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局两胜(中)

房间本来就不大,还来了三个人,更显得狭小。

鸣人还是挤在了小樱和佐助中间,佐助朝他一笑,鸣人怎么看怎么像嘲笑。

“你不是很能嘛!”鸣人有点不开心,挑衅道:“怎么也死掉了?”

佐助回答:“有些死亡带来收获,有些死亡毫无意义。”

鸣人:“……”

鸣人还想找点狠话出来找找场子,而那边佐井却先开口了。

“不要玩恋人啦……”佐井道,“太腥风血雨了,可以撕一个月,我们人数正好可以再加一个神牌,加个猎人或者守卫吧!”

井野当然有点小心思……只玩狼人杀也太糟蹋这样难得的合宿机会了,如果能接机和喜欢的男孩子凑成一族,人人恋狼狼恋或者是人狼恋都罗曼蒂克的要命。

然而佐助突然开口了:“还是先不加恋人吧,有些人还没有进入状态。”

鸣人条件反射地接到:“你说谁没有进入状态啊!”

佐助发话了,井野也消停了,大家商量了一下,这局加了个守卫进去。雏田连续两局干了傻事,对这个游戏有点心理阴影,主动跳出来做了法官的职位。

由于有新手在,井野重新结识了一下游戏规则。

现场一共12人,雏田是法官不算,还剩下11个,其中4狼3神4村民,屠城局,杀光对方才算赢。其中三神分别是女巫、预言家和守卫。守卫每天晚上可以保护一个人不死,但是不可以连续保护同一个人。如果守卫与女巫的解药放在同一个人身上,则默认守卫和解药双双抵消,失效。

雏田是新法官,井野还跟她再次强调了顺序:天黑后先是守卫守护,再是狼人杀人,再是预言家验人,最后是女巫上场……这顺序太烦人了,雏田从兜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来,一笔一笔地记下来。随后雏田发了牌,鸣人有点紧张,到现在为止一局试玩,一局正式,他都拿到了狼。当狼太累了,整个大脑都要不停地旋转,超级费查克拉的,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想做一个好人

好人好人好人好人……鸣人紧张地翻过牌——

女巫。

“!!”

鸣人捂住了嘴巴,简直要在地上滚一圈了!好人!!好人!他是个好人!!再也不要心惊胆战了,再也不要罪恶滔天啦!

“噗。”

在他身边的佐助突然笑了,鸣人连忙将脸耸拉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佐助。

“干嘛?”

“好。”

“????”

鸣人不明所以,倒是他对面的宁次压好自己的牌,先说话了。

“还没有开始,我先强调下,玩游戏就好好玩,我不喜欢不守规矩的人,轮到谁发言就谁发言,轮不到就不要插嘴。天一亮竞选村长,投票时村长算2票,结局留一狼一神算和局,留一狼一民算民输,不要聊太多场外,可以接受吧?”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佐井笑眯眯地看着宁次,遥遥给他了个飞吻。

对哦,还有竞选村长,鸣人想,我这次是个好人,我要竞选村长,带领众人走向胜利!

“天、天黑请闭眼。”雏田道,“游戏开始咯。”

天黑请闭眼。

鸣人闭上了眼睛,听着雏田在那边报,“守卫请睁眼……守卫选择今天要守护的对象……守卫请闭眼……狼人请杀人……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选择要验证的人……预言家请闭眼……”

前两句都是玩狼人,这个睁眼闭眼的过程对于鸣人来说短的很,似乎还没有决定杀谁就要闭眼了。但是做好人就不一样了,闭着眼睛,鸣人好像听到了衣袖挥舞时的声音,站着的雏田不停地转换说话的方向,仿佛在场的狼不是四只,而是七匹狼。

“女巫请睁眼。”

总算轮到他了。鸣人睁开眼睛,雏田温柔地看着他,问道:“今天晚上死去的是……你要使用解药吗?”

鸣人定睛一看,是小李。

小李大摇大摆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浓黑的眉毛皱起,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鸣人纠结了一下,他第一次玩好人,还是稳妥些,于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要使用毒药吗?”

鸣人又摇头。

“女巫请闭眼,天亮了。”

 

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因为没有救小李,鸣人有点心虚,他最后一个睁开眼,所有人都在东看西看,鸣人混在里面,只觉得杀气从四面八方来。

实在不行毒死佐助吧……鸣人想,起码不能让他再赢了。

“我们先来竞争村长,现在开始。”

志乃、宁次、鸣人、小樱、鹿丸全部举起了手。

鸣人很吃惊——鹿丸这家伙懒成这样居然愿意竞选村长?鹿丸也很吃惊——鸣人这家伙笨成这样居然敢竞选村长?两人互看了一眼,互相觉得对方吃错药了。

按照顺序,志乃先说话:“我是预言家,上一局我验的是鸣人,好人。为什么我要验鸣人——这家伙手气出了名的好,连摸三局狼不是小概率事件,但我现在给他发金水,大家跟着我,这局很快就结束了。”

接着是宁次:“我是一张神牌,但不是预言家,没有想到第一个上来就有人跳预言家……如果没有人对跳,请把村长的位子给我,谢谢。”

轮道鸣人了,他之前信誓旦旦,觉得要带领村民走向胜利,真的轮到他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我……是个好人。”他苍白地说,“选我没错的。”

众人:……

“志乃也验证我是好人了,总之……嗯……”鸣人想了个口号:“漩涡漩涡,选我选我!”

众人:……

小樱:“鸣人你这么快就吃下宁次给你发的金水了吗?现在场上是这样的,假设志乃是真预言家,那么鸣人也是好人。假设志乃骗人,鸣人也是狼。我先退水,看你们之后的表现。”

轮到最后一个鹿丸了,鹿丸正托着腮,在一边很是无聊地看着众人。

“好了?”鹿丸问小樱,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很是勉强地抬起了身子。

“志乃说自己是预言家我是不信的。”鹿丸说:“因为我才是预言家。”

“!”

鹿丸皱着眉头,很是不情愿地说:“如果不是拿了这么烦人的牌,我也不会要出头做这个村长……更不巧的是我昨天晚上也验的是鸣人,鸣人手气太好,连摸五局狼人我都信……”

信你个头啊!鸣人在内心喊,你这个白痴!看看清楚,我是好人啊!

鹿丸瞄了他一眼,继续道:“但是他居然是个好人……那啥,我反正已经声明过我是预言家了哈,好人万一输了也不要怪我……还有狼人们请尽快杀掉我,我正好烟抽完了可以再去买一包……对了最后一句,万一我被杀守卫不要保我放我飞谢谢。”

雏田:“竞选人发言完毕,请剩下的人选择村长。”

第一夜就两个预言家对跳,验的还是同一个人,并同时给这个人发了金水。那没有什么好纠结的,鸣人全票通过,成为村长。

鸣人:“????”能不能不要这么随意??我这个智商真的能做村长吗?

雏田:“昨夜小李被杀了,小李先说遗言,然后从鸣人的左边开始讨论。”

大家挨个发表意见,这才第一局,没有什么太多可以说的。小李一脸懵逼,让鸣人给他报仇,而支持鹿丸和支持志乃的人对半开,全是抠字眼,支持志乃的说鹿丸验鸣人的理由太不靠谱,毕竟以鹿丸和鸣人的关系光看表情就能看出鸣人拿了什么牌;而支持鹿丸的则纷纷表示,你们不懂鹿丸的脾气,想早点被干死出去吸烟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鸣人听谁都像是真的,最可怕的是,这里居然有四个是骗子,说的全是谎话,那演技该是有多好?

天天:“现在无法决定哪个预言家是真的,不如都留着再看一局,毕竟预言家的角色太重要了。我倒是觉得宁次不太对……他一拿到牌看完直接提了要遵守秩序,不可以插话,好像就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有点可疑。”

宁次:“……”

鸣人又看向宁次,宁次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他已经说过话了,不可以插嘴对话的要求还是自己提的,只能吃下这个恶果。

排在鸣人右边的是佐助,也是这轮讲话的最后一个。佐助勾起一边的嘴角,只说了一句话。

“第一局踩自跳的神牌,连自我介绍都忘了,屁股太歪了天天。”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看向天天的眼神都不对了:宁次刚才表明过自己是一张神牌——先不管他是不是神牌,但是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贸然踩一张神牌,确实太像狼发言了。

最后村长鸣人总结发言。他有点水——鹿丸和志乃,到底哪个是真的预言家??

许久后,他才小心翼翼地说:“那啥……预言家真的太难辨认了……天天没有说自己是神牌,估计是个平民……那我们先投天天吧?大不了损失一个平民。”

天天翻了个白眼,然而这个逻辑是正常的,最后除了佐井投了志乃,井野和小樱互投以外,所有人都投了天天。

“……我真的醉了。”天天无语道,“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啊!说实话也犯法吗?雏田你说句公道话,你哥一向少说一句是一句,突然这么多话真的很可疑啊,还有我确实是平民……算了算了不说了,我等着看你们后悔。”

遗言结束。直接进入第二局。

“天黑请闭眼——守卫请睁眼……守卫选择今天要守护的对象……守卫请闭眼……狼人请杀人……狼人请闭眼……预言家请睁眼……预言家请选择要验证的人……预言家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鸣人睁开眼,雏田指了指歪在一边的鹿丸。

鹿丸死了。

狼人杀预言家,为什么守卫没有守?鸣人一想,坏菜,刚才没有说如果自己死了村长的位子让给谁,估计守卫今天晚上守的是他。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鹿丸自刀?

鸣人看着鹿丸,试图从这个好友身上掏出蛛丝马迹来,随后他看到鹿丸的手指不自觉地敲打着桌面——这是一个烟枪想吸烟时最明显的一个症状。

鸣人有点想法了,他对雏田点了点头。

“天亮了。”雏田道,“请睁眼。”

“昨夜是个平安夜,没有人死去。”

这一局依旧从鸣人左边开始说,鸣人仔细听着,重点听两个预言家的发言,还有刚被天天踩的宁次。

志乃:“我是预言家,对跳的鹿丸一定是狼人。昨夜我验了宁次,好人。昨天是平安夜,平安夜有两个可能,一是守卫守成功了,二是女巫用了解药。宁次说是是神,我信了,如果今夜村长死了,请把村长的位置留给宁次。”

宁次:“……我本来觉得鹿丸是狼人,听了你这话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志乃:“……”

宁次:“天天一定是狼人,她的发言太鱼了,很明显……所以她踩的我一定是好人,所以志乃还要浪费一张票来验我实在是逻辑不对,我不要这金水,我反查杀志乃。”

志乃一副吃了屎的表情。鸣人有点搞不清楚是他演技太好还是真情流露——因为大部分时间志乃都是一副不太开心的表情。

鹿丸:“轮到我了?好的,我猜刚才那局死的是我,理由很简单:志乃是狼、鸣人和我,只要有大猩猩以上智商的人都会选择杀我。还有宁次,感谢你投我一票,但是‘因为她踩我所以我是好人’,这个逻辑太蠢了,也有可能是你的队友太蠢了,为了不共沉沦,你们只好内讧;此外,刚才那一局我验的是佐助,佐助是好人;最后,这次保人的机会不要浪费给我,请保鸣人。”

局面陷入了尴尬。

鸣人理了一下思路,志乃保了宁次,宁次说志乃是狼,鹿丸保了佐助,等等,鹿丸为什么要保佐助?

鹿丸:“看你这副蠢样一定要问我为什么验佐助,这不废话吗,今天投死志乃,接着投宁次,他们两中肯定有一匹狼,剩下的人当中没几个是大猩猩以上智商了我选择余地不多啊。”

鹿丸不出意料地收到了大部分人的中指。

而鸣人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这一局跟我走。”鸣人坚决地说,“我是一个强神,我相信鹿丸,他比我们都聪明,这一局应该会提前结束,先票死志乃吧。”

鸣人坚决的样子很能唬人,出了佐井投了鹿丸,鹿丸弃票外,其他票全归志乃。

志乃:“鹿丸是狼,宁次是狼,天天是狼,三匹狼了。佐助估计不是,鹿丸不会保这么多狼,太明显了……也不一定,鹿丸是外星人……算了,你们随意,我去买杯可乐。”

志乃走了,游戏继续。

 

雏田依旧报流程。这一晚死的是鹿丸,但鸣人已经没有解药了,他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毒死宁次……想想算了, 已经有两匹狼走了,局面对好人有利,再看一局。

“天亮请睁眼。”雏田道,“这局是平安夜,没有人死去。已经连续两局从鸣人左边开始了,这局起从鸣人右边开始发言。”

守卫居然守了鹿丸?鸣人和鹿丸都有点吃惊。

佐助第一个,他靠在椅子上,思索了几秒钟。

“我是女巫。”佐助直接道。

鸣人:“……”

佐助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依旧十分平稳地说:“已经连续两夜平安夜了,我的救人药水也用了——鹿丸你不用瞪我,我肯定保你,我不喜欢输的感觉,留着你还可以验个人。等下你报下谁是好人,如果你没有验到狼的话,我们先票狼,如果没有——那就票死佐井。”

佐井:“我可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雏田:“那个、那个好像不可以聊天……”

佐助:“听到没,不可以聊天。看你做法官就知道是老手了,居然话这么少,第一局天天像只胖头鱼一样,但你看你投票了谁,志乃;第二局又投了鹿丸,这种毫无意义的投法,你就算不是狼,也在搅局,好,我的发言结束了。”

排在佐助后面的小樱和自然也是支持佐助的,倒是鹿丸笑了:“佐助你这个家伙啊,智商果然还是比大猩猩高一点的,我昨天……”

“自爆。”佐井道,“雏田,进入黑夜。”

众人:“!”

“唉?”雏田惊讶道,“好?狼人自爆,直接进入黑夜。”

鸣人第一次看到有人自爆,太突然了,闭上眼睛的时候他还在想,佐井自爆了,他肯定在保护身后的狼,佐助和鹿丸是正确的……佐助为什么要自爆是女巫?难道他是为了保护我吗?还有剩下谁是狼?除了宁次还有点印象,其他几个划水划的都太厉害,鸣人都不知道要干谁。
第四夜的天亮了。

昨夜又是个平安夜,居然连续三夜都是平安夜!

连佐助都震惊了:“……狼和守卫心意相通吗?还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这局人狼恋了?这种智商除了鸣人只有牙能干得出来!”

鸣人&牙:“你说什么?!”

佐助无语道:“守卫不能连续守卫一个人,而狼人仇杀的目标只有我鹿丸,守卫明显在我和鹿丸中间不停跳,狼人就也在我和守卫中间不停跳,这不是傻是什么?盯着一个人杀,老早已经杀死了,居然换着杀,简直比你还傻。”

牙气地大吼:“你别乱说,我是守卫啊!我是正确流程,我肯定比鸣人聪明!”

雏田都来不及阻止牙了。还好鹿丸出来说了两句:“说你傻还真傻,居然现在跳守卫。鸣人,这局结束了陪我买烟去。”

“已经结束了吗?”

“还是不要、不要对话呢鸣人君?”

“结束了。昨夜我验的是小樱,好人。现在假设牙是狼,投票带走。假设他比我们想象的聪明一点点,算他守卫好了,那么场上只身下我,你,小樱,井野,宁次和佐助。佐助小樱是好人,女巫毒还没有用完,晚上随便带走一个,明天白天再带走一个。结束了。”鹿丸伸了个懒腰:“太蠢,太蠢。”

局势确实很明朗了,连自己守了谁都说不清楚的牙以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牙被全票带走,死时狂骂鹿丸的脑子比不上变质的狗粮。鹿丸再次刷新了对他的认知。鸣人晚上毒死了宁次,不为什么,鸣人总觉得不太适合对女生下手。

于是第五夜过后,死了两个人,宁次和鹿丸。

鹿丸:“哎哟,居然还有比牙更笨的人?”

牙:“你这个长绿毛的变质……”

雏田:“你已经不可以说话了啦牙……”

“总算死了,不过没事没事,一切在掌握之中。”鹿丸道,“必要的牺牲是必须的。还剩下鸣人、小樱,井野和佐助,其他三个我都发过金水,井野……装傻装得可以啊。”

“……”一直在划水的井野笑了:“鹿丸,果然,我墙都不服,只服你。”

鹿丸呵了一声。

“我是好人,只是普通村民而已,之前我一直非常非常信任鹿丸,但没有想到一个新人居然可以玩到这一步。”井野怒极反笑,道:“鸣人!志乃才是真的预言家,我们干死了真的,留下了这个假的,他发的金水里面掺假!对!小樱才是狼!隐狼!!”

小樱:“你这个时候还踩我啊!别装了!乖乖认输吧!”

井野:“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不对了,人家在投假预言家,你居然在投我,你这个坏女人!”

小樱:“哈,说的好像你没有投我一样,当初你也投我了吧!”
……

雏田想出面阻拦,佐井拦住了她。

“嘘。”佐井道,“这只是她们感情加深的方式而已。”

“但是但是……”雏田犹豫了。

井野反咬小樱的理由实在是太靠不住了,简直就是在泄愤,两人吵翻了天,一群人去劝。鸣人反倒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这个游戏总算结束了。

“我做的还不错吧。”鸣人忍不住跟旁边的佐助邀功,“赢了呢。”

“嗯赢了。”佐助笑道,“做的不错。”

鸣人有点得意,他摁住了翘起的尾巴,谦虚道:“你干的也不错。”

佐助哼了一声。鸣人简直要得意忘形了,佐助突然伸出了手,在桌子下面牵住了他的手。

“院子里的星光……”佐助说,“等下游戏结束,能陪我去走走吗?”

鸣人的脑子轰地一声爆炸了。

搞什么啊!!什么星光,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你你你……不要得意忘形啊!”鸣人色厉内荏道,“我我我……”

“好了好了,游戏还没有结束。”雏田总算安慰好了两个女人,叹了口气道,“天黑请闭眼。”

没有结束?

没有结束!

鸣人一愣,而佐助也抬起头,朝他十分英俊地笑了一笑。

鸣人瞬间如坠冰窟。
第六夜,
鸣人死亡。
游戏结束,他输了。

 

 

TBC

#这局女巫视角,鸣人carry全场23333

#感谢高玩v桑宝宝捉虫

#猜角色了猜角色了,前三名猜对有奖,我来寄哈哈


评论(33)
热度(284)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