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回别离(上)

“你什么时候和日向雏田结婚?”

走道里,加藤静音叫住了鸣人。

鸣人一愣,那一瞬间的表情十分尴尬。静音穿着一套赞新的黑色长袍,眼神犀利。

“你得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老是这样混着。”加藤说,“日向家在新的一轮军队部署中选择了鹰派方案,我相信你也知道其中的意思。”

鸣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加藤比她矮了数十公分,但是他却有点不敢垂下眼睛,去看这个也算从小看他到大的女人。

“……长老会新发的制服很好看。”良久,他吐出了这一句话。

“漩涡鸣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意思!政治不是儿戏,你和宇智波——”

一册文件夹突然搭上了静音的肩膀。

“打扰,会议还有两分钟。”奈良鹿丸将手上的文件夹一甩,“火影大人,加藤长老,人已经到齐了,我们先开会吧。”

加藤看了他一眼,鹿丸的眼神十分坚毅,很有他老师曾经的风范。加藤没有再说话,她又转过身深深看了站在一边的火影一眼,率先走进了办公室里。她的身后,鸣人朝鹿丸投去感激的目光,鹿丸却没有理睬,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先进去。


9点59分,木叶高层周一例会正式开始。

坐在首位的自然是年纪轻轻,却负有盛名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他的左手处,是将一大垒资料分发给众人的首席参谋官,奈良鹿丸。右手处,则是现在木叶最大的宗族,日向宗族的现任组长,日向日足。

从鹿丸开始数,新一代的优秀忍者依次排列,其中包括木叶医疗部长春野樱,现任暗部队长佐井等等;而从日向日足往下数,更新换代过的长老团身着黑色长袍,加藤静音坐在了首位。

会议室的窗帘没有拉开,所有的光线都来自头顶的日光灯,椭圆形的圆桌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大陆模型,上面斑斑点点,插满了颜色不一的旗子。

办公室墙面上的时钟滴答一声,走向了10:00整。

鸣人咳嗽了一声,将双手握拳,撑住自己的下巴。

“诸君,我的意见和上一次一样,忍者四战仅仅过去十四年,勿论是这个大陆的民众,还是木叶本身,都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战争。我会继续向大名建议,以协商的方式解决这一次的边境纷争,如果有必要,我将亲自前往火之国王宫。”

“我却有不同意见。”

日向日足开口了。

四战过后,木叶的新兴忍者损失惨重,日向家族却保留了大部分的实力。在现在的木叶,火影除了本身实力毫无其他背景,而宇智波家族几近灭族,日向发展的势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作为族长的日向日足,不知不觉居然做到了比长老团更靠前的位置。

“忍者不是慈善组织。”日向日足道,比起14年前,他也苍老了不少,一头茂密的黑色长发早已经生了许多华发,但是他靠在椅背上,一只手点着桌面上的文件,眼中却是以前不曾有的从容。

“火影大人,忍者不是慈善组织,也不是绿色和平机构。世界和平只会让木叶破产,我们是战争的机器,从战火中诞生,从战火中茁壮,我完全无法理解你逃避战争的理由,木叶要壮大,必须参与,并且在新一轮的战争中获胜。”

鸣人的双眉皱的紧紧的,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日向族长,我的意思是——”

“您的意思固然重要。”日向日足十分突兀地打断了他,“但是你也需要听一下其他人的意见,不是吗?”

鸣人将目光从这个老人身上转走,扫过在坐的所有人,其中大多数人垂下了眼帘,避开了他的视线,显然是与他有不同的看法。

日向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他咳嗽了一声,又慢慢道:“火影大人,我理解你作为战争孤儿,对于和平的一个诉求。但是忍者村落的存在就是为了战争和战斗,如果没有办法吃下战争红利,我们在火之国的地位将日渐低下,从事忍者职业的人也会越来越少。和平是短暂的,纷争确是漫长的,这一次的战争,木叶不光要参与,还一定要取得成功!”

“我们可以参与,但是不一定能取得成功。”春野樱接过了话题。她靠着桌子,头发很短,妆容精致,俨然一个成功女性的形象。

“四战我们的精英忍者都受到了重创,至今未曾恢复,而新晋上忍和中忍的数量较20年前降低了20%,查克拉储备粮中位数也比20年前降低了9个百分点。战争可以带来红利,但是以我们现在的水平,真的可以赢得战争吗?”

“春野部长,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要说的是,首先,不光是木叶没有从四战中恢复过来,其他的忍村受到的创伤绝对不会少于我们,我们不一定处于劣势;其次,过家家的佣兵任务是无法锻炼新晋忍者的,唯有战争才能塑造英雄……”

鸣人仔细听着,他身边的鹿丸突然戳了他一下,鸣人低下头,发现他递过来一张纸条。

[今天早上日向和长老院一起去吃了早餐。]

鸣人将纸条捏在了手心里。

日向日足与春野樱的辩论还在继续,所陈述的观点也脱离不了前一次和前前一次的范畴——鹰派要求主动发起战争,乘着各国的忍村没有恢复,帮助火之国吃下战争红利;鸽派以协商为主,但同样希望通过武力镇压的方式协助火之国进行商业夺利。这两者不同的是,前者可能死伤无数,但是木叶将得到最大化的利益,而后者不见血刃,木叶也只能做见不得人的生意。

政治,简直肮脏透顶。

鸣人是视线穿过这一片阴霾压抑的会议室,会议室的落地窗拉着厚厚的窗帘露出了一个角,外面是瓦蓝的天空。他不由地回想起十四年前,四战战场之上,查克拉的力量毁天灭地,而他与那个人战立在对抗世界的前端,风吹起他的发尾,一切都是从容的模样。

而不是……这样。

鹿丸又递过来一个纸条。

[他们有备而来,绝不会空手而归,你做好准备了吗?]

做好准备了吗?

鸣人眨了一眨眼睛,其中金色的光线极为低调地一闪——那是改良过的仙人模式,更加内敛,不引人注目。

[前方的情况具体都是由他们告诉我的。]鸣人的声音在鹿丸的脑子中响起,[我不相信别人告诉我的信息,我已经派出多个影分身前往前线,探听最新的消息。]

鹿丸不动声色,又写了一张纸条给他。

[你是火影,不要老是干小兵的活儿。]

鸣人苦涩地一笑。

火影火影,如此之伟大的位置。然而自六代目卡卡西老师离开木叶,他上任以来,却觉得这个位置无比的孤单。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宛如千年老树的树根,他迥然一身,除了身边这几个出生入死的战友,居然找不到可以信任的斥候。

但是鹿丸不可以离开他的身边,他是他的头脑;佐井也不可以走,暗部是火影掌控整个木叶的眼睛;油女志乃本来是个很好的人选,但是他的妻子近日才生出了健康的宝宝……

鸣人要考虑的太多,为他人想的也太多,他思来想去,唯一能做的,只是让自己更累一些罢了。

反正我也不过是孤家寡人,查克拉这种东西,用掉也还是会长的。

于是火影大人,将自己的影分身派出千里之外,去寻求第一线的资料。

影分身死亡之前,不能得到他所见的信息。鸣人算了算时间,他们已经离开三天,估计已经抵达目的地。他放出查克拉,收回了其中一个影分身。


会议室里,小樱握碎了一个杯子。长老会的人出来和稀泥,小樱推了推身边的佐井,佐井笑眯眯的,偷偷将画在文件背面的涂鸦藏了起来。

鸣人巍然不动,千里之外破碎的影分身将无数的信息返还回来,兢兢业业的影分身未曾停歇,日夜兼程赶到前线,异国他乡的风景模模糊糊,唯有远离战火的难民、被烧毁的建筑格外醒目,在云与火的那一处,影分身与一群强盗发生了战斗,虽然他们大获全胜,但是鲜血已经染红了黑色的土地。

鸣人皱起眉头,用手指轻轻揉捏。影分身的回忆清晰的如若亲临,浓烟四起,惨叫不断,他跌跌撞撞越过一个山村,烟雾深处,一个身着黑色披风的男人转身看他。

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佐井慢吞吞地反驳,他掌管暗部,总是知道很多私下见不得人的消息,故而在坐所有人都对他礼让三分。而他开始讲话,每一句都话里有话,十分玄妙。

烟雾褪去,鸣人的视线变得紧张,勿论是他本人,还是影分身们,只要见到这个男人就无法保持冷静。这大约已经变成本能,刻在了他基因的深处。

[……佐助!]

他听到自己说。

[……]

那个男人黑色的披风飒飒作响,他那双异瞳扫过数个鸣人,嘴角勾起,现出了一个带着嘲讽的笑。

[又一个,影分身吗……]


这是他时隔九个月,再次得到他的消息。

离别那一夜还历历在目,月色皎洁,他坐在窗台之上,只着一件破旧的披风。月光那么明亮,将他原本就苍白的脸也照出月白的颜色,他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如蝴蝶一样漂亮的阴影。鸣人坐在床边,用目光一遍又一遍去描绘爱人的长相。

爱越是浓烈,心中越是离别的痛楚。

然而他无法锁住一只鹰,天大地大,他只能让他飞,而自己被凡尘纠缠,如困在笼子里的虎,哪里都不能去。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他会站在火影塔之上,让自己强大的查克拉四溢,去寻找千里之外那个人,时隐时现的气息。


他居然在前线。

就如同宗族给到的消息,日益壮大的火之国已经侵犯到了其他国家的利益,周边数个小国联合凌乱的逃忍和佣兵,袭击了多个村落。火之国大名盛怒,派出军队扫平了领土接壤的一个公国。闻风而来的盗贼们犹如野狗,四溢杀伤和抢夺。鸣人的影分身们与佐助相遇,但佐助却不愿意与他们共同前进,而是仅仅一个照面,就又风道扬镳。

接着又是许多回忆,军队、村民、趁机而入的宗教……虽然鸣人极力想要获取每一个细节,但是不可否认,佐助的出现让他的心已有偏颇,他快速过着无关的回忆,只想能够快些,再快些,再次见到那个人的容颜。

果然再次相遇了。

不知是偶然,还是影分身也在渴求着那个人。巨大的杉木林中,潮湿的空气里生不起一把火,那个人带着浅薄的水汽,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鸣人拼命回忆着,希望能将那个人看的更清楚些,能够深入眼睛里,刻在心里,再也不会忘记。

他又瘦一点了,还是走那天他给他披上的那件披风,刘海有些长,遮住了无法闭合的轮回眼。他吹了一个火球,嘴巴鼓起来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鸣人可以想象,他的影分身像个傻孩子,蹲坐在火堆旁边,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升起一团火焰。

浓烟起来了。他坐在对面,他傻乎乎地跑过去,与他肩膀靠着肩膀坐下了,他身上依旧冷冰冰的,他希望温暖他,而他只是点了点他的额头。他只是个影分身,动作大一点就会碎掉,他好像也在珍惜这点时光,两人没有说话,林子里的虫子不停地叫,但天上没有月亮。


“火影大人。”日向日足悍然道:“收起你的慈悲之心吧,这是国与国的利益,不是孩子们过家家!”

梦醒了。




TBC

评论(21)
热度(393)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