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套路7.0(上)

 

一片寂静。

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现场数万人都鸦雀无声。舞台上的灯光如此炫目,像是巨大的探照灯,鸣人站在上面,集万千光辉于一身。汗从他的背上流下来,没入他的演出服中,闪闪发光。

“但是我想说——”他深吸一口气,耳返里传来经纪人插进来的怒吼声,他毫不犹豫的将耳麦摘了下来。

“但是我想说!”他对着麦克风大声喊道,“对不起!宇智波佐助!”

哗啦啦的,应援棒从最靠近舞台的地方开始亮起,如潮涌般覆盖了整个万人体育馆,一些女孩先反应过来,随后是其他的,她们中的许多都泪流满面,而更多的,却是满脸懵逼。

“对不起……”

泪水淹没了视野,鸣人靠在立式的话筒上,喃喃自语。

 

对不起,我爱你。

 

 

 

一、 

药师兜拿着一本杂志走进化妆间,恰好化妆师正准备打开门,他十分绅士地让化妆师先走,随后自然地锁上了门。

化妆间里,宇智波佐助穿着一身军装,皮鞋蹭亮,黑发整齐地疏在脑后,露出干净英俊的脸。他的这一身打扮与化妆间格格不入,但大约是他的坐姿笔直挺拔,从内而外散发出军人的气质,居然没有一点点违和感。

“晚上几点结束?”他问。

“与剧组约定在10点结束。”兜说,“10点半贝尔里克导演会接你去酒吧,一起去的还有投资方、女一和女二;明天早上7点还会继续开工,估计不会特别晚结束。”

佐助点了点头。

兜将杂志放在了桌面上,佐助扫了一眼,看到杂志的首页放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上面划出了两个圈。这种捕风捉影的八卦看的太多了,佐助并不在意,而兜却特意将杂志往他的方向推了一推。

“这是今天早上出的。”兜说,“你看一看。”

佐助接过来,上面黑色加粗的字体写着“新晋影帝的禁断恋爱,对象居然是他?”他一目十行看下去,整篇报道都在描述当下最红的影帝和一个选秀歌手在同一所酒店前后脚出门的新闻,通篇没有提到名字,但佐助一眼就看出正在用影射谁。他又仔细去看了下照片,上面只隐约显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轮廓,染了一头金发。

“这是谁?”他实在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印象。

“今年最佳男声选秀的第四名,漩涡鸣人。”

佐助微微皱了皱眉,他的脑海中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资料。

“只是低劣的炒作而已。”兜轻声说,“我怕投资商晚上问你你什么都不知道,先跟你知会一声。”

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是催场的山中小姐。

“没有必要。”佐助随手将椅子上的披风抓起来,一个转身将它批在肩上。

“这种垃圾,以后不要给我看。”

说完,他走了出去。

 

 

 

二、

 

酒吧里人不多。

作为会员制的酒吧,常有富豪和明星出入,安保也十分严格。传说这家酒吧的会员卡一度被炒到上亿,但对于佐助来说,只要吵闹的地方就十分讨人厌。

投资商是两个肥头大耳的房地产商,正与女一女二谈笑风生,贝尔里克和他坐在一起,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他的电影。佐助被吵得脑仁疼,找了个借口,从包厢里走了出去。

包厢正在二楼,打开门就是打通了的整个一楼空间,一眼望去豁然开朗。佐助站在二楼上依靠着栏杆,底下是零零散散的客人们,他望着舞台中央,那边有一束光打在一个单独放着的高凳上,旁边靠着一把吉他。

是有演出吗?正当佐助如此想着,一个穿着与整个酒吧格格不入的年轻人两三步跳上了舞台,坐上了高凳。

有点眼熟,佐助想不出他的名字。然而这种细节不重要,年轻人拿起了吉他,弹奏了一个音调。

“See You Again。”年轻人说,“打扰。”

吉他清澈的弹奏响起,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中央。年轻人把了把自己金色的短发,唱出了第一个音。

“It's been a long day without you my friend……”

出乎意料,他的声音如同吉他一样清澈动听,音调拖长之时,又有一种女音一般的性感和慵懒,于空旷的酒吧之中,宛如天籁。

“And I'll tell you all about it when I see you again……”

第二句歌词响起,整个音调又上了两个音阶,酒吧里传来了阵阵掌声,佐助远远看到年轻人勾起了一边的嘴角,有点可爱。

佐助忍不住前倾,似乎想要听得更清楚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个年轻人,看了他一眼。

“Damn, who knew all the planes we flew”

新的一句开始,居然是首Rap,佐助肉眼可见地失去了兴趣,他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音乐没有停。

 

 

三、

“场记在哪里?场记!!!”

“摄像组是吃屎的吗?为什么三号机位对着厕所???!”

“所有后台人员注意,嘉宾已经入场,嘉宾已经入场,对讲机全部调整到四频道,再重复一遍,调整到四频道……”

 

闪光灯打开了,副导演举起牌子,观众们麻木地鼓起掌,副导演挥着牌子,牌子不停,掌声不断。

“wow!欢迎收看本次明星面对面!这一次的嘉宾是谁呢?大学时代被挖掘,出身于世家,精通四国语言,第一次演出就入围最佳男演员奖,更是在今年年初得到了最年轻影帝称号的——”

这次总算不是演习,宇智波佐助从后台走了出来,向观众招手示意。前来支援的粉丝们总算见到了真主,呼喊声把天花板都要掀翻了,佐助的嘴角往上提了三毫米,露出了只有显微镜才能看到的微笑。

真是太无聊了。

镜头中展现的有多漂亮,舞台后就有多混乱。这个光鲜亮丽的圈子,虚伪的让人呕吐。

主持人还在继续着他的恭维,佐助早已经习惯这种节奏,随着他的聊天时不时点头致意。他的配合让主持人十分受用,然而播出效果却很是平淡。

但无所谓,节目组总有后招,他们请来了三位嘉宾,号称是能让永远镇定的影帝也大吃一惊的角色。佐助十分配合地露出惊讶的表情,看他们请出了高中的老师,还有第一部戏时搭档的女演员。

老师根本与自己没有过多接触,女演员当时对毫无名气的自己不屑一顾。

但又如何呢?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我感觉这两位嘉宾并没有让影帝十分惊讶啊!”主持人道,“看起来我要使出我的杀手锏了,这一位你肯定想不到,那就是最新的绯闻对象——”

 

 

四、

漩涡鸣人躺在榻榻米上抠脚丫子,他的合租人将暖桌上的泡面往旁边推了一点,他毫不在意,等待电视里的广告时间过去。

“别看了,我特么都会背了。”

漩涡鸣人哼了一声,

漫长的广告总算过去,节目又开始了,镜头给了台上英俊潇洒的男演员一个特写,他乌黑的瞳孔对着前方,第一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鸣人将这个镜头反反复复重播了十遍。

“那就是最新的绯闻对象——歌手漩涡鸣人!”

他出来了,穿着一身廉价的蓝色打歌服,配着黄色的头发,像个杀马特一样。不用对比,鸣人都觉得自己很蠢,他连忙快进跳掉了主持人的介绍。

从电视上看,鸣人和他站在一块儿,身高相差不多,气质却迥然相反,有种画风不一致的错觉。还好在现场的时候鸣人没有看到这样强烈的对比,不然大概会羞愧到撞墙自杀。

“第一次真的很巧,我的经纪人正好和我去这个酒店约谈我的新歌《NARUTO》,我后来看到新闻才知道居然和宇智波先生前后脚,第二次则是更巧了,杂志里拍到的什么深情对望都是剪切在一起的,其实我们两根本没有说上话。”

太虚伪了,鸣人在内心鄙视自己,然而他控制不住,依旧自虐般看着自己撒谎。

“……但是内心还是很激动的,居然能跟自己的偶像传出绯闻!哈哈虽然第一次传绯闻就是跟男人有点尴尬……但是宇智波先生是我非常非常欣赏的男演员……”

鸣人转过头时,他恰好在看他,那一眼无比深邃,又无比地鄙视,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了,又好像他根本不在乎。

鸣人摁下暂停键,他的羞耻感不停地殴打着他,然而他不想停下,而是又反反复复将这一幕看了十数遍。

 

 

五、

EPS经济公司门外,一群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年轻人不停地路过,鸣人戴着一个棒球帽,毫无声音地走了进去,没有一个人发觉。

公司大堂里摆放着最佳男声前三名的立牌,他们已经组成了一个组合,现在已经发行了两个EP,全部打入了周榜排名前三,一时风头无两。而鸣人却依旧是个只能翻唱别人歌的十八线选秀歌手,领着每个月3w日元的低微补贴,靠炒作上上综艺节目。

他不想多看这几个昔日同伴的脸,而是压低了棒球帽,三步两步迈上了电梯。

电梯里空无一人,他刚想按下关闭键,却有人将电梯门拦住了。

“稍等!”一个工作人员一边喊着一边按住了电梯门,紧接着,他做了请的手势,一个梳着夸张发型的年轻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哎呀看看这是谁。”对方摘下墨镜,笑着说,“是漩涡前辈唉!”

鸣人一愣。

选秀期间的种种画面扑面而来,看似谦卑的后辈,心怀鬼胎的同辈,也有十分美好的回忆,练歌房里的汗水,合音之处的默契,淘汰对手时的鼓励……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随着比赛的进程越发肮脏,他永远记得副导演将他喊到舞台边缘,递给他的酒店房间号。

“冠名商的老总很喜欢你唱歌。”对方理所当然地说,“晚上7点。”

鸣人打断了他的鼻子。

“声音那么好听的漩涡前辈,被所有人期待着的漩涡前辈,这个世界上最干净的漩涡前辈……”那个年轻人嘲讽地说,“合约还有五年到期,永远被雪藏吧垃圾。”

成王败寇,这是只知道结果的世界。

“成田先生。”年轻人说,“我觉得电梯里太闷了,垃圾太多了,能帮我清理一下吗?”

工作人员将目光转向了一边沉默着的鸣人,鸣人一愣,随后默默地走出了电梯。

电梯合上了,他的后辈在里面,给他笔了一个中指。

 

 

六、

鸣人用向合租人借的钱请经纪人吃饭,酒过三巡,微微有些醉。经纪人开始满嘴跑火车,这一回鸣人没有打断他。

“现在这个社会,老实人干不过不要脸的,不要脸的干不过不怕死的,归根结底,就是人不要脸至尊无敌,唉,小子,你要脸吗?”

“要。”鸣人老老实实地回答,随后想起什么,又道:“以后不要了。”

“你总算想通了!你当初如果同意了,根本没有现在这三个小鬼的事情,副导演的鼻子你都敢打?你知道他舅舅是谁吗?封杀你分分钟的事情!要红怎么可以要脸?你看现在的娱乐圈,一个个装的跟白莲花一样,但都是千年的狐狸精,谁跟谁装哈士奇呀。”

曾经的哈士奇鸣人苦涩一笑,又给对方斟满了酒。

“求小林先生指教,现在公司雪藏我,不许我签别的公司,也不许我打工,我已经……”

“后悔药吃了也没有用!”经纪人说,“你现在这个情况,除了你自己谁也帮不了你,那个冠名商……

“不!”鸣人断然道,“这个是我的底线。”

经纪人叹了口气,随后又想了一下。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剑走偏锋。小子,你知道什么叫卖腐吗?”

“卖腐?”

“啊,好难和你这种榆木疙瘩解释。”

经纪人思索了片刻,从包里拿出一本电影周刊来,周刊封面是个英俊的黑发男人,穿着一身合身的灰色风衣,风度翩翩。

“你长得还蛮可爱的,声音也好听,只要给你上台的机会,不怕你不红,现在公司不给你任何出境的机会,你就要自己去争取,比如找个当红的明星卖腐,现在粉丝都吃这一套。”

“我不是很懂——”

“不需要很懂。”经纪人说,“你只要让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你们在谈恋爱就好了。”

漩涡鸣人似懂非懂,他拿过杂志,看到上面印了一行大字。

新晋影帝——宇智波佐助。

 

 

TBC

 

 

 

碎碎念:我知道我坑很多!!不用担心!!我这周会一一消化掉的,因为下周又要出去浪了……


评论(16)
热度(283)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