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子】An old tale

天啊好感动!!谢谢鸟总!!玩游戏到连lft都好久没上我简直就是败类啊5555我不可以沉迷了!!
爱鸟总!!一辈子!!

树声羽鸟-专业撒糖三十年:

 


 


*祝 @wingsama 翅总生日快乐!!!!!


*顺完成了 @Clandy  的点文,佐鸣子的奇幻童话故事改编,美女与野兽paro


*BGM:《Beauty and the Beast》


*顶级鸣吹/翅吹(1/1)


 




 


 


-01-


 


明明是六月正中,当冒险者深入这座森林之后,竟然感受到了寒冬腊月时才会有的酷寒。好在冒险者准备充足,早就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包裹里除了旅行必备的清水和干粮,也有简单的四季衣物。


冒险者将斗篷佩戴好,继续往森林中深入,天空中开始落下洁白的雪花,不一会儿就落满了冒险者的头顶。


但是目标已经很近了。


她扒开挡在眼前的树枝,巍峨的城堡占据了她湛蓝色的双眼,虽然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城堡已经破败不堪,然而那份沧桑感仍旧让它显得格外威严。


“真厉害啊……”


年轻的冒险者为了看得更清楚而拉下斗篷,露出了一张十分漂亮的脸:金色的长发为了行动方便而被她盘在脑后;尚带着点婴儿肥的脸上有猫须形的胎记,却无损她的美丽,反而衬得她像猫一样可爱;蓝色的双眼上是卷而翘的睫毛,雪花甚至能平稳地落在上面;玫瑰色的嘴唇弯出了漂亮的弧度,让她的面庞更显得活力娇俏。


依着古老的绘卷而来,历经长途跋涉、终于发现了自己梦想中的城堡的冒险者,十分兴奋地跑向了城堡所在。她快步迈上台阶,不去思考可能会在积雪上打滑摔跤的风险,只求能够更快地推开那道尘封了历史的大门。


出乎意料的,看起来年久失修的金属制大门竟然打开地非常容易,但是粗神经的冒险者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异常,而是十分兴奋地东张西望,观察着城堡内与众不同的一切。


她与其他姑娘不同的小麦色手指拂过黄铜烛台、掠过古董时钟、敲了敲陶瓷制的茶壶跟茶杯,还有黄梨木的长桌与靠背椅。


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好奇不已,她取出小心翼翼地放在背包的卷轴,在长桌上摊开:


“在遥远的森林中,有一座矗立已久的古老城堡,它被冰雪覆盖,可却仍旧高大威严……”


一切的景象都跟卷轴中的描述相同,让冒险者的心激动地砰砰直跳。


“这里就是我要寻找的古老遗迹!这里一定有关于恶魔的记载!”


欢呼地跑向塔楼的冒险者并未注意,之前被她碰触过的东西们,都悄悄地挪了挪位置。


 


 


-02-


 


直至被锁进房间,鸣子都还有点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年轻人总是喜欢冒险的,就算是小姑娘也是如此,自从在纲手奶奶的藏书库里发现了记载着神秘之地的古老卷轴,鸣子就一刻也没有歇下出来冒险的念头。


趁着村里即将迎来夏季庆典、作为村长的纲手必须忙着处理村子里的相关事务的时机,鸣子收拾好了相关装备,按照卷轴上所标注的地点西行而来。她本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毕竟国土面积那么大,森林那么多,但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上天在眷顾她,仅仅走了三天,她就找到了卷轴中记载的地方。


可是除了景物,这里完全跟卷轴中说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区别于现世的存在、到处充满魔法阵、里面都是红着双眼会令人迷惑的魔鬼呢!


虽然烛台会说话,时钟会吓人,尖叫着的衣柜还用绸带捆住她拖着走、直接就把她锁进了空房间这些事也足够奇幻的了,可是她想找到恶魔啊!她想要找到无所不能的恶魔啊!


坐在地上的鸣子还有些头晕,脑海中仍旧充斥着衣柜小姐“你怎么可以到这里来!!”的尖叫余音,缓了好一会儿才从那种晕眩感中走出来。


她环视四周,布满了灰尘的房间中设施齐全,于是一向胆大包天的漩涡鸣子小姐准备自救。


窗帘布、床单、被罩、床幔,所有的布料都被有效地利用起来,连成了长长的一条绳。鸣子将绳子的一头绑在看起来就很沉重的雕花大床上,一头从唯一的出口窗户中丢了下去,她非常庆幸自己为了活动方便而穿了男装,这样即使要在墙壁上攀爬,形象也不会太过难看。


绑了好几道的绳索非常结实,确认了长度之后,鸣子开始顺着绳索向下滑动,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直到她到了一个窗口。


 


 


-03-


 


宇智波佐助,性别男,男人的年龄也不可以随便问,城堡的主人,唯一以生物形态居住在城堡中的存在。


现在正面临着一个世纪难题。


今天他也努力地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力充实自己,坐在窗前阅读魔法书籍,以求尽快找到方法解除老师留在自己身上的诅咒。然而午后的阳光还未散去,就有更为明亮的存在敲响了他的玻璃,他诧异抬头,窗户外是有一双闪闪发亮的蓝色双眼的人类,正冲着他兴奋的挥手。


……现在的人类都这么大胆了吗?


常年缺少社交,完全不知所措的佐助按照人类的要求打开了窗户,然后就被有着阳光一般的金发的人类给扑了个正着。人类的头发早就在剧烈活动中散乱开来,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开,还有胸前明显的凸起,让人类即使穿着男装,也能够看出女性的柔美,而漂亮的人类女性这样问道:


“请问您就是魔神巴尔吗!恶魔大人!”


受了诅咒、浑身裹满毛发、体态是野兽、有着恶魔一样的犄角的宇智波佐助,无言以对。


 


 


-04-


 


这是宇智波城堡被封闭之后,第一次招待客人。


一个奇怪的女孩。


城堡里所有有自我意识的存在都如此想着。


不惧怕野兽一样的佐助,甚至还异常欢喜,面对城堡里的各种异常,一点疑问也没有,全部都用“这就是魔王统治下的城堡啊!”的理由照单全收。


就连衣柜小姐接连不断的“我不是已经把这个臭丫头关起来了吗!!这个臭丫头怎么可以接近佐助大人!!”的尖叫,都被这个胆大的小姑娘给屏蔽掉抛诸脑后。


餐点被烛台摆放在长桌的两端,鸣子目测了一下两人之间超过五米的距离,直接端着餐盘跑到了佐助的身边坐下。


“魔王大人!你准备什么时候把我变成邪恶的女巫啊!我还是处女,鲜血很美味的哦!”


哪个女孩子会这么说自己啊!


佐助刚喂进嘴里汤立马呛进了气管,令他咳嗽不止。他实在无法解读面前这个女孩的心思,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从对方的口中吐露了出来,让真正接触了魔法侧的佐助都觉得叹为观止。


但这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遇见活的人类,就算再不可理喻,他还是想要和对方交流一番。


“你为什么想要成为女巫?”


即使变为了野兽,出身良好的佐助进食的姿态仍旧十分优雅,他硬生生地等到进食完毕擦完嘴之后才询问鸣子这个问题。而在一旁等待到坐立不安的鸣子在耐性告罄前终于得来了回复,她的双眼中全是憧憬的星光,即使说出来的是在佐助眼里都算得上异想天开的话,充满期待的样子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因为女巫会所有的魔法,可以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抱着这样念头的鸣子,即使听到佐助说自己也只是受了诅咒的可怜人,得知了城堡异常的她也不打算离开。


“既然是女巫对你下了诅咒,在你彻底变成野兽的那一刻,女巫一定会来的吧!那么我等在这里的话,就可以看到她了!那我就找她拜师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总之,美女与野兽开始了和谐的同居生活。


——才怪。


 


 


-EP1-


 


“为啥要允许那个臭丫头住进来啊!”


“不要这么生气嘛香磷,说不定这个小姑娘就是解除大蛇丸大人的诅咒的关键哦。”


“明明我对佐助大人就是真爱,为什么还会中这种诅咒啊!”


傻孩子,因为佐助不爱你啊。


烛台水月对着衣柜香磷露出了关爱傻孢子的慈爱眼神。


 


 


-05-


 


因为受到诅咒的缘故,城堡常年被冰雪笼罩,天气也大多是阴雨天,连太阳都很少见。


但这并不能阻止心大到几乎能包含整个宇宙的鸣子小姐的冒险事业。


宇智波家的城堡占地面积巨大,光是塔楼就有东西两座,更别说为了将主人、客人与仆人的居住以及生活、工作场所区分开而建造的各种高楼,将这座城堡逛完,就花了鸣子三四天的时间。


“这里真厉害啊!”


对未知缺少恐惧心的鸣子如此感慨。因为不再需要赶路,她换回了女装——其实要不是因为裙摆在山林间行走时太过碍事,她反而觉得可以尽情大跨步的裙子更便于行动——安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终于让在这几天内见识到鸣子强大破坏力的佐助意识到,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女孩子,还是个罕见的美女。


不管是金发还是碧蓝色的双眼,都非常符合时下人的审美,猫须型的胎记并未让她显得奇怪,反而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破坏力,毕竟猫咪总是喜欢在各种物体上磨爪子,尽管佐助觉得,鸣子更像是犬派,还是咬定了一个目标就绝对不会松口的那种死心眼款。


“佐助!我可以摸摸你的角吗?”


啊啊,又来了。


自从得知了佐助是受到诅咒才变成这样之后,“魔王大人”的称呼就被鸣子选择性遗忘,成天“佐助”、“佐助”的喊着。自我空间被强势侵占的佐助烦不胜烦,但他发现,不管自己藏在城堡的哪一处,都会被这个家伙给找到,然后被缠着问一些稀奇八怪的问题。他也想过借由魔法躲到其他的地方,但不管被谁看见这幅姿态都将产生大麻烦,他只好学着应对鸣子的各种骚扰,时间一长,他竟然开始习惯了这么一个吵闹的存在。


……习惯真可怕。


为了不让要求得不到满足的鸣子去干一些威胁城堡的事情,顺从地弯下身子方便鸣子摸角的佐助还是忍不住思考。


为什么鸣子对城堡中的密道这么熟悉?


默默做着神助攻的水月比了个剪刀手,深藏功与名。


 


 


-06-


 


其实佐助也曾想过要和鸣子好好聊聊。


关于外面的世界变得如何、有没有什么大事,还有关于鸣子自己的事情,他拐弯抹角地询问鸣子的喜好,想着对方既然翻找到了记载着奇妙事情的卷轴,一定对古籍非常感兴趣,还专门带她去了最令他自豪的馆藏丰富的图书馆,然后就得到了鸣子“佐助你竟然看得懂这么多天书真厉害啊!”的回应。


……曾经觉得鸣子一定是个了不起的考古学家的佐助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傻。


然后他就放弃了,鸣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现在他的目标就是,继续研究魔法,然后成功破解大蛇丸的诅咒。他感觉到距离那道禁制已经很近了,只要再努一把力,他就可以冲破这层枷锁。


然而鸣子并不想让他安生。


很难相信,这么一个敢于独自出行、深入森林,甚至敢于直接跟野兽对话的家伙,竟然会害怕打雷。当佐助的房门被敲响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是鸣子最新的恶作剧,但是看着门外抱着枕头瑟瑟发抖全然不似伪装的姑娘,佐助还是一时心软让她进了门。


然后他就后悔了。


脚踏并不能睡人,也并没有多余的床褥可以打地铺,鸣子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和佐助同睡一床,并且极具行动力地钻进了佐助刚刚捂暖和的被窝。


佐助:……


并不打算直接睡在地上的佐助,只好在鸣子的诚挚邀请下,躺在了她的身边。身边躺着一个女孩子的事实,让佐助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他紧张地放轻了呼吸,想要数羊入睡,突然滚到他怀里的鸣子却打乱了他的节奏。


“啊,佐助身上的毛果然软软的。”


等等、等等!?


“还有香香的味道,真暖和啊,就像抱着赤丸睡觉一样。”


“……赤丸是谁?”


尽管第六感告诉自己还是不要问比较好,佐助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以及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点点酸意。


“是我的好朋友牙家的狗!很可爱哦!就是喜欢追着我跑!”


……唉,果然还是不该问的。


佐助根本不知道是鸣子根本就没有他其实是男性的自觉比较戳他心窝还是被跟狗比较更加可悲,不过他也回想起来,一直以来都围绕着自己打转的鸣子,再来到这座城堡之前,也是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的。


孤独地住在城堡里的野兽,内心忽然有一些苦涩。


 


 


-EP2-


 


“佐助大人,今天你是想穿这件蓝底镶金边的双排大衣呢,还是这件黑色绸缎长袍啊啊啊啊——!!!”


不同于少女心碎了一地的衣柜小姐,觉得诅咒解除指日可待的烛台先生看着睡成了一团的两个人,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07-


 


尽管相处的时间还算不上长,但佐助已经深知,鸣子是那种你不让我往哪里去、我就偏要去看看的固执性子,说可爱点叫调皮捣蛋,说直白点叫麻烦精。所以,佐助并未瞒着鸣子玫瑰的存在,毕竟除了作为标志性道具之外,佐助还要经常借由玫瑰的存活状态来检测自己身上诅咒的发展状态。


就目前来看,他发明的几个抑制魔咒还是挺有用的,玫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落下花瓣了。


“佐助,我爱你。”


在玫瑰前测试新魔法的第七天,坐在长椅上观察他施放魔法好借机偷师的鸣子小姐,突然扔出了炸弹,让佐助险些将手中的魔导书扔到地上。心中像是有一颗种子正在发芽,他不可置信地看向鸣子,发现后者已经露出了一副懊恼的表情。


“佐助你根本就没有变嘛!这个诅咒肯定是骗人的,佐助你其实根本就是真的魔王大人吧!明明还会魔法!”


“……真爱这种东西你以为随随便便一句告白就行了吗!白痴!”


啊!竟然被区区鸣子给动摇了,真是可恶!


果然,金发大胸美女是笨蛋就是个定理!


真爱论什么的根本就不能相信,还是自己破析诅咒比较实在!


 


 


-08-


 


在美女被困在野兽城堡半个月后,勇者姗姗来迟。


“哎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不介意让我暂住一晚吧?”


翻看着小黄书的面罩勇者如是宣告,根本没有在意主人的回答,就径直走向了餐桌,等待可爱的餐具侍者们为他端上城堡内的第三份料理。


“卡卡西老师!”鸣子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卡卡西没有回答,但后脚传来的狗叫声让鸣子瞬间反应过来:“啊!帕克!真厉害啊,这么久了还能顺着味道找过来。”


鸣子将藏在卡卡西身后的小狗抱了起来,捏起它的爪子冲佐助打了个招呼,佐助看着面前自说自话的两个家伙,心情十分复杂。


大蛇丸是把他变成了形容丑陋的野兽没错吧?为什么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害怕?


“鸣子,现在是用餐时间,把狗放下去重新洗手。”


女主角离场,野兽和勇者开始了对峙,勇者放下了手中的小黄书,弯起了仅留在外的一只眼:“安心啦,我只是收到委托来看看鸣子新的生活环境而已,明天就会离开了。”


……?


要是脑内剧场可以具象化,现在佐助头顶肯定浮着一朵被问号溢满的白云。


 


 


-09-


 


然后第二天勇者真的就依约离开了城堡,除了留给鸣子的一个小包裹还显示着曾经有另一个人来到了这里,佐助跟鸣子的生活就像是丝毫没有变化一样。


……或许也不是这样。


佐助明显地感觉到,最近鸣子发呆的时间好像增加了。


以往他练习魔法的时候,鸣子总是会围绕在他的身边问东问西还会跟着一起尝试,但是这两天却不是这样,虽然眼睛还是对着他,眼神却是放空的,完全不知道她的注意力究竟到了哪里。


“……你的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直觉鸣子的反常与那个叫卡卡西的家伙有关,在塔楼顶端找到了鸣子的佐助为她披上了一件厚斗篷,坐在了他的身边。感受到了热源的接近,鸣子又往佐助的怀里靠了靠,塔顶的风很大,但是有野兽的毛皮温暖她,她觉得好受了许多。


“卡卡西老师他啊……是一个喜欢看带颜色小说的颓废大叔。不过他虽然是这种形象,实际上可厉害了,他可是现在村子里最厉害的猎人,也是大家默认的下一代村长。”


“你们村子里的人对你一定很好吧。”所以鸣子才能像现在这样可爱到太过闹腾吧?


“嗯——大部分是这样啦,”鸣子笑了笑,伸出手去丈量苍穹之上星星间的距离,“村长纲手奶奶呀、老猎手自来也爷爷啊,还有卡卡西老师伊鲁卡老师他们都对我很好哦。我还有很多朋友,牙他们家的赤丸很可爱,鹿丸虽然总是嫌我麻烦、不过要是遇到问题还是会帮我解决,井野跟小樱老是喜欢追着我帮我打扮,我所有衣服都是她们帮我选的哦!”


哦,那她们起码眼光不错。


“那剩下的一部分呢?”


“当然是不喜欢我啦。”


鸣子说的很轻松,脸上甚至还带着笑容,佐助却觉得自己的心被撞了一下,产生了一种酸胀的疼痛。


“大概是因为我从出生起就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吧,有人说我是野孩子,也有人说我是带来不幸的存在,所以才会变成孤儿。其实都还好啦,毕竟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像卡卡西老师他们一样关心我的人嘛。”


鸣子的视线看了过来,湛蓝的双眼就像是现在的天幕,缀满了星辰,她对着佐助微微笑了一下,就像在说“没关系的”、“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可佐助竟然觉得更难过了。


“告诉佐助一个秘密哦,其实我想成为女巫,是因为我想看看我的父母长什么样子。不是说女巫是可以颠倒生死的存在吗?所以,只要我成为女巫的话,起码看一眼我的父母,应该还是能做到的吧?”


这话说得连鸣子都觉得有些不确定,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一点。


“可能就是因为知道这个不可能实现,所以卡卡西老师才没有劝我离开吧。因为他想让我自己发现,只有这样,我才会彻底放下这个念头。”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啊,因为自来也爷爷就是追寻女巫的一代勇者嘛,可是……可是……我也很想知道我的父母长什么样子啊……”


这是佐助第一次看见鸣子哭,不如说,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人哭。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汇聚,一眨眼就滚落下来,从点点滴滴汇聚成潺潺的小溪,像是永无止境。佐助小心翼翼地伸出手,野兽的爪子粗糙又锋利,他要十分克制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划伤鸣子的脸。


泪水是温热的,但鸣子的脸庞却是冰冷的,她不停地揉着眼睛,除了让眼眶更红之外,根本毫无用处。佐助将她按进自己的胸膛,以免她沾满泪水的脸被夜风吹得更加疼痛。


“鸣子,你想体会一下飞翔的感觉吗?”


 


 


-10-


 


飞翔是佐助曾经的研究中发现的一个十分鸡肋的魔法,因为在飞翔过程中甚至还不能使用其他魔法,除了可以让自己飞起来之外,真的什么用都没有。


不过,一个魔法既然会被发明出来,那证明它就绝对有存在的价值。


起码可以带人飞这一点,着实很棒。


佐助抱着鸣子,带她从塔楼上一跃而下,飞速下降了一段距离之后,魔法开始生效,他带着鸣子绕着城堡飞旋,鸣子的尖叫也变成了惊呼。她紧紧地抱着佐助的脖子,明明非常害怕自己会掉下去,嘴里却不停地要求佐助飞得更高一些、更高一些,要不是高空实在太冷,她甚至想要上天摘一片云朵。


从高空往下看,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她终于能看清了城堡的全貌,要比她刚到时从正面见到的更大。因为现在是夜晚的缘故,各个房间里都亮着灯,就像是地面上的星图。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不愉快都从鸣子的心中淡去了,她看到了广袤的天空与无垠的大地,世界明明那么大,她不应该将自己困住,而是应该学着去看到更多的东西。


魔法维持的时间不是很长,在失效之前,佐助带着鸣子回到了原先的塔楼。鸣子还在兴奋地描述着自己的所见,眼睛里闪着光,脸上的笑容比开在冰雪中的玫瑰花还要漂亮。


就在这时,佐助突然有了一股冲动,他低下头,吻上了鸣子的嘴唇,正如想象中的柔软,就像是清晨沾了第一滴露水的花瓣。


他想要留住鸣子的这个笑容,想让鸣子永远都能露出这么美丽的笑容。


 


 


-EP3-


 


“谢谢你,佐助!我开心多了!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哦,倒带。”


呵呵。


 


 


-11-


 


佐助变回来了。


也许是他研发的魔咒的作用,也许是因为昨夜真爱之吻的作用,总之,一觉醒来,佐助发现自己身上的野兽特征如数消失,而城堡也恢复了往日的活力,终于迎来了十多年来的第一个夏季。


“佐助!花园里的花都开啦!”


明明昨晚回房间的时候还脸红的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现在却又回复了活力,整个走廊里都是鸣子跑步的声音。


她推开门,脸上还带着惊喜的笑容,却在看清房间内的人后凝固了表情。鸣子瞪大了双眼,指着正在套衣服的家伙大喊:“你这家伙是谁!你把我帅气的佐助藏到哪里了!”


从小到大都被人夸奖外表以为鸣子看到他真容的第一眼也会惊叹的佐助:……


他怎么就忘记了鸣子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呢?


“漩涡鸣子小姐,宇智波佐助再次邀请您一同进入婚礼的殿堂。”


那就扔掉所有的套路,直接打直球吧。


 


 


-EP4-


 


“我帮你解决了你徒弟的婚姻大事,这回的酒钱应该你出吧!”


“呵,究竟是你孙女的心结先打开的还是我徒弟的诅咒先解开的还有待商榷吧?”


“哦吼,不见踪影的一代女巫与一代勇者原来在这家小酒肆里喝酒啊~”纲手笑眯眯地捏了捏拳头,“混蛋老头子们赶紧去给我筹备婚礼啊!”


 


 


-12-


 


美女与野兽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4)
热度(467)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