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局两胜(上)

#狼人杀paro

#我特么摸鱼两个小时7000字,我如果合志能写这么快,为何会卡文一个月?马上就要截稿了,还是先摸一会儿鱼冷静下……

 


鹿丸原本准备到阳台上吸根烟,刚走到楼梯口还没有拿出打火机来,就听到门外传来鸣人的大嗓门。
“——他就是针对我,我当然知道了……小樱只是瞎了眼而已………我才没有老提佐助,是你在问嘛……!”
鹿丸心道,这是什么鬼?
“啊看电影我当然想去啊,但是我不放心……你不懂,一定要把佐助那个混蛋看牢才行……才不是浪费时间,你不知道,宇智波佐助人摸狗样的皮下面肯定是只色狼,我当然有证据,上一次游泳课的时候,他的眼睛全程盯着小樱的胸,表情特别的、特别的……”
鹿丸翻了个白眼,笨蛋就像流行感冒,靠的太近就会被传染,吸烟的地方到处都是,犯不着为了一根烟传染上笨病。
没想到他没走几步,背后的门就开了,他顿了半秒,心想糟糕。
果不其然,鸣人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喊了起来:“啊!是鹿丸!”
鸣人两三步跳下楼梯,哥俩好似的揽住了他的肩膀,嘴巴里还念叨着:“我正好要找你呢,等会儿我们干点啥?总不能都出来合宿了还晚上九点就睡觉吧?要不我来找你打牌?”
可别,鹿丸赶忙转移话题:“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声音这么响。”
“是我爱罗啦,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抽风要找我看电影,然后讲到一半突然又不开心把电话挂了,我真是服了他了…”

 鹿丸为远方的可怜人默哀了一秒钟。

然而兄弟没有隔夜仇,鸣人还在叨叨,认为我爱罗挂他电话可能只是上火——夏日炎炎,谁没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呢,回到东京的时候给他买点礼物就好,诸如温泉果冻之类的。

鹿丸并不想听这些——有的时候太聪明实在是难受,身边的笨蛋如此之多,他每天看别人犯傻,有种人类生活在猩猩群的无可奈何,尤其是鸣人,猩猩好歹还有大脑。而鸣人行动只靠神经脉冲带来的运动神经反射。

两人(被迫)勾肩搭背地走回房间,鸣人一路说准备请小樱啦牙啦丁次啦一起去鹿丸的房间打牌,夏日的温泉旅馆,与抽鬼牌游戏简直是天然搭配,如果再加点甜蜜蜜的惩罚游戏,那就再好不过了。鹿丸好几次开口都被打断了,两人在楼道里拉拉扯扯的,吵开了楼道边的一扇门。

“你们真的好吵啊!”穿着漂亮浴衣的井野推开房门,“正好缺人,快点进来玩游戏!”

两人透过被拉开的纸门,发现里面人居然还不少,依次坐着井野、佐助、小樱、雏田、牙、志乃和佐井。鹿丸心里默默感叹了下这个腥风血雨的配置,而鸣人几乎是瞬间冲了进去,一屁股挤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喂喂!”穿着浴衣还化妆的小樱怒道,“位子这么多为什么要坐我这里!”

鸣人嘿嘿一笑,又故意用屁股往另一边挤了挤,被他挤到的人头上冒出了一连串省略号,然而鸣人浑然不觉,还在努力挤他,而对方好像也跟他杠上劲一样,任由他挤来挤去,他自巍然不动。

倒是小樱被挤的不行,先开口了:“啊佐助君抱歉抱歉,你就过去点吧,这家伙屁股超占地方。”

佐助哼了一声,很勉强一般,往旁边靠了点,于是鸣人宛如打赢了胜仗,耀武扬威地敞开了腿,露出了浴衣下小麦色的大腿,姿势十分豪放。结果不光是小樱,连井野都说鸣人不识抬举,相比之下佐助就十分大度。

呵,鹿丸想,愚蠢的猩猩们。

猩猩虽然愚蠢,但是力大无穷,井野把鹿丸摁在了自己旁边,转手做起了游戏介绍。

“今天我们玩的是狼人杀,这里加上我有九个人,人数不太多,所以我们玩简单一点的版本,只有狼人、女巫、预言家和村民。啊忘记问了,鸣人你会玩狼人杀吗?”

“会。”鸣人赞钉截铁地说,“杀色狼我超擅长。”

众人一阵哀嚎,鸣人不明所以。井野尝试性地解释了几句,将他说的越来越晕,倒是佐井提议,不管三七是什么日子,总之先来一局边玩边学呗。于是先行试玩一局,自然是井野做法官,这里除了误入的鸣人和鹿丸都是老手,众人接过分发的纸牌,几乎是立即都进入了状态。

鸣人拿到纸牌,十分大咧咧地举起来看,只见上面写着“狼人”,鸣人直觉自己这可能不是一张好牌,于是他赶紧将牌藏又贴到了手心里。

井野:"游戏正式开始,好了,天黑请闭眼 。”

我操我是只狼!鸣人内心疯狂地挣扎,我特么是只狼!我这辈子最讨厌色狼了,我果然还是应该早点自尽?!

井野:”狼人请睁眼。“

鸣人睁开眼了,他第一反应就是转身看自己身边的佐助,佐助闭着眼睛,眼毛在灯光下留下一个漂亮的阴影,鸣人有点说不出的失望,大约在可惜这只真色狼居然没有当上狼。

井野:”某只狼请注视前方,谢谢。“

鸣人一愣,转过头发现一群闭着的人中间,有两双眼睛注视着他。

是雏田和志乃。

我靠,鸣人捂住嘴巴,志乃居然把墨镜摘下来了!他眼睛居然一点也不小?!大约这个事实太过震惊,他都没有注意雏田望向他的那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

井野:”狼人请选择今天要杀的人。“

志乃翻了个白眼,手指直直地指向鸣人。鸣人满脸不可思议,我们不是一伙的吗?为什么要杀我?等等!

井野:“狼人请确认到底要杀谁。”

志乃十分想干掉鸣人,井野能够理解他:干掉鸣人后他们还有胜算,留着鸣人简直必死无疑。然而另一只狼雏田也不同意杀鸣人这个好主意。二比一,于是志乃只能妥协,跟着鸣人将佐助杀了。鸣人大仇得报,对对面的雏田比了个ok,志乃心灰意冷,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了。

井野:”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女巫,今天这个人被杀了,你要救吗?”

鸣人祈祷着:别救别救别救……

井野:”女巫你还有一瓶毒药,要使用吗……好的,预言家请睁眼,请验人………伙伴们天亮了,请睁眼。“


鸣人睁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以他现在的眼光看来,整个房间里所有人都变了,他们不再是同学,而是敌人!虽然是人类,却比狼更可怕一万倍。没错,鸣人脑海中的故事是这样的:曾经人类与狼和平共处,互不侵犯,但人类越来越过分,他们侵犯狼的地盘,甚至杀死年幼的小狼——

”昨天晚上死的是鸣人。“井野道,”请给死者说一句话的机会。“

“?!”鸣人一下子跳了起来,几乎是用吼的,“搞什么呀!怎么可能我死了呢?”

他将视线转到身边的佐助身上,这位优等生正盯着他浴衣的下摆发呆。“等等!明明要杀的是这个家伙,不是我啊!井野你看错了啊!”

众人:“……”

如果说再给井野一次机会,她大概愿意和屋子里的七个人玩抽鬼牌游戏,也不想将走廊里的鸣人和鹿丸请进来。但人家是新手,新手总是有特权,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准备解释一下。

然而有人比她更快站了起来。

“鸣人不是狼!”雏田满含泪水地站起身,激动道:“他是只好人!”

众人:“……”

雏田好似也察觉了不对,连忙打补丁,“我是说,是说,是说他是一位好狼……”

已经结束了。

佐井出来打扫战场,鸣人是昨天晚上被女巫药死的——女巫智商非常正常,作为一只狼还东看西望,必然是新手鸣人无疑。然后雏田自己跳出来承认了同伙的身份,现在只剩下一只狼的话那就方便许多了。

“我是女巫。”佐井道,“昨夜佐助被杀死了,我救了他,然后毒死了鸣人。”

鸣人:“你个人渣啊!”

佐井朝着他笑笑,继续道:“现在只剩下一只狼,佐助和我都是好人,现在预言人可以跳了。”

小樱举手道:“我是预言人,我刚才验证了牙,他是一个好人,over。”

佐井:“还有对跳预言人的吗?”

没有人回答。

佐井:“那我们就确认这个预言人是真的了,所以剩下的只有鹿丸和——”

志乃道:“我就是狼,你们赢了。”随后他又冲鸣人无奈道:”你能不能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写在脸上啊!还有,不要一上来就杀佐助,你这样做太明显了!“

鸣人也没有想到第一夜过后一个村民都没有死,狼人军队就被全灭,他不由得气焰都低了,弱弱地说:“哪里明显……”

众人:哪里不明显?!

被所有人都瞪了,鸣人又坐回了小樱和佐助中间的位置。佐井看他十分好玩,于是问井野拿来法官牌,准备掌控一轮的游戏。

“刚才的只是试水,不算胜负。”佐井道,“相信鸣人也对这个游戏有点印象了,我们正式开始了哦。”

鸣人握紧了放在桌下的拳头。

游戏继续,开始第一轮正式游戏。

佐井开始发牌,鸣人对刚才自己害的狼人队全军覆没的事情心有余悸,他默默祈祷自己拿到一张好人牌,总之,不要杀人就好了,那个心理负担实在是太大了。

然而他翻过牌,整个人都要晕了,又是狼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鸣人在内心嘶吼,我只想做个好人啊!他紧张到全身都要抖起来了,然而他看到身边的佐助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指,捻开纸牌一看,又面无表情地放下了。

鸣人突然有了一股劲——怎么可以输?是狼怎么了?就算我是狼,我也要光明正大地干死佐助!

“好了。”佐井道,“天黑请闭眼。”

鸣人闭了几秒,都没有等佐井说狼人请睁眼,就睁大了眼睛直直地等待着他的队友。

数秒后,在他对面的志乃又摘掉了墨镜,看到鸣人后,鸣人感觉他整个肩膀都要垮了。

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鸣人在心里说,这一局沉着冷静的我要让你大吃一惊!

所以怎么不见另外一个?鸣人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他一转头,就看到佐助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看着他。

“……”

居然是一伙吗?

佐井依旧慢悠悠的,愉快道:“狼人请杀人。”

佐助和志乃完全没有考虑鸣人意见的意思,一上来先干死了鹿丸——鹿丸在刚才那局中表现平平,并不能看出他是否擅长玩这个游戏的样子。但真的等鹿丸热身完毕,估计他们就危险了。

“好的。”佐井接着道,”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预言人请睁眼……“

天亮了。

佐井:“鹿丸,昨夜你被杀死了,有遗言吗?”

女巫没有救吗?鸣人全身一动。

“啊,真麻烦。”鹿丸无奈道,“我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也太看得起我了吧,这谨慎的个性,倒有志乃的作风。”

志乃:“……”

佐井:“不急不急,大家一个个发言。”

这才是第一夜,可知的信息太少,大部分人都选择跳过,反倒是佐助,反倒是悠悠然地道:“吊车尾的,这一局……很安静。”

”谁安静了!“鸣人条件反射地回嘴:”你在暗示什么?“

佐助哼了一声。

鸣人有点搞不清楚,明明大家都是狼,为什么说这种话?这样大家不会怀疑我吗?这个家伙果然跟我不对啊。

”我再说一句遗言。“鹿丸道,”他们杀人很快,应该起码有两只常玩这个游戏的人。顺便如果有什么女巫还是预言者之类的,不要等太久哦。”

“你的遗言够多了,所以这局大家票选谁?”

没有人出票。

佐井又提醒了一遍:“这局不票吗?好的,天黑请闭眼。”

总算活过了第一天,鸣人想,接下来杀谁?如果他能知道哪个是女巫就好了,上一局女巫救了佐助,还把他毒死了,让他对这个角色有点阴影,总觉得先干死女巫,那么获胜的机率一定会大很多。

鸣人睁开眼,这一次是佐助指定了残杀对象:雏田。

人渣,连女孩子都杀。

鸣人一边唾弃,一边闭上了眼。

又是一大串台词,1分钟后他们睁开眼,这是一个平安夜。

既然没有人死,那就one by one地发言。

小樱是第一个说话的,铿锵有力:“我是预言家,我要竞争村长,请大家跟着我走。我先说一下,第一局我验证了井野……不要这么看着我这跟场外没有关系!可惜她……我是说她是个好人,第二局我验证了鸣人,他是狼。还有我建议女巫晚上请把鸣人药死,这样我们可以把白天的票留出来再干死一个”

鸣人:“村长是什么?刚才那局没有这个角色啊。”

小樱:“因为你们暴露的太快了……所以你承认自己是狼?”

鸣人塞住了三四秒,他都不知道现在自己该说什么,跳起来说我不是?是不是有点演技过剩?难道手指摸着下巴,一边高贵冷艳地看小樱一眼,一边狂霸酷帅拽地哼了一声让她意识到误会我了?

他正想着呢,身边的佐助突然哼了一声,鸣人转过头,看到他手指撑着下巴,正十分专注地看着他。

鸣人突然窘迫了三秒钟,随后站起来大喊:“我是无辜的!小樱你冤枉我!冤枉好人的你才是狼!大家不要信她!我才要竞争村长!!”

佐井道:“先冷静点,按顺序发言。”

小樱后面是雏田,雏田无理由地支持鸣人,牙稀里糊涂的跟了雏田一票,小樱简直被他们气炸了,还好排在后面的志乃和井野十分给力,支持了小樱。

2比2,轮到佐助了。

“先等等先等等。”佐井道,“我话说在前面,玩游戏是玩游戏,这局里面有很多人都把场外的感情带入进来了哦,不可以这样,要好好玩游戏才行呢。”

佐助收回留在鸣人身上的视线,看向小樱。

小樱被他专注的眼神看的有点脸红心跳,忍不住道:“佐助……”

佐助轻声道:“鸣人肯定是狼。”

得了心上人的同意,小樱简直要飞上天了,鸣人看看左边看看右边,恨不得拿一把50米大刀,在两人中间劈出一条5000米的鸿沟。

“——但你也是狼。”佐助接着说。

小樱:“……”

“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鸣人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而佐助依旧手肘撑着桌面,十分悠然地吹着牛皮:“我第一局验了雏田,好人。第二局验了你,小樱,你是狼。”

“……佐助你……”小樱道猛吸一口气,挣扎着说:“你说你是预言家,那你怎么不验证鸣人呢?反而来验证我?”

“鸣人还需要验证吗?他简直是裸奔。”佐助道,内心补了一句,还是白色的。

“那你为什么不在第一局就投票投死他?”

“因为你还没有出现啊。”佐助笑道,“果然被我稍微一提,同伙就出来丢车保帅了呢。”

“佐助,你……”

“不要再问与答啦。”佐井无奈道,“现在开始只需发言不可以问与答哦。”

佐助依旧保持原有的姿势,为这段发言做了总结:“我知道在坐的各位心情十分复杂,也不知道投谁的票,所以我建议大家票死百分之一百是狼的鸣人……至于晚上毒死谁,交给女巫决定吧。”

这确实是最安全的办法,鸣人全票通过。

“我还要最后讲一句。”小樱道,“我……”

“你的发言时间已经到了。”佐井说,“天黑请闭眼。”

鸣人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人都闭起了眼睛,数秒后,佐助和志乃睁开眼,两人一致将视线转到了雏田身上。

“确定了杀谁了吗?”

两人同时点头。

鸣人只觉得心惊胆战,恰好此时早就死掉的鹿丸准备偷偷摸摸去吸根烟,鸣人心慌意乱,跟了上去。

两人在走廊尽头开了一扇窗,窗外是一片幽静的小树林,里面有虫鸣。鸣人闻着身边鹿丸的烟味,突然叹了口气。

“叹气什么?“鹿丸道,“你们赢定了。”

鸣人回答:“也没有啊。万一女巫毒死了佐助,我们就只剩下志乃了啊,小樱又是预言家,我们说不定会输。”

“女巫不会毒死人。”

“为什么?”

鹿丸吐掉一口烟,用关怀单细胞生物的眼神看着他,“因为女巫是雏田。”

“为什么?!”

“……因为第一局她没有救我。”

“为什么?!!”

“你特么是复读机吗?”

“没有啊我语气有变啊!”

“……”鹿丸简直给他跪了。他猛地将一支烟吸掉了三分之一,烟灰十分没有公德心地敲在了窗外。

“……所以说。”鸣人突然道,“佐助也知道雏田是女巫吗?”

“嗯。”

窗外的星星十分的明亮,这个温泉酒店建在半山腰上,肉眼所及没有城市的灯光,连温度也比市区低好几度。鸣人望向天空,月光如此皎洁,将他不甚白皙的面庞也晒出了一点苍白。

“佐助他……原来很会骗人……以前我都不知道……我以为他只会冷冰冰的,态度恶劣,一天到晚叫我吊车尾,还以欺负我为乐……他这么聪明……而我却连他怎么猜出来的都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这辈子都不可能……”

鹿丸看着鸣人的侧颜,突然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志乃也猜到了好不好?我也猜到了好不好?能不能不要只关注佐助了?别说我爱罗了,我也想挂你电话好不好?!

鸣人突然抬起头,湛蓝色的瞳孔在黑夜中呈现讨人喜欢的深紫色,“所以,佐助这个家伙真的很讨人厌啊!”

等等?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两人在窗边吸完了一支烟,又回到房间。在进去前,鹿丸突然叫住了鸣人。

“你知道雏田为什么不救我吗?”鹿丸问。

“嗯?”

“因为她想留着能够救你,直到第二次她被杀死,才不得不使用了自救。”

“哇!等下我得谢谢她!”鸣人感叹道,“我们快进去吧!希望这次不要和佐助一队了烦死了。”

“……“

我已经努力了,鹿丸说,我救不了你了,你活该。

鸣人不明所以,推开了移门,两人一进去,发现人更多了,一数,多了天天、小李和宁次三个人,井野把所有关系好的同学都叫来了,除了在温泉火锅不可自拔的丁次。

“刚才你们赢了哦!”佐井道,“志乃留到了最后。”

“详细的你们之后谈好了!”井野忍不住插嘴,“人全部到齐了,热身也结束了,我们开始下一局吧,因为人数够了, 这一局加入新的角色:恋人。”

“游戏继续,天黑请闭眼。”

 

 

TBC



评论(37)
热度(355)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