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神之子(中)


见习修士奈良鹿丸,19岁。
光明教会作为现今这片大陆上唯一主神健在的宗教组织,其职位划分也十分复杂。文职和武职中,武职自然就是各类圣骑士,而文职就多了,从光明学徒、见习修士、修士、神父、高级神父、区域主教……一直到至高无上的教皇大人。照鹿丸的话来说,就算从20岁起一年升一级,到升到教皇的时候,也已经变成老头子了。
所以他的人生终极目标是成为一名神父,被派到偏远的小镇,守着一间教堂,最好再娶个老婆,生个儿子。
“神父能生结婚吗?”鸣人忍不住问,“我记得我爷爷说——”
“所以要偏远小镇,偏远知不道不知道?!”鹿丸气踹嘘嘘地爬着山,怒道,“更何况光明教会里的人,老婆是没有,情妇多到……啊,我已经很累了,能不能不要再延伸话题了!”
鸣人连忙闭上了嘴。
19岁成为见习修士,对于一个光明力量低到完全测量不到的人来说简直是奇迹,但鹿丸虽然在对神的虔诚上一败涂地,但却拥有更多有趣的小手段。
比如魔法。
他拥有纯正的魔法师血统。
千年前,教会出生的神圣王率领军团斩首红龙,将大陆的控制权从魔法生物手中夺走,从此龙、精灵、魔兽等等魔法生物均被驱赶到西方,在地狱裂缝苟延残喘。而光明王取得了胜利,功勋降于彼身化作神格,从此成为第一个有明确记录的人神。
为了保卫人类而成为神明,这样的神一定会比其他的神,更能倾听人类的愿望吧。
正因为这样的原因,光明教会只用了短短的数百年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发展成了比王权还要尊贵的存在。而这样庞大的机构自然也挤压了其他组织的生存空间,在千年前曾经横跨大陆的魔法师协会,在200年前就彻底被逐出了圣域,到如今,居然只能靠给邮差加加疾风咒来谋生。
鹿丸的父母就是罕见的,还生活在圣域的魔法师。
鹿丸对于这一对倒霉夫妻的回忆十分模糊了,他只记得童年时,一直跟随父母在各个民宅的地下室辗转,他的父母致力于证明光明力只是万千魔法中十分平淡的一部分,但到底这个推论到底是不是真的,鹿丸是真的不清楚了。
他们很早就将鹿丸过继给了一位做神父的朋友。
“他是个伪君子。”鹿丸如此评价那个神父,“用道貌岸然的样子迷惑了我的父母,让他们以为他是个好人,实际上他有八个情妇,城中的税收被他扣了一半用来吃喝玩乐……”
鹿丸在教会过的并不好。

出身是被教会看不起的魔法师家庭,孤儿,连光明之力都接近于无。即使是神父的义子,日子也过的非常艰难。

“但你还是成为一个见习修士了!”鸣人趴在佐助的背上,真情实意地说:“没有光明之力还可以成为见习修士,你一定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

鹿丸跟在他两后面,喘着气摇摇手,示意自己现在实在累的讲不出话了。

三人刚刚翻过一座陡峭的山——为了防止圣骑士们的追杀,他们只能走最为陡峭的路,要攀爬过许多高山和悬崖,如果不是鹿丸给自己加了好几个疾速的魔法,一定老早被甩到很后面去了。

他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用早已经脏兮兮的白色袖子擦汗,一转头,看到龙将金发少年安置到树荫下,又给他喝水。

“……别老是打听我的事情。”他忍不住道,“你呢?”

“我?”鸣人将水囊还给佐助,他失血过多,虽然睡了一觉,但依旧十分虚弱。“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守林人……现在只想要回到镇子去接九喇嘛。”

“九喇嘛是谁?”

“我的狐狸。”

“狐狸!”鹿丸吼道,“你是白痴嘛!那里这么危险,你居然回去救一只狐狸?”

这下鹿丸看他的眼神简直称得上审视了。恰好此时佐助一口气将水囊里的水喝完,又走去远处的一颗有着巨大花囊的植物里接水,鹿丸趁机坐了过去,凑在鸣人耳边说话。

“老实讲,你是不是那个……”鹿丸说,“我曾经也听说过……”

鸣人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疑惑道:“哪个?”

“就是那个,喜欢和动物那个的……“话说到一半,佐助饶了一圈回来了,鹿丸马上停止了话题,严肃道,”那个镇子还有活尸,我这样的文职没有什么攻击方式,就不和你们一起去救小情人了。”

鸣人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鹿丸冲佐助伸出手,眼睛盯在他手上的水囊上,佐助看也不看他,将水囊别在了自己的腰间。鹿丸咬了咬牙,大约是不想与龙起冲突,最后咽下了这口气。

“贪婪的龙。”鹿丸轻声嘀咕,又提高声音道,“两位,山水终有重逢时,先行别过。”

“唉?”

鸣人和佐助站在一起,看这个萍水相逢的魔法师直接转头离开。鸣人对他很有好感,但他知道,此行凶险,他没有留下这个善良的人的理由。

“谢谢你!”鸣人冲他喊,“我叫漩涡鸣人,就住在死亡森林的西域,如果还能活着,那么请——”

话没有说完,已经走到山崖边上的鹿丸突然转了个圈儿,又走了回来。

“???”

“还是去救小狐狸吧。”鹿丸严肃道,“我虽然是个教会文职,但也是个魔法师,还是有点用处的。”

鸣人完全被他搞懵了,彻底被他的思路甩到十八条街外。佐助哼了一声,单手将他扶起来,和他走到悬崖边。

鸣人瞬间睁大了眼睛!

眼前展开的是一副前所未见的场景!眼前遮天蔽日的黑幕,宛若前所未有的暴风雨,朝着他们的方向扑来!鸣人的视力极好,他看到那黑幕之中纷纷扰扰,有数不清的黑色物体正在扭动,而它们所经之处,寸草不生,万物凋零,亡灵从地底爬起,在地上留下被诅咒的黑泥。

“亡灵前线。”鹿丸喃喃道,“永冬解封,亡灵重现,以太福音上写的,居然真的发生了。”


亡灵前线以碾压的方式,横扫这片大陆,战线之宽广,几乎横跨肉眼可见的所有范围,这样长的战线,如若是在战争中几乎不堪一击,但亡灵没有疼痛,不惧死亡,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吞噬所有途径活着的生物。

如果要往反方向走,势必要穿越亡灵前线。鹿丸自知自己那精神系文弱的小身板,还不够亡灵骑士一铁蹄的功夫,只能灰溜溜回来,寻找龙的庇护。
鹿丸劝他们:“这种战线推过去,只要是活的都会死,何况小镇还有活尸,我有个建议,我们可以直接转道,去奥海里,那边……”
佐助完全没有理他,转过头看鸣人。鸣人看着眼前的那一幕皱,眉头皱的紧紧的。
“九喇嘛很聪明。”鸣人说,“它一定还活着,等着我去找它。”
“它没那么容易死。”佐助说,“走吧。”
鹿丸抗议无效,佐助背着鸣人,义无返顾地下了山,鹿丸没有办法,只能跟在后面。
山脚下的情况远比众人想象的更加复杂。
所有活着的东西,大到熊,象,鹿,小到蛇,鸟,虫子……所有鸣人能想到的生物全都疯狂地奔跑,逃离身后的亡灵前线。然而活着的生物是会劳累的,亡灵并不会。鸣人隐约听到远方传来各种动物的哀鸣,以及亡灵咀嚼骨头时发出的难听声音。
“我需要魔力。”佐助说。
鸣人在他背上挣扎地下地,试图将绷带解开来,再给他一些血。
佐助握住他的手腕,垂下头,温柔地吻住了他。
鹿丸满脸嫌弃,翻着白眼转过身。片刻后他转过身偷看,发现两人还在接吻。
“可以了可以了。”鹿丸道,“这种事情等活着再庆功不好吗?我们说不定要死在这里啊!”
两人分开,鸣人擦去嘴边的口水,认真地说:“我们是在补充魔力。”
“骗谁,你又不是能量体,亲一口还能——”
鹿丸的话停下了。
佐助再次睁开眼睛,原本如黑夜一般的瞳孔瞬间转为红色,里面隐约可见针芒般的兽瞳。他深吸一口气,背后被包扎的绷带自动爆开,血液喷出,在他背后行成数米大的血翅!
就在此时,跑在前线的动物与他们相遇!所有的生物都畏惧龙的威压,犹如摩西分海,挤压着踩踏着拥挤着从数人身边路过。
鸣人和鹿丸自动走到佐助身后,与他一同面对即将来临的,宛若海啸一般的亡灵大军。
“魔法师!”佐助吼道,“为我增加风的魔法!”
“——好!”
那一刻,狂风时起,从众人的背后,吹向即将碾压来的亡灵,佐助的翅膀将身后之人围住,随后他独自面对眼前这死亡之军,悍然喷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两军接触!那一瞬间,绝望的黑暗笼罩了鸣人的世界。他感觉到鹿丸将脑袋埋在他背上,而他却无法闭上眼睛,透过佐助血色的翅膀缝隙,看到狂风席卷着火焰,灼烧着黑幕中的亡灵。那一刻无比的漫长,鸣人似乎能看到那些失去的灵魂露出黝黑的眼窝,对着活着的生命,发出不甘的怒吼!
“不行!”鹿丸喊道,“我的魔力不够了!”
紧接着,狂风瞬间停了下来。没有风的加持,狂躁的腐臭和绝望扑面而来,争先恐后地钻入鸣人每一片裸露在外的皮肤里。而没有狂风,火焰也瞬间变弱,灼烧的速度无法赶上亡灵大军攻击的速度,敌人的骨爪,甚至抓到了佐助的胸口!
鸣人别过头,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佐助。
如果我现在能做的,那一定是——

近10米厚的亡灵前线,总算放过了这块难啃的石头,前线被撕开了一个细不可闻的口子,再越过三人后,轰轰然再往前方去了。
三人都狼狈不已,倒在了已经一片焦黑的地上。
佐助率先站起来,将脱力晕过去的鸣人背起来,继续往前走。
“等等!”鹿丸爬起来,惊恐道,“我看到了!刚才他身上发——”
佐助转过身,他直面了亡灵的攻击,脸上全是流出的血。
鹿丸没有再说下去。

亡灵前线摧毁了所有活的生物,带来唯一的好处,就是走起来方便多了。
鹿丸已经抵达了疲惫的顶峰,他被掏空了魔法,只能捡了一块枯木,走走停停,勉强不掉队。
天黑前,三人总算抵达了小镇。
鸣人被喂了水,他全身虚弱的不行,但依旧坚持从佐助背上下来,自己去寻找九喇嘛。鹿丸远远跟在后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每一个都深不可测,无法估算。
小镇已经全被毁了。
亡灵大军移平了所有的建筑物,地上到处都是焦黑的土地和零落的石块。鸣人似乎知道九喇嘛在哪里,一直执着地往一个方向走去。
“从我出生起……就未和它分开这么久过”他轻声道,“它一直给我带来幸运,好像现在也是……我觉得我都力气了呢……”
他背后的两人都看到他身上再次发出隐约金光,鹿丸抿了抿嘴,这次没有讲话。
鸣人走走停停,身后的佐助都没有扶他的意思,当抵达小镇边缘时,鸣人几乎完全可以站直了。
佐助帮助他将地上的一大堆焦木掀开,露出了漆黑的地道,鹿丸左右环顾,发现这地方居然就是他们捕捉到这头龙的地方。他不由地猜想,莫非这只狐狸真的活着?既然龙能化身成人形,那说不定这只狐狸也是什么奇怪的魔法生物,比如化身成罩杯很大的妖艳美女之类的……
他还在想着呢,木板被掀开后,一只金黄滚圆的皮球就从里面窜了出来,直接扑倒了面前的鸣人,佐助连忙去扶,那只皮球看到佐助,瞬间忘记了鸣人,一边吠叫一边去咬他,佐助完全没有管它,随它咬着自己的胳膊,将鸣人扶了起来。

还真的是只狐狸?鹿丸震惊地想,它是怎么在亡灵大军中活下来的?

鸣人倒是没有想这么多,九喇嘛安然无恙,他心中最后一块石头也落地。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他们还活着,还在一起,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鸣人试图将九喇嘛从佐助的胳膊上撕下来,九喇嘛像只咬着骨头的狗,死活不松口,佐助一脸冷漠地和它瞪视,

仿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鹿丸还是觉得不对,只要是有生命的东西,就不可能逃过死亡诅咒的污染,何况还这样金黄滚圆,活蹦乱跳的。他将视线转移到狐狸跳出来的地下室入口,犹豫了片刻,走了下去。

整个地下室的天花板都被毁的破破烂烂的,昏暗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射进地下室,将里面杂乱的破烂照的隐约。在那些破破烂烂的木板和垃圾中,一个打开的木箱子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这是一个平常至极的箱子,用的材料是死亡森林常见的木头,外面箍了三圈已经生锈的铁圈,还扯着几根金黄色的狐狸毛,里面压着一张旧纸。

正因为太普通了才显得特别,在这个小镇所有可见的东西都被摧毁的时候,还能保留这样完整……

“啊!”身后传来鸣人的声音,“爷爷的箱子!”

鹿丸转头,鸣人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九喇嘛趴在他的脖子上,他有点艰难地顶着这个肥狐狸,挪到了鹿丸的身边。

“这是你爷爷的箱子?”鹿丸忍不住问:“你爷爷是做什么的?”

“当然也是守林人了……咦,这个箱子居然打开了?“

鸣人低下头,九喇嘛从他脖子上跳下来,蹲在箱子里,恰恰好好,鸣人把它前面的两只爪子提起来,又将它爪子下的旧纸拿出来。

“这是什么啊……看不懂。”

佐助和鹿丸都站在身边,看那张纸,这似乎是一封信,或者是其他的东西,绣着精美的百合花,看起来价值不菲。上面寥寥几笔写着一些花式的字体,在整张纸的下方,是一个十分好看的签名。

“这是一张邀请函。”鹿丸接过,皱着眉头去认上面的字,“是贵族字体……啊好花。”

他花了一会儿时间,才勉强读出来:“尊敬的老师,斗胆邀请您参与犬子11月10日满月的洗礼仪式,您大概已经听闻,教皇将亲自为他洗礼,如果您不想见他,我将在黄金之城为您单设宴席。 ”鹿丸又勉强辨认了两遍,将邀请函还给了鸣人:“抱歉,签名实在是看不出来。”

鸣人接过来,几乎是呆呆地看着摩擦着手里的纸。

“怎么了?”佐助问他。

“11月10日满月礼……”鸣人喃喃道,“我是10月10日生的……”

“所以……你是你爷爷亲生的吗?”

“我不知道……”鸣人无奈道,“我爷爷从来没有说过这个问题……但是他经常和我说,我和我的父母很像。”

“你的父母?”

“他告诉我,我出生后不久他们就死了。”

佐助哼了一声,大力揉了揉鸣人又乱又脏兮兮的金发,九喇嘛又很是不爽地叫起来,还试图去咬他的腿。

鹿丸蹲在箱子边,手指摩擦着箱子,许久才开口道:“鸣人,这是你爷爷亲手做的箱子吗?”

鸣人一愣,答道:“对……我爷爷做的,寄放在艾儿奶奶这里。”

“这个箱子……”鹿丸扣了扣箱子的盖子,箱子发出了很沉闷的回音,“这个箱子在能抵抗亡灵的诅咒,这说明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箱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炼金术的产物。”

鸣人茫然地看着他,道:“什么……”

“炼金术,魔法学科的一种。”鹿丸解释道:“就是通过改变材料的魔力回路达到改变它的性质……唉,我跟你解释这个干嘛……总之,鸣人,你听我说,不,我先组织一下语言。”

鸣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的心猛烈地跳了起来。

“首先,你一定和你爷爷没有血缘关系。”鹿丸道:“魔法和圣光相互排斥……你身上完全没有魔法波动,只有和圣光很类似的纯能量体,这说明你和你爷爷没有遗传的关系。“

”那么,我们假设这封邀请函是给到你爷爷的,其中这个生日与你同一天的孩子是你,这样事情就就比较明了了。一出生就带有光明能量,因而有资格得到教皇的洗礼……等等,不想与教皇见面的炼金术师……被教皇洗礼的孩子……百合花的邀请函……鸣人,你今年几岁了?!”

“……17岁。”

登时,鹿丸看鸣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佐助也忍不住道,“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快说!”

“17年前,炼金术大师自来也杀死了黄金之国的国王和王后,打伤了教皇,盗走了圣杯………”鹿丸缓缓道:“以及刚刚满月的王子。”



TBC






评论(34)
热度(287)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