翅·冬(中)

冬天远比我想象的更难熬。

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多度,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水全部被冻成了冰棒。我连将脑袋探出信箱都无法做到,顶多能拖着被子在入信口看看外面初升的太阳。

太冷了,看完天空,我又缩回了窝里。

我的被子是一条橙色的羊毛围巾,足足有两三米长,是佐助在路上抢劫小学生的战利品,我只有躺在厚厚的毛线帽子,盖着羊毛围巾时身体才是暖的。佐助和我不一样,它是只留鸟,冬天时它早已经换上厚厚的皮毛,有时候白天在窝里跟我挤成一团睡觉时,还会热到出去吹吹风。

饱汉不知饿汉饥。

因为配合它的昼伏夜出,我也有点被扭转了时间。白天的时候我会和它一起睡觉,睡不着的时候互相理毛,聊天。晚上时它出去觅食,我就将窝挪到入信口那边,看外面的天打发时间。

这样的日子很无聊吗?

以人类的眼光来看的话,一定会无聊吧。

但是如果是一只野鸟,那是多么舒服的生活啊!

不需要担心刮风下雨,信箱是如此的安全和牢固;不需要担心捕食者,蛇都冬眠了,黄鼠狼和猫钻不进来;甚至不需要担心食物,因为佐助总有办法带回吃的来。

所以,觉得无聊的我,一定是佐助无法理解的存在吧。

我看着朝阳将入信口晒成了一片白色,入信口上挂着的冰棱毫无晒化的迹象,依旧缓慢地增长。我直愣愣地看着这个入信口,直到阳光越走越高,射入的光线越来越少。这样的景象已经在我面前重播了无数次,我每每看着它,都觉得自己的思维在慢慢地固化。

信箱突然摇晃起来。

佐助回来了。

它总是先站在信箱上面,将积雪扫掉一些,以免信箱整个都被雪掩埋掉。然后它会抖抖自己的羽毛,将身上的寒意抖去。

我从杯子中抬起脑袋,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入信口,将那边的冰棱一个个咬下来,随后在佐助还没有进来的时候,又以光速重新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很好,这次速度也很快,被窝还是暖的=w=。

佐助在入信口挣扎了好久,总算勉强钻了进来。

冬天,它的毛变得很厚,而它的体型也比之前我看到的更大。佐助说,这是因为留鸟在冬天的需要囤积更多的脂肪来应对寒冬,但我总担心如果它再大一些,可能就真的钻不进信箱了。

但现在还不用担心这件事,它走到我身边,将爪子里的东西递给我,我将身上的围巾们挪开,把它递给我的那只干柿子推到了信箱的深处,那边有我储藏的食物,冻成石头的玉米棒子,一大把狗尾巴草的种子,还有佐助在水果卖场抢来的半只无花果。

“你把它吃掉吧。”佐助无奈地说,“再放就要坏掉了。”

“不行不行,我要省着点吃,而且天气这么冷,是不会坏掉的啦。”

 

这只无花果来之不易。

那个时候天气还没有那么冷,我还可以和佐助一起在外面找食物。我的羽毛太显眼了,佐助不让我单独行动。但一起行动时我又很容易被它的猎物发现,所以它经常让我躲在它看的见的地方,看着它捕猎。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它捕猎的样子。

它和燕隼一样,只要抓得住的什么都吃。夏天的时候抓一些方便的食物,像肥嘟嘟的虫子,蜥蜴甚至是小的蛇;冬天的时候没有这些,它就抓老鼠、田鼠,但更多的还是抓鸟儿。就我看到的就有雀、莺、鹊好几种,它特别喜欢捉鸽子,说它们又笨又肥。

那次躲在树冠上,我看它在天空徘徊了好几圈,突然就冲下来,远处一个农家的房顶上一群鸽子被吓得乱飞,它好似被这群鸽子绕花了眼睛,不知道去捉哪一只。但是混乱中它突然伸出爪子将其中一只的脖子死死摁住,那只鸽子只比它小一圈,我看着它们缠在一起,缓缓掉落在远处。当佐助残忍地用尖锐的喙拔后者的羽毛时,那只鸽子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我转过了脑袋,不敢看。

当时的心情我至今还记得,那种从本能深处泛起的恐慌笼罩了我的整个身体,复杂的无法形容。

佐助在远处吃饱了,又将身上的毛理干净,这才飞到我身边。

但是血腥味清不掉。我假装闻不到,强忍着恶心转移话题:“这么大只你都捉得到,当初第一次没有弄死我,果然是对我有意思吧。”

“不是的。”佐助冷漠地说,“当时一直没有喝水和吃东西,没力气了而已。”

真的是一只一点情话也不会讲的笨鸟。

我嘲笑它,但是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黑夜里,它的红色眼睛显得额外的可怕。为了掩饰恐惧,我重新起飞,去找可以吃的东西。刚刚开始下的雪还无法掩盖土地,我可以在农田和林子里找到很多不错的食物,像是满树的野果子啦,或者是路边一大片黄色的狗尾巴草。这些东西不太好吃,但是管饱。

我在路边看到了一家水果店。水果店的员工正在将新进的水果搬到店里去,一箱箱的水果没有封上塑胶袋,露出里面新鲜可爱的果子来。

我完全飞不动了,停在水果店的招牌上,口水滴答地盯着他们看。

“这是什么?”佐助问我,一张嘴,嘴里就有血腥味冒出来。

“是无花果,小樱买给我吃过,超级好吃的。”

听说无花果是属于我的老家的美食,在日本根本种不出来,都要从很远的地方坐飞机才能运过来。以前小樱经常会买一些奇怪的水果给我吃,但是我出来后,吃的最多的,就是路边的野草种子,还有垃圾桶里腐烂的水果蔬菜。

看着一箱箱的无花果被搬进店里,我好像已经吃到了里面甜蜜蜜软绵绵的果肉。

“好想吃啊……”我忍不住道,“佐助你都没有吃过无花……咦!佐助!”

佐助俯冲了下去!

它就像离玄之箭,整只鸟冲入到店里,我听到里面一片兵荒马乱的声音,片刻后,它乱糟糟着羽毛,摇摇晃晃地飞了出来。

“哪里来的乌鸦!!居然抢水果!”

“白痴!!那是老鹰!”

“啊!老鹰也吃水果?”

店员们挥舞着瓦楞纸从店里追出来,佐助叼着无花果,面无表情地回到了我身边。

“给你。”它将无花果吐在我面前,“吃。”

“……”

无花果上还有它嘴里的血腥味,但是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害怕了。

因为我知道,它就像我珍惜它一样,珍惜着我。

 

我把那个无花果吃了一半,另外一半藏在信箱里,偶尔嘴巴寂寞了,就咬一口解馋。

大冬天的,无花果也被冻的像石头一样硬,一点也不软绵绵。但是每咬一口,我都觉得甜津津的,格外的好吃。

佐助看着我小心翼翼地啃无花果,它无奈地摇了摇头,跑到我身边蹭了蹭我的脑袋。它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现在我已经不觉得恶心了,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安心——这代表它今天也找到了食物,将胃塞的满满的。

“今天吃了什么?”

“一只很肥的老鼠。”

“咦,好恶心啊你!”

“半个果子吃了一个月的鸟没有资格说我。”

虽说如此,我还是让佐助还是飞到外面嚼了好几口雪,才允许它钻进我堆的高高的被窝里,给我理尾巴上的毛。

这是一天当中最幸福的事情了。我们挨在一块儿,被子暖洋洋的,它身上也热烘烘的,我将半个身子都藏在它温暖的翅膀下面,帮它理肚子上的小软毛儿,而它一遍又一遍地帮我梳背上从黄色渐变为绿色的亮羽,让它们漂漂亮亮地铺在床上。

正在理毛呢,它突然叹了口气。我从它肚子下面抬头看它,它垂下脑袋,略显无语地看着我。

“怎么突然叹气呀?”

“媳妇除了漂亮,其他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

喂喂!槽多无口哦!我哪里没有用处了!等天气暖和一点,我就会好好地打扫信箱,再把家里的围巾帽子啥的都拿出去放在河里洗一洗,再挂在树上晒一晒。等天气再暖和一点,我就会去果林里摘水果,把它们都囤起来,这样子我在冬天就有很多水果吃了……

我还没有讲完我的宏图伟业,就看到佐助用一种恋爱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呀。”我有点生气,“你哪里不满意我,你说啊!”

它又不说话了。

它总是这样,说话说一半,藏着掖着的,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坏习惯。我上去啄它,它用爪子摁住我的脑袋,我们将整个被窝都搅和地乱七八糟,它太胖了,等我发觉的时候,它已经骑在了我的肚子上。

“我说你啊……”佐助无语道,“被人类养傻了吗?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感觉……”我想了想,道,“你真的很重唉!不要骑在我的肚子上,快点下来!”

“我骑着你,你就没有别的感觉吗?”

“都说很重啦!”

“……”

佐助从我身上下来了,它垂着脑袋,在信箱里找了一块离我最远的地方蹲下来缩成一团。我奇怪地看着它,又拍拍身边暖和的被窝。

“你又哪里不开心啦?”我奇怪道,“快点来睡觉了,一只鸟睡好冷的。”

它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好像包含了很多情绪,最后它认命了,又挪到我身边,将脑袋埋在我的背上。

“……再等等吧……”我好像听到它在嘀咕,“等春天到了……”

“嗯,春天我就可以和你一起出去了……”

“……啧。”

春天,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到呢……

 

TBC

马上就要鸣人的生日了,这次提前一个月就画好了贺图。

作为一个双担,鸣人的生日准备了好久,佐助的生日却只有一篇肉文,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佐助,作为补偿,我决定再给佐助写一篇肉文(逻辑在哪里……佐助的愿望是什么呢?……嘿嘿嘿嘿嘿……不不不佐助才不会这么邪恶…………


评论(55)
热度(410)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