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孤独的

@大梨子不喝水  新刊《Latent》Repo

#注意:可能涉及部分剧透,阅读需谨慎;
#水梨太太的书中更多是鸣人的视角,但是我特别想自己脑补佐助的视角,这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更像是同人的同人;
#写完觉得无法表达书中百分之一的那种感动,真是气死我了;
#BGM华晨宇《我们都是孤独的》,抱歉loft只找到live版的,请点开歌阅读;

 

 

故事的开头没有什么特别的,鸣人失去了查克拉,就如同他在每个剧场版中,总是发生些小小的意外一样,这大约只是个曲折的开头,总归会回到圆满的结局。
但佐助还是回来了。或许为了帮助战后疲惫的六代目,又或者只是为了那个决心守护这个世界的笨蛋。他回回来了,带着疲惫住进了鸣人的家。
每一个晚上,鸣人躺在床上,佐助躺在地板上,两人安静地聊天,月光透过窗帘照进来,一如水洗。
鸣人说,我要尽早恢复力量,不然怎么能保护整个木叶;鸣人说:我好希望和你和小樱一起战斗;鸣人说:佐助,我……
鸣人睡着了。
佐助的手指拂过他脆弱的脖子,拂过他微微张开的嘴唇。黑夜中,唯有惨淡的月光照在他的唇间,渡上一层浅薄的光。佐助看了他好久,似乎下一秒要吻上去。但他最终只是将那个带着他嘴唇温度的手指收回来,埋进拳头里。

他忘记了回家的路/
街上只剩他一个人游荡/ 
他拥抱过生命中 /
相遇后又错失的人悲伤/

卡卡西问他:旅行归来,现在的你是怎样看待这个世界?
佐助站在火影塔之上,濒临崩盘的忍者世界站在他的脚下。
他回答了卡卡西很长很长一段话。

雨在下在下一整夜/ 
他不作声不作声/

那一天没有下雨。
鸣人躺在他身边,可能会因为过度的训练而吹出几个恼人的呼噜。佐助的视线从他的侧脸越过,看着窗外的月光,会回想起在遥远的地方,他救下的那两个雷忍告诉他的那些话。
他为了他回到了木叶。但是他的鸣人却告诉他。
不需要别人认同的你又怎么能理解我的心情。

他的痛有谁能懂/ 
他的梦无人过问 /
他多么想多么想安稳/ 
他厌倦了 /
所以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天真/

我也有需要认同的人,他说,只是他们都不在了。

雨在下在下一整夜/
他不作声不作声/

鸣人每一天都在用自己的生命修炼。
佐助大约会去看他,从很远的地方。一棵不显眼的树上,又或者在一个背着光的屋顶上。
鸣人失去了查克拉,已经没有办法从很远的地方就感受到他的双子星于黑暗中璀璨的闪光。这让佐助能够更为大胆和仔细地观摩他,看他身上的伤疤,看他皱紧的眉头,看他那双蓝眼睛里留出透明的眼泪。

心里的痛有谁能懂/
谁的梦无人过问/

鸣人痛的时候,自己的心也好痛啊。
佐助会不会用仅剩的那只手,握住自己的心脏,因为那边痛的好像要死掉一样。
这样的笨蛋有什么值得心痛的?佐助或许会问自己,然后他会转头,义无返顾地,为这个笨蛋守护他的世界。

雨在下在下一整夜/ 
他不作声不作声/

佐助应该已经做好准备了。
准备好,做鸣人一辈子的【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含在嘴里,寡淡到,连难受的情绪都没有了。
等他恢复了查克拉,我就走。天涯海角,哪里都好。只要走的远远的,看不到他的笑,看不到他的哭,看不到他与一个女孩牵手,看不到他们的婚礼,看不到他们的孩子,一日又一日的长大。
那大概就会忘记了。
忘记了就不会痛了。
所以,还在一天的话,那就多看一眼吧。

他多么想多么想安稳/
他多么想多么想安稳/

或许也幻想过,哪一天突然彗星撞上了地球。他渴求的那个人突然打通了那根经。于是他会挂起灿烂到傻气的笑容,在床沿外伸出一只手,火热的手心贴上他的手背。
他会说什么呢?佐助不愿意细想。
不然从幻想中苏醒的时候,那该是多么多么多么令人失望的瞬间啊。

他明白了上帝为他关上窗/
另开一扇门在等/

真的会吗?

他的痛有谁能懂/ 
他的梦无人过问/

鸣人一天比一天焦躁。那些层层递进的情绪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但鸣人或许已经感觉到了,临界点就在附近,不破不立,马上就要到了。他好像,马上就要知道那个让他痛苦的原因了。
但佐助应该还不知道。他只是一如既往地沉默者,勿论天晴,勿论下雨。他的内心或许包含着一个宇宙那样宽广,但是他睁开眼睛,乌黑的瞳孔,淡紫色的轮回眼。不喜不悲,毫无外泄。

雨在下在下一整夜/ 
他不作声不作声/

本子翻到最后了。
鸣人在奔跑,在流泪。他在寻找佐助,就如同如此多年来,他一直做的那样。
佐助不知道,他还不知道。
这一天也没有下雨。
但他是否能感觉到了?上帝为他关上窗,但已经为他另开了一扇门?
没有关系的,寂寞和痛苦已经去过了!

我们都是都是孤独的/

所以,在一起,才会得到幸福。

( Maybe Continue)

 

评论(5)
热度(63)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