了三辆大巴,用跟团游的形式将亲戚们全部运了过来。

对于他们来说,跟旅游也没有什么不一样了。

玖辛奈的那个奇葩儿子找了一个很有钱的对象。这件事本来只是亲戚家口口相传的一句话,但是到了人工岛,这句话才从天上飘到了地上,成为了大家眼见的事实。

真是贼有钱啊。

他们再看看那个和谁家的小屁孩一起在海滩上扔水漂玩的鸣人,瞬间也觉得高大上了很多。

这是鸣人高中校长家的孙子,叫木叶丸。木叶镇太小了,居民基本都沾亲带故的。但他年纪比较小,懂事时鸣人已经离开了木叶镇。

“你的水平真的很臭唉!”明明只有小学生的年纪,语气却拽得要死,“你看我的木叶旋风!”

“也只跳了三次而已啊。还是看我的鸣人连弹吧!”

两人玩了一会儿,木叶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啊,大哥哥,你知道这次谁结婚吗?”

鸣人一愣。

木叶丸用一种非常神秘的姿态凑过来,在他耳边嘀咕。

“是一个男性Omega!”

“嗷。”鸣人说,“你知道的真多。”

“嗯,还行吧。”木叶丸又捡起一块石头扔了出去,“我在新闻里看了,Omega和Beta、Alpha都没有差别,都是很普通的人。所以就算他长得像涂了口红的猩猩,我也会忍住笑的。”

鸣人没有忍住,笑场了。

“喂,大哥哥!你这个是政治不正确哦!”

“对不起我错了。”

你的努力,好像起到一点作用了呢,鼬哥哥。

 

鼬哥哥很不爽。

富岳和美琴夹着他,三人坐在酒店的行政会议间里开着小会。

“你弟弟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跑去哪里了?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还有鹿丸怎么还没有来?你们又吵架了吗?鹿丸这孩子虽然出身一般,但是非常聪明,配你这种坏脾气的家伙绰绰有余。你别老是折腾人家,又把别人折腾跑了……”

鼬抬头看外面的云。他的视力和佐助一样好,他看到远处鸣人弯着腰,在海边扔水漂玩。

……怎么脱身呢?鼬想,得想想办法。

鸣人又捡起了一块石子,他身边的小孩跳着脚,要他把这块石子分给他。两人纠缠了一会儿,鸣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突然转过了头。

奈良鹿丸磨磨蹭蹭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军队的生活将他的个子拔得很高,也很结实。这次参加好友的婚礼,他没有再把头发简单地扎成小辫子,而是稍微打理了下,显出了一个端正的、年轻军人的样子。

一点都不帅……鼬想。奇怪,我和佐助怎么都喜欢上这种颜值顶多及格的人呢?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像我一样帅的人太少了。

他抖擞精神,向父母点了点头。

“我饿了,去吃点东西。”

“……开什么玩笑!”

鼬逃离了父母的审判现场,而鸣人挥别了木叶丸,和鹿丸两个漫步在海边。

这些年,鸣人恢复了日常的生活。他和佐助已经最终标记,身体也一直在医生的严格掌控之下,他有的时候都忘记自己是个Omega了。他能吃能喝能跑能跳,还有一个任劳任怨的男朋友,似乎已经恢复了平凡而简单的人生,又开始烦恼学校里的课程,以及社团里的任务。

唯有面对鹿丸时,鸣人才会感叹,数年前经历的那一场事故并非只是梦境,而是实实在在地改变了他的一生。

“我可能会去参谋院,日本的军队系统和他的关系太密切了,我会尽量避开。”鹿丸双手插着口袋,眉头皱得紧紧的,走的时候背挺得笔直。

“怎么吵架了?”鸣人无语道,“你们就不能消停点吗?”

“你不懂……”鹿丸叹了口气,手指从口袋里抽出来。他想找烟,但数秒后他意识到自己身边站了个怀孕的Omega,只能将手指重新插回口袋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扯上了关系,这大概就是命运的玩笑吧。我一直觉得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插一脚,而我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不参与;他希望完成改变世界,而我只想宅在家里……”

鸣人看过去,太阳有点晒,鹿丸单手将有点长的刘海抄在脑后,居然有点沧桑的帅气。

“我和他是世界上两个极端,几乎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有啊。”鸣人说,“你们都很聪明。”

两个除了聪明之外都截然相反的人,总是在针锋相对,总是在互相试探。这种南辕北辙、毫无共通的差异让人痛苦,而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的吸引,又总让人惺惺相惜。

或许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对方更让我觉得意外,又让我佩服。

“所以……”鸣人忍不住咳嗽了一下,“你们……那啥了吗?”

鹿丸翻了个白眼,揉了揉他乱糟糟的金毛。

“别管有的没的,这次不是让我做伴郎吗?佐助那边的伴郎是谁?你说过不是那个家伙的,难道是日向宁次?”


TBC

评论(6)
热度(206)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