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回别离(下)

“诸君,对于这场战争,我还想说几句话。”

鸣人站了起来,他本就身材高挑,站立在会议桌的主席上,湛蓝色的眼睛扫视了整个会场。

“战争的痛苦,在坐的各位都经历过四战的战火,应该都不陌生。在我的少年时代,我一直都在努力,不想以力量去获取和平,而是以一些别的方式。在成为七代目后,我以为我的理念得到了认可,然而我所看到的一些内容,却让我知道,我们中的一部分与我的观点并不相同……”

“七代目大人!”

有人想要打断鸣人,鸣人挥挥手,没有让他说下去。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诚如此前各位所说的,忍者存在的意义就是无休无止的战斗,而忍村,就是集合忍者而存在的战斗组织,我们是大名的武器,是杀戮的机器,本不该逃避战争。但是诸君,我们真的是为战争而生,为战争而死吗?”

“不是的。”鸣人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我们成为忍者,是因为我们想活着,幸福、平安地活下去,忍者不过是我们谋生的手段,而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更不是我们主动发起战争的理由。”

在坐的众人都听出了鸣人的弦外之音——鸣人依旧不同意鹰派主动参战的意见。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了他身边的日向日足,这个时候,他反而笑了起来。

“所以您的意思是……让我们违背大名的召唤,关上门,耕起田,安静地过着平和的日子,而是眼睁睁看着普通的火之国民众被各个忍村和佣兵团屠杀吗?”

“日向族长。”鸣人没有看他,而是直视前方道,“你有见过普通人类之间的战斗吗?”

“您有话可以直说。”

鸣人没有管他的阴阳怪气,而是继续说下去,“一日前在火影边境的那场战役,我的影分身——”

 

就是那一瞬间,巨大的信息量毫无征兆地从千里之外蜂涌而来!

最后的记忆依旧是战场!人门还在互相屠杀,刀与刀,肉与肉,插进去,血喷出来。影分身拉住一个少年的手臂,他的半边脸上被砍了一刀,眼球掉了出来。

[快点走!]少年喊,[他们来了!]

谁来了?

鸣人的影分身无法使出仙人模式,他放出自己的查克拉,感觉到千里之外有某种能量巨大的东西急速飞来!他抬起头,只看到天空一片绚烂,数枚炮弹前后落在这片区域,所有的爱恨情仇瞬间化为残渣,他捏着的那个少年,在他面前化为碎片。而这个镜头也成为这个影分身最后的记忆。

 

鸣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火之国主动发起的战争,被送往首都的花火,那些背着精密仪器训练有素的军人,数次被要求出战的木叶,忍村和佣兵组成的敌人,不知名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黑暗中浮出水面,将血腥锋利的利爪悬浮在鸣人的头顶之上。他感觉一身恶寒,却依旧云里雾里。

 

“怎么了?”日向嘲道,“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您的影分身怎么了?还在送快递吗?”

“鹿丸!我们在火之国的人,有无汇报过火之国制造武器的发展?”

鹿丸一愣,直接道,“并没有。”

鸣人看向一边的日向日足,一字一顿地说,“但是您知道吧?日向族长?火之国已经研发出了大规模的武器,可以一瞬间轰掉一个山头。”

日向日足将双手拢回袖子中,慢悠悠地道,“别开玩笑了,那是只有您和宇智波家的小子才能造成的危害吧?”

“……”

 

日向的表情如此坦然,以至于鸣人都有几秒钟的时间以为真的已经误会他了。但是记忆中杀死影分身的力量无以伦比,鸣人实在想不通,在遥远的边境,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无法控制的情况?

 

[鸣人,你还不懂吗?忍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又是一个影分身的回忆回归本体!

鸣人的腿一软,直接跌坐回了椅子上。

“鸣人!你没事吧!”身边的鹿丸马上扶住了他,鸣人的脸瞬间红了起来,他摇摇头,将刚才记忆中的旖旎画面赶出脑袋。

 

随着最后一个影分身的回忆回归本体,鸣人终于将前后的逻辑全部理顺了!

火之国大名的最终的目的,就是逐步将忍者的力量削弱至无。如果鸣人此前已经同意了本次出兵,木叶的忍者们早已经在边境与其他势力斗得你死我活,而在战争之后,火之国的秘密武器就会赶到,那强大的力量足以将木叶的忍军瞬间蒸发,木叶将不复存在!

为什么?

 

[主人已经拥有了刀,那是比狗更为有用的武器。]记忆中的那个人说:[这个武器没有自我思想,不会劳累,不会死……比会思考“和平是什么”的忍者好一万倍。]

 

高山之巅,没有树,没有草,漫天的风沙和石块,像是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那个人的披风被狂风狠狠地吹起,飒飒作响。他额前的刘海将苍白的脸庞遮盖,只露出一双可怖的异瞳,由上而下,冷冷地注视他。

鸣人转头,那高山之下是满目苍夷的战场,没有尸体,没有残局,唯有大大小小的黄土坑,掩盖了所有的罪恶。

 

[从四战开始,各国的大名就想着如何处理各个忍村。]佐助说,[大名们无法将自己的生命和国家交给会因为个人意愿而毁灭世界的“人”,比起人类来,果然还是没有自我,只是工具的武器更为安全吧。]

他伸出手,鸣人被他拉起来,两人肩靠着肩,于狂风中俯视整个世界。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一切的?]

佐助回头看了他一眼,反问他[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早告诉你?]

鸣人一愣。

[告诉你又怎么样呢?因为忍者不愿意乖乖地做一把武器,所以普通人们决定毁灭这个武器,如果是三年前我将这件事告诉你,你会怎么样呢?]

我会怎么样呢?

不,我绝对不会这样轻易相信这个事实!

[你不会相信的,你守护的这个世界,居然想要这样抹杀你和你族群的存在,仅仅是因为他们无法掌控你的行动。]

……

他说对了。

[你这样的圣母,说不定还会觉得,这群人的想法也可以被理解。]佐助勾起一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像你能轻易饶恕杀掉你父母的凶手一样,你一定也可以理解,为了自己安定的生命而抹杀你的存在的理由吧。]

……

[那还不如等到这一天。]他伸出仅剩的那只手,抚摸鸣人的冻的通红的耳朵。

[等你一无所有,失魂落魄,那么,你只有我了。]

 

远处,又一个炸弹轰然爆炸。火之国的新武器还未炮制完善,在搬运过程中非常容易自爆。然而鲜血和死亡无法阻止人类们杀戮的欲望。失去伙伴的士兵们没有眼泪,他们收拾好残余的武器,踏上伙伴的尸体,去往下一个屠杀的地点。

 

[那么……]鸣人回握住他放在他耳边的那个冰冷手掌,[明明你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为什么现在却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呢?]

 

 

“日向族长……不,日向日足。”

鸣人扶着鹿丸的手臂,他的脸瞬间疲惫下来,30多岁的青壮之年,眉眼间居然已经有了深深的厌世。

“大名跟你保证,如果这一次能够帮助他打赢这次战役,他就会助日向一族成为火之国的贵族,为此,他还迎娶你的小女儿作为嫔妃以示诚意。”

日向哼了一声,怒道:“请火影大人不要信口开河!”

鸣人没有理睬他,而是继续道:“但是他没有告诉你,他本来就没有打算留下任何忍者的力量,他早已经有了比忍者大军更听话的武器,他利用你干涉木叶的内政,将所有的忍者送上绝路……”

“胡说八道!”

“火影大人!”

“鸣人!”

……

会上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鸣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花火并没有成为他的妃子,她被关在了皇宫之中。”

“不!”日向断然道,“请您不要在诬陷老夫了!何况,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关的住日向的下任……”

“日向的下任家主,如果有大名的贵族血统,那一定更棒了吧。”鸣人疲惫道,“他用你来威胁她,用她来挟制你,但无论哪个结局,你都不在他的未来之中。算了,说这些没有意义了,佐井。”

“在!”

“十分钟后集合所有暗部,在第三会议室等我。”

“是。”

“小樱。”

“我在……”

“开始转移忍村,优先转移儿童和女人,并且连夜储备军粮。”

“是……”

“鹿丸。”

“……”

鸣人将火影披风从椅背上带起。

“备战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为什么现在却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我呢?]他问。

佐助垂下了眼睛,他的睫毛温柔绵长,遮掉了他的锋利。

为什么呢?在木叶村外,他看到他的五个影分身,急匆匆地离开村子。明明已经决定好了,就让这些无聊的东西都死去吧,却为何会追上去呢?

大概是因为……无法原谅放任他哭泣的自己吧……

 

[因为……]他说,[比起懊悔的你,为了拯救别人而苦苦挣扎的你,难道不是更美味吗?]

鸣人扯住他的衣袖,两人在高峰之上对立。片刻后,他抬起头。

[我要将信息带回去了。]鸣人说,[能送往一程吗?]

他哼了一声。

 

 

历经过无数次沧海桑田的木叶七代目急匆匆走出会议室,身后跟着一群神色各异的幕僚。他的身上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爱人的体温,然而他从不为这些温暖停留。

 

整个大陆即将翻开新的篇章,而他,又一次站在了命运的三岔口。

无所畏惧。

 

 

 

END

 

碎碎念:信不信我一开始只想写影分身play……至于为何会变成了政治和阴谋的大戏,我也不知道啊!!真是奇了怪了……

顺便我的新书《云与岚》还在预售中!!有兴趣的看一看啊!制作精良,包装看着很纯洁,特备适合放在书柜上。最主要的里面肉汁丰富,有荤有素,特别适合食用,补充营养。

额,我留着点夸奖的话,等摊宣的时候发……

评论(20)
热度(244)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