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神之殿(上)

   幻影。

   一整片的幻影,虚无的空间中,黄色影子,红色的影子,黑色的影子,紫色的影子……不停地来回漂浮。他伸出手,却什么也捉不到。

   “在这个世界轮回的话……”

   有人在说话,是谁?是谁?是谁?!

   他又一次大汗淋漓地醒来。

   凌晨三点,空虚的灵魂。

 

 

“木叶高二六班的旅客们,欢迎来到风雷神之殿,我是你们接下来全程的导游,请大家多多关照。”

“嗨——”

学生们发出了稀稀落落的迎合声,穿着漂亮的神殿制服的导游毫不在意他们的敷衍,而是依旧带着营业中的笑容,领着一群吵吵闹闹的高中生穿过朱红色的宏伟大门。

漩涡鸣人在男子夏季制服外面套了一件在路边买的土黄色豹纹外套,还戴着从死党那边顺来的变色墨镜,自我感觉非常潮地走在元子旁边甩帅,嘴里则不停地嘀咕着来了京都就一定要单独出去约会之类的蠢话。元子被他烦的不行——而且鸣人这套衣服太蠢了,元子总觉得跟这样的鸣人在一起,也会被别人怀疑有很糟糕的品味。

“元子,真的,我这次攒了两个月的工资哦,我请你吃大餐吧,烤肉怎么样?”

“鸣人……”

“嗯?还是喜欢吃寿司?”

元子深吸一口气,她和鸣人青梅竹马,如果她对鸣人产生感情,可能老早就在一起了。但是怎么说呢,青梅竹马这种东西就跟兄弟姐妹一样,手心手背,毫无感觉。

但是鸣人分不出熟悉和亲密的差别。这个家伙天生就比别人少一根筋,他一直尿床到读小学,初中沉迷jump,高中第一次看AV,才意识到自己到了青春期……不要问为什么她都知道,正因为什么都知道,才更加不会有什么悸动。本来以为只要对他冷淡,过一段时间他就能反应过来,但是从进入夏天以来,鸣人始终对她紧追不可,还是速战速决更加好些。

“寿司也不喜欢吗?那么吃牛排吧!”

“鸣人。”元子回过神来,坚定地说,“我不喜欢你,我只是把你当朋友。”

元子送过来的朋友卡鸣人已经收了很多了,故而毫不在意,他将夹在鼻梁上的墨镜摘下来,挂在黄橙橙毛茸茸地脑袋上,绽放出八颗牙齿的笑容,如此回答:“没事!只要我努力,你就会喜欢上我了!”

“……绝对不会!”

“为什么?”

“因为……”元子转过脑袋,随意在队伍里瞄了一眼,远远地看到队伍的尾端一个高个男孩子插着耳机冷漠地跟着队伍,元子灵光一闪,指着他道:“因为我喜欢的是宇智波佐助!”

 

“京都的风雷神之殿始建于大正年间,是非常著名的一座神殿,大家应该在课本上学到过,日本人一般把崇拜的称为神,祭祀的称为鬼,风雷神之殿却与众不同,因为传说,风神和雷神都曾经是天上之神,为了保护这一方的水土来到人间……”

鸣人拦住了佐助。

宇智波佐助两个月前转学到这个学校,立刻就因为各种传言成为了传说中的男人。传说他是有钱人家的贵公子,传说他曾多次进出精神病医院,传说每当午夜,他就会化身为红眼獠牙的吸血鬼,专门吸被他的帅脸诱惑的女孩子……他的传闻太多,但是但鸣人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好几次都在医务室碰到他——他躺在床上,双手抱着脑袋,看着很痛苦的样子,却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鸣人说不上来,总觉得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让他不要去接近他。他是一个本能大于一切的笨蛋,他的直觉救过他很多次,于是他听从了他的直觉,始终与这个男孩子保持着最远的一个距离。

但是这次不行了,鸣人对自己说,夺妻之仇大过天,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是夺女朋友之仇,也值得去打一架了。

“宇智波佐助。”鸣人戴着墨镜,十分酷帅地指指一边,嚣张道:“我有事要和你聊。”

被他叫到的男孩子给了他一个无动于衷的眼神,面无表情道:“你是谁?”

“我们现在位于的位置就是主殿,左边这个拿着风袋,面容一半可怕,一边妖娆的雕像就是风神,传说风神可以自由地在男女之间切换,可男可女,他掌管风力,手指一挥,就可以招来强风。”

“……我是漩涡鸣人,我们好歹同班两个月了好吗?”

宇智波佐助冷漠地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右边这一位拿着小太鼓,背后则是有大太鼓的雕像就是雷神了,十分有趣的是,在记载中,风神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过,而雷神的名字则有明确的记录,他的名字叫‘佐助’,而背后的紫色太鼓则叫做‘须佐之男’,传闻中,雷神肩负着打雷的职责,不仅如此,他还将雷落下,杀死坏人和恶鬼,因为也被称之为杀戮之神。”

“少、少废话!我叫什么无关紧要,我警告你!离元子远一点!”

“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元子可是我的女人!”

“元子又是谁?”

“……”

队伍随着导游的介绍,慢吞吞地往前挪动,学生们跟着导游出了主殿,进入记录风雷神事迹的展厅。鸣人和佐助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鸣人有点拿佐助没有办法——这个家伙油盐不进,看起来十分难搞。但是他能怎么办呢?去威胁元子不要喜欢别人吗?

于是鸣人只能保持原来的姿势,十分嚣张地堵着佐助。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讲话,也没有人妥协。鸣人大约看的看的太认真,发现眼前的男孩子一双纯黑色的眼睛里,居然都是满满的红血丝。

“你怎么……”

“木叶高二七班的旅客们,欢迎来到风雷神之殿,我是随行导游,请大家多多关照。”

“嗨!”

高二六班一离开大殿,后续的导游就将下一个班带进了大殿,这下堵在正门口的两人就十分显眼了,鸣人率先妥协,两人同时迈出大殿,去追已经走到没影的大部队。

大殿后面是环形的展区,两人不约而同地往右边走,进入一所与辉煌的朱红色大殿截然不同的纯黑色神殿,这座神殿很小,殿内不过四五张榻榻米大小,屋檐之上有一块乌木做的牌子,上书‘密宗殿’,神殿下面是一座罩着红布的雕像,但走到殿内,里面居然空无一人。

鸣人有点怀疑走错了——很有可能他的同学们是去了左拐的神殿,但追上大部队听一些神神叨叨的宗教历史并没有什么用处,反而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可以用这个时间好好教育自己(单方面)的情敌。

于是鸣人关上了神殿的门,瞬间神殿内就暗淡了很多,唯有一些模糊的光线穿透纸糊的门窗,投下暗淡的影子。

宇智波佐助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他正仰着头,专心致志地看着被红布遮掩掉一半的雕像。

速战速决,鸣人咳嗽一声,准备先从他和元子穿开裆裤时一起游泳开始说起,侧面体现自己与元子坚固到不可动摇的感情基础,以便于让佐助知难而退。但是他刚说了个开头,佐助就摆起一只手,十分强硬道:“闭嘴。”

鸣人原本都已经准备好好说话不动手了,佐助这一句又让他开始冒火,果然还是打一架才对!

但佐助并不想关心他的想法,他那个每日每夜都出现幻觉,让他睡不安稳的双眼又开始出现幻影。而在进入这个大殿后,原本那些模糊到只能看到影子的幻影突然变得从未有过的清晰——红色的幻影变程了一件披风,黄色的幻影成为了垂在披风上的长发,一个青年男子,背对着他,站在一片暴风雨之中。

看到了!要看到了!困扰了佐助十七年之久的幻影!马上就要看到了!

“你这个混蛋!”鸣人忍不住道,“拽什么拽啊!好好听人说话!”

“我们回不去了,佐助。”青年说,“我们要被永远困在这个没有忍术的世界了。”

佐助捂住了眼睛。然而那个脑海中的青年始终不愿意转过脑袋,他在一片暴风雨中,声音模糊。

“喂喂!”鸣人忍不住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你没事吧,好像很难受的……”

话并没有讲完,宇智波佐助突然发力,将他一个过肩摔在地上,鸣人措手不及,被摔了个底朝天。

“你干什么啊混蛋!”

风雨飘荡,那个青年的金发被风吹起,居然没有一点点被雨水弄湿的样子。

“在这个世界轮回的话……”

转头啊!!佐助听到自己的内心在嘶吼!把头转过来啊!让我看看你的脸!

而他始终没有转过头来。

鸣人从地上爬起来,如果说刚才他的怒气值只有五的话,现在已经有九十九了,他没有再犹豫,而是狠狠地给了还呆站在神殿中央的佐助一拳,佐助接住了他,他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身体很不好的家伙居然有这样的力量,简直把他的拳头攥的生痛!鸣人不再留手,而是抬腿就是一脚!

这一下正中佐助的胃,佐助直接倒在了地上,鸣人大吼一声扑了上去,两人在空旷的石制地板上翻滚着,不停地殴打着对方。

两人越滚越远,而手脚也越发用力,鸣人的鼻子被狠狠打了一拳,血不停地涌出来,而佐助的嘴角也被揍出了血,两人伤痕累累,但火气完全没有消失的迹象。

“你这个混蛋居然打我——”

“——别来烦我!”

两人翻滚到神像边,不知道是谁先勾到了,盖着神像的红布被一个用力扯了下来,它飘飘然地翻滚下去,盖住了在地上大打出手的两人。

盖着一块大红布还要打架有种说不出的尴尬……两人同时住手,手忙脚乱地掀开了布。而布被掀开的那一刹那,两人同时抬头,看到微弱的光线下,那个让他们两同时毛骨悚然的雕像。

 

 

TBC

新年好,开个短篇,开完这个短篇我就安心地写逆天鸣人了,短时间内都不开短篇了,因为我算了算,要为only开始肝了……

评论(13)
热度(224)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