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布尔魔镜

#酿总更新了神父恶魔paro,我也更新下我的同人漫画的同人小说吧;

#延续上一话设定(地址戳我)与酿总的略有差别;

#借梗文放弃除署名权以外的所有权利,永不商用;

#本文在设定基础上再次进行三捏,污的部分怪社会,我是纯洁的不解释;

#含有多P成分,节操离家出走,雷者慎入

 

 

 

福尔克林,A区,上午九点十一分。

鸣人穿着一身打工送的破旧水管工服,提溜着一个水桶和拖把,勤勤恳恳地干着大扫除的工作。

这座位于伦特帝尔的老宅子,据说建造的时间可以追溯到玛丽女王时代,年纪有十个鸣人那么大。神父天生逆骨,与父兄关系都非常恶劣,于是他宁愿一个人住在这样的老宅子里,也不愿意搬到神圣都会的大城堡去住。

但对于鸣人来说,能住进神父口中“又脏又乱的破房子”已经是一件超级幸福的事情了。

不需要交房租,不需要听隔壁租客的墙脚,不需要半夜醒来发现有驱魔人站在自己床头……如果神父再允许他养只小狗小猫什么的,那人生该是多么的美好?

鸣人一边卖力地拖着地板,一边想着如何说服神父养个宠物。神父讨厌任何吵闹的东西,但是如果他努力点,好好地做家务做饭暖床,再网购一套情趣套装,说不定神父能让他在阳台上养只兔子之类的。

有了目标,总是乐天派的淫魔今天也正能量满满地干着活。他先是将一楼打扫干净了,又去两楼接着干。房子太老了,总有点龌龊东西,鸣人卖力地清扫,噼里啪啦干的热火朝天。这么大的阵仗,自然吵醒了卧室里某个起床气严重的神父。鸣人正埋头擦墙角呢,翘起的屁股上突然挨了一脚。

“干嘛啊!”

“白痴。”晚上又去大开杀戒的神父裸着上身,脸色乌黑地说,“一大早吵什么,弄死你。”

鸣人冤枉死了:“我在大扫除啊!而且不早了,都快十点了!”

“要么安静,要么滚。”

“……”

鸣人看着神父打了个哈欠,转过身重重地关上了卧室的门。鸣人那弥漫了一天的好心情都消失殆尽。

上帝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有些人心地善良、虔诚有理、工作勤勤恳恳,生活积极向上——然而这样的好人却生而为魔,穷困潦倒,走到哪里都会被该死的驱魔人追杀。还有一些人冷血、残酷、不讲理、懒虫、烟鬼、全身都是负能量、不爱国不爱上帝……却可以出生在有钱人家,甚至一出生就充满神圣魔力。

太不公平了!鸣人越想越委屈,一把扔掉了手里的拖把!简直是欺负魔!这日子没法过了!你嫌吵是吧!我吵给你看!

于是鸣人抄起左手边的一个花瓶——哇,好漂亮,肯定很值钱,不舍得摔,轻轻放下了。又抄起右手边的一把椅子——椅子也挺好看的,上面雕花都是手工的,工匠的一番心意,摔了也太可惜了吧。

于是他挑挑拣拣地找既能摔的响亮,又看着不太值钱的玩意儿。最后他翻了好久,在一个破柜子里找到了一面旧镜子。

其实找了这么久,鸣人的气也消了。但以后同居的日子还长着呢,总得让他知道我也是会生气的!于是他兴匆匆地将旧镜子拿到卧室门口,十分郑重地摔了。

“pika。”

镜子碎了,然而声音小得跟咬碎了一块鸡脆骨似的。鸣人觉得奇怪,忍不住低头去看。就是那一秒,破碎的镜子突然传出巨大的吸力,鸣人措手不及,被吸进了镜子中的世界!

 

我这辈子再也不摔镜子了!!鸣人想!!这就是上帝爸爸教我做人!一定要勤俭节约,爱护所有东西啊!

 

晚了,鸣人被吸入镜中,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了一片草地上。这是一片野生风光,远处蓝天白云,近处丛林深深。鸣人一头雾水地四处观望——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落入了一方封闭的小世界,还是通过镜子的媒介被传送到了另外的区域。

现在最好的方式,大概就是呆在原地等待镜子的主人,也就是冷酷无情的神父,将他从这个世界捞回去。

但是,鸣人不干。

我又不是没有你不行!我已经活了快一百年了,一天到晚被个二十不到的小鬼头捏的死死的,简直是魔中之耻。鸣人哼了一声,将自己的恶魔翅膀幻化出来,直接飞了起来。

我要自己回去!

鸣人越飞越高,直至百米上空,一切尽收眼底。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山峰,到处都是高高低低的丛林和湖泊,并未见人类的踪影。鸣人猜这里不太可能是一方小世界,实在是太大了。应该是被传送到了人类世界的某个角落。

于是他将魔力凝聚在自己的眼睛上,总算在一个山以外的地方找到了一处人类的建筑物。

只要找到人,就起码能知道自己被传送到哪里了。。

鸣人兴致勃勃地飞了过去,在快要到的时候落在地上,将恶魔的象征都收回去,步行抵达了建筑物。

居然是个破破烂烂的修道院,若不是门口还种了一堆刚施过肥的浆果,鸣人都以为这是个废屋了呢。

一定是上帝在保佑我,鸣人虔诚地祝福了万能的主,随后咳嗽了一声,十分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年轻男人的声音。

“啊!稍等马上来。”

鸣人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但又说不上来哪里熟悉。他将自己破旧的水管工服理整齐,力求给这位年轻的修道士一个好印象。

门开了。

“啊,这次快递总算在一个月内——啊啊啊啊啊!!!!”

“哎哎哎哎哎???!!!”

一群受到惊吓的鸟从林子里飞走,然而面对面吓到都摔了一地的两人,却还只能指着对方连话都说不出来。

“你是谁啊!”

“你才是谁啊!!居然和我长一模一样!”

真的一模一样,勿论是毛茸茸的金色寸头,蔚蓝色的圆眼睛,挺翘的鼻头,两边生来就有的猫须胎记……全部都一!模!一!样!

鸣人都以为自己见了鬼了……然而对方穿着洁白的修道士服,身上传来神圣力量。相比较而言,作为淫魔的自己,才是对方眼里的那个鬼吧?

“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修道士从地上爬起来,随手抓了个拖把做防卫工具——傻的这一面也和我好像,鸣人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漩涡鸣人?”

“啊!!”对方惊恐地大叫:“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鸣人明白了,他摔碎的居然是一面坎布尔魔镜!

坎布尔魔镜被称作为镜像世界,是传说地狱魔王萨麦尔的杰作,在整个世界都只有三面。打碎这面镜子可以通往镜中世界,那里和现实世界截然相反,而又微妙相似。

鸣人万万没有想到,宇智波家居然有钱到将这样的镜子随意放在旧柜子里!

对于有钱人的吐槽可以放到回去再说。鸣人仔细回想了回去的办法,他依稀记得古书上曾写,镜像世界的所有东西都照搬现实世界,故而这个世界也会有一面魔镜,只要打碎这个世界的魔镜,顺着魔镜的边缘回去即可。

而他掉落的地方唯有这个建筑物,魔镜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个破旧的修道院里!

那么,怎么说服眼前的修道士让他进去找镜子呢?

 

 

半个小时后,恶魔鸣人和修道士鸣人,一边聊天,一边撅着屁股在地下室无数旧垃圾里翻镜子。

“超厉害的!修道院里居然还有这样厉害的东西!”修道士眼睛闪闪地说,“我过来已经四五个礼拜了,除了一本烦人的笔记本,其他什么也没有找到,我都以为我被骗来传销窝点了呢。”

漩涡鸣人之间的沟通,难道不是据实已告就可以了吗。

“没有啊!”鸣人真心实意地夸奖,“这间修道院超级美,森林之中的白色十字屋顶,独自修行的修道士,上帝一定能感觉到你的虔诚,赐予你天使的力量。”

“天使?”对方脸色惨白地摇头,“不不不,天使还是算了。”

鸣人有点不知所以,对方苦着脸,又开了一个新的箱子。

“你说的镜面世界和这里完全不一样,那你是什么呀?我是一个人类,截然相反的话,你是鬼魂吗?”

“不是。”鸣人说,“我是一个魔。”

“……”

对方瞬间停下来了,一双即使在昏暗的地下室里也闪闪发亮的蓝眼睛十分惊讶地看着鸣人。鸣人突然有点羡慕——他是一个魔,即使再如何虔诚地祈祷着上帝的荣光,也无法抹杀这个事实。而这个世界的鸣人,则是一个人,人是造物者的光荣,是被宠爱的存在。

如果我是一个人就好了。鸣人有点灰心地想,如果是人的话,说不定连神父也会对我更温柔一些。

“是魔也没有关系。”对方突然笑了,“因为我感觉到你身上沐浴着圣光,你一定是善良的魔。”

鸣人也笑了,从这个角度看,自己的笑容真的挺可爱的。

两个金发的笨蛋互相看着,一同傻乎乎的笑。地下室里的东西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也清不完,修道士约鸣人上去吃点点心,他特别擅长做果酱,还可以再泡一杯上个月快递送来的立顿红茶。

鸣人跟着修道士回到了地面上——这真是一个奇葩的修道院,整个建筑破破烂烂的,里面连个椅子都没有,到处都是稻草,唯一的家具则是一张超级华丽的双人床,上面铺着带花边的床单,与整个房间格格不入。

“对不起家里都没有地方坐……”修道士咬咬牙,下定决心地说:“要不,我们坐床上吧……”

鸣人不明所以,修道士不知为何有点心慌,还让鸣人将脏兮兮的水管工服脱了,自己也脱了在地下室弄脏的修道服,两个傻子穿着内裤,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床边上。

“……”

“……”

“这张床…不是你的吗……”

“……说来话长。”修道士抱着胳膊,给他泡了杯立顿。“话说,你是什么类型的魔啊?是恶魔?梦魔?不太可能是吸血鬼吧。”

“我是淫魔啊。”

“淫魔!”修道士大惊,“你有几个女朋友?!”

“女朋友……”鸣人想了想,在他还是个小淫魔的时候,确实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他在阿斯蒙蒂斯的图书馆里看到了圣经。从此决心要脱离永远黑暗的地狱,到有光明的地方去。

“没有女朋友吗?”修道士试探地问,“那男朋友呢?”

“现在应该有一个吧……应该算吧?”鸣人脑海中出现了神父面无表情的脸。虽然对他有诸多不满,但是这个既残酷又温柔的神父,依旧在他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大约是鸣人的表情突然温柔起来,修道士十分羡慕地看着他,喃喃自语,“真好……我还是个处男呢。”

“那不是很好吗?将一切献给上帝。”

“确实是这样没有错啦,但是有的时候也会觉得……那个……”

修道士没有说下去,鸣人也可以理解,这个修道士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正是青春年华,一辈子做个和尚也未免太过残忍。鸣人那稀奇古怪的脑子刷地冒出个灯泡,他转过头,眼睛闪闪地看着身边哭丧着脸的修道士。

“你知道吗?自渎是……不违规的哦?”

“唔,五指姑娘吗?”

“不。”鸣人勾起一边的嘴角,露出一个淫魔的微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对方还在纳闷,鸣人突然凑上去,吻了那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

“你!”

“我来帮你吧。”鸣人说,“成为大人。”

 

 

本次列车包括:双鸣人,神父X鸣人,天使X鸣人,请注意,本车不接待移动4G客户,请用wifi打开。


评论(32)
热度(333)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