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神之子(下)

壁炉的火烧的很旺。
这是一个华丽而昏暗的天花板,他的身下垫着厚重的毯子,有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身体。
“老师不会怪你的。”女人轻声说,“他生而拥有强大的神圣力量,本就不能研习魔法,也不算违背了你和他的约定。”
木头依旧在燃烧,发出轻微的爆裂声,他太困了,全身陷入一种无法言说的状态中,好似已经睡着了。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下午教皇的话让我很担忧……他是我唯一的孩子,我不可能将他送往教廷……”
“不会的。”女人说,“教皇还很年轻,再鸣人长大之前,他说不定会遇到更好的继承人,别担心,一切还有转机,我的王。”
那双一直抚摸着他的手从他身上离开了。他刚想不满地叫出来,壁炉里的木头突然发出了一个很响的烧爆声。

“你轻点!”佐助冷声道,“你吵醒他了。”
鹿丸一脸”这都能怪我?“的震惊表情,随后大约是又估量了一下彼此的战斗力,只能低下头将那一段空心的朽木从火堆里挑出来。
鸣人彻底醒了。
他靠在佐助的肩上,口水流了他半个肩膀,九喇嘛蹲在鹿丸边上,盯着看他烤棉棉树的树芯。
天已经完全黑了,附近根本没有遮蔽的场所,三人只能躲在地下室里,先勉强挨过这一夜。
“你继续说。”佐助道。
“要继续说吗?”鹿丸问鸣人,“刚才你都听得睡着了,对了,是不是做梦了?”
梦?
鸣人回想了片刻,似乎除了依稀记得一双柔软的手,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没有。”鸣人恳求道,“我会认真听的,请你继续讲。”

黄金之城,还有一个在大路上更为响亮的名字:圣域。
千年前,拥有光明之力的神圣之王天降神格,飞升为神。他的追随者成立了光明教会,而他的血缘们则依托他的威望,成为时代沿袭的黄金之城国王。
曾几何时,光明之力笼罩的土地,无一不是黄金之城的附庸。这个国土不大的国家,占据了大陆的中心,连同其上的光明教会,统治着整个大陆。
但随着时间越久,神圣王也似乎成为了虚构中的人物,而原本政教分离的黄金之城,也几经变革,此消彼长,圣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神圣王后裔的影响力则越来越小。
”从我记事开始,黄金之城就是在圣域的控制下了。“鹿丸一边烤火一边道,”神圣王的后裔无一例外是很强的圣体,体内流动着强烈的力量,嗯,就如我之前说的,光明之力……十分的排外,这就代表……他们其实在繁衍子嗣方面有点……艰难。“
鸣人似乎想起了梦中的片段,又似乎是自己想太多了。
“如果从正经的史书上去看,流传至今,上一任的神圣国王,也就是你的父亲,可能是唯一的直系后裔。”
鸣人的嘴唇动了一动,似乎想问什么。
“直说。”鹿丸说,”我已经叛教了,知无不言。“
“他是怎么样的人?”鸣人小心翼翼地问:“我是指………国王。”
鹿丸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鸣人会问这个问题。但仔细想来,又在情理之中。他思索了片刻,才回答鸣人。
“他死的太早了,甚至没有来得及建功立业,书上对他的记载也很少,但我想他一定是很好的人,因为我常听到老人对孩子的一句祝福语。“鹿丸温柔地说,”‘愿这孩子如同黄金国王一样,俊美而善良。’“
俊美而善良……鸣人将这句话默念了两遍,突然又抬起头来,期待地看着鹿丸。
鹿丸猜到他要说什么,笑道:“王后可要著名多了,她是伊顿公国大公的女儿,以美艳和火辣著称,传说她在一场宴会中认识了你的父亲,哭着喊着要嫁给他,伊顿大公惧怕女儿嫁过去后可能没有子嗣,她就连夜离家出走,独自去了黄金之城,害的大公只能追在后面补足了嫁妆,才不至于沦为大陆的笑柄。”
鸣人笑了出来。
他面前的火堆熊熊燃烧,他盯着这个火堆,似乎看到了一场华丽的宴会,无数公爵与小姐身着华衣,在舞池中翩翩起舞,一个俏皮的公主试图从这场社交中逃走,一个转身,撞到了身着金色骑士服的王子。
这是他能想象的,对于父母,最为浪漫的推测了。
夜已深,鹿丸靠着九喇嘛火热热的肚皮睡着了,鸣人与佐助躺在火堆的另一侧,大约是白天睡多了,他翻来覆去,一直都没有睡着。
大约是他的动静太大,原本背对他躺着的佐助转过头来,睁开黑色的眼睛,侧着身看他。
“抱歉。”鸣人的脸蛋红扑扑的,带着激动说:“我有些开心。”
佐助没有说话。
两人面对面躺着,鸣人看着对方乌黑的眼睛,还有脸上还隐约可见的血迹,听着火堆传来的声音,以及九喇嘛在梦中的呢喃,似乎冷静下来了。
“我爷爷很少跟我说父母的事情。”他道,“我一直在想他们是怎么样的人?我的爸爸是猎人吗?我的妈妈是不是糖果店老板的女儿……我小时好希望能出生在糖果店里,那就太好了。”
佐助依旧是面无表情。
鸣人大约也觉得自己说这些话很傻,他凑过去,将脑袋埋在对方的肩膀上,“你呢,佐助,你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人?”
“……”
鸣人说完这句话,并未期待得到对方的答复,然而对方却出乎意料地,回答了他。
“我不知道。”佐助道,“我记不得了。”
原本昏昏欲睡的鸣人惊讶地抬起头。
佐助翻过身,躺在地上,抬头看乌云密布的天空,鸣人靠在他肩上,暖洋洋的。
“龙之岛沉没后,他带着还是蛋的我离开,我的父母没有走,他们守着岛直到最后一刻。”佐助说,“这是我知道的他们唯一的信息。”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鸣人甚至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但是其实问不问也没有差别,因为他知道了,佐助和他一样,也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
“鸣人。”佐助道,“你会去伊顿公国吗?”
鸣人一愣,似乎不知道他这么说的理由。
“亡灵的诅咒将持续99天。”佐助道,“这期间,土地长不出植物,水源无法饮用,我们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只能离开。“
而伊顿公国或许是他母亲的故乡,他的外公可能还在那里。
“我不知道……”鸣人茫然地说,“我更想去黄金之城……我不相信爷爷……我是说,自来也……不还是爷爷,会杀掉我的父母,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鸣人似乎是想努力找下原因,但他从小智商缺缺,除了爷爷对他的爱,并不能找出其他有力的证词来,而爱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信你。”佐助却说。
“唉?”
”你被教的很好。“佐助一本正经道,“正直,善良,充满了勇气。”
鸣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一直不夸人的闷葫芦夸人,远比花言巧语更能打动人心,他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支支吾吾地都不敢看佐助,而佐助不明所以,还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
“那就去圣域。”
“……你会陪我去吗?”
“会。”佐助直截了当地说,“龙是最忠诚的生物,你救了我,我会满足你的愿望,但人的一生太短暂了,我可能只能陪你百年,无法达到永久。”
“那就在我死后吞下我的身体。”鸣人温柔地说,“那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
佐助点了点头。
两人互表了心意,又决定了未来的路,一时间脑袋清明,睡觉都更有力气了。而在火堆的那一边,鹿丸再也无法无法装睡,他被这段诡异的发言搞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实在是忍不住不发言了。
“去什么圣域!”他怒道,“好不容易才从那边逃出来,你们要自投罗网?!”
“这不一样。”鸣人也直起半个身子,认真道,“自己去和被抓过去怎么会一样呢?”
“有什么不一样!你就算了,这条龙全身上下都散着魔气,一进去就会被抓起来斩首的!”
“但是你有办法。”佐助也抬起半个身子,冷漠道:“魔法师。”
鹿丸顿时被塞住了。他一个魔法师,能在教会里混到见习修士,自然是有点隐藏的办法。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佐助又道,“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足够的神圣力量净化亡灵,人类们都会蜂拥到圣域去寻求庇护,我们隐藏其中,并不会显眼。”
鹿丸也知道他的意思,如果按照太福音上的预言,永冬后之是亡灵,亡灵之后则是恶龙,这个世界终将陷入战火,圣域将是短时间内最安全的地方。
但他不想回去,面对这个从小到大的家园,面对那些背叛他和被他背叛的人。
“我救了你们,你们欠我一条命。”鹿丸隔着火堆,冷漠地说,”我也不管你们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们把我送到奥海里,我们就分道扬镳好了。“
“奥海里在哪里?“鸣人问佐助。
“顺路。”佐助道,“可以。”
鹿丸气冲冲地又睡下了。佐助和鸣人也重新躺下来,知道鹿丸没有睡,两人讲话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他是个好人……”鸣人说,“如果没有他,我们根本逃不出来。”
“可以。”佐助又道,“只要我有充足的魔力。”
“那怎么才能有充足的魔力呢?我根本没有那么多血可以给你。“
“吃足够的肉”佐助冷漠道,“或者和你交配。”
远处的鹿丸又猛然站了起来,他身边的九喇嘛已经受够他一而再再而三乱跑了,忍不住咬了他一口,鹿丸哎呀哎呀地叫着,带着胳膊上的狐狸,气冲冲地迈上了地下室的楼梯。
“别管我!”鹿丸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老子听不下去了!”
鸣人有些担心他,但佐助示意没有问题。鸣人于是又将注意力转回来,和他继续讨厌补魔的事情。
“我们没有足够的肉,是不是只能交配了?”鸣人道,“那就交配吧。”
“……好。”
佐助直起身子,坐在了鸣人的身上,鸣人躺在他下面,一双湛蓝的眼睛被火光照出了些许橙色,傻乎乎地看他,佐助与他注视了片刻,随后又默然地躺会回地上。
“不交配了吗?”鸣人奇怪地问他。
“困了。”佐助转过身,背对着鸣人,冷漠道,“睡吧。”
鸣人也翻了一个身,那一瞬间,他的脸疯狂地红了起来,连耳朵也变的通通红,他捂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心惊胆战地闭上了眼睛。
一夜再无话。

奥海里并不靠海。。
这是一个没有主权的国家,位于伊顿公国和死亡森林的交界处,只有很小的一块领域,领土中只有穷山恶水,唯一出名的,大概就是这个国家不禁魔。
魔法师协会就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寸土之中。
千年前,当大陆还横行着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魔法师曾是人类中最为强大的存在。他们依托魔法生物的材料,制作出各种神奇的魔法道具,其威力之大,甚至能改变星辰的轨迹。
到现在,人们认识的魔法师协会会员,只有拥有加了疾速魔力的邮差而已。
或许,随着亡灵和恶龙的重新回归,拥有与其匹敌之力的魔法师,会重新回归到历史的舞台之上。
但这一切对眼下的三人来说都毫无意义,他们重新走上遥远的路,脚下踩过焦黑的土,直到两天后,再走出被亡灵前线污染的区域,第一次得以看到还活着的人类。
那是一个已经陷入混乱的城市,城门外聚集了成千上万逃离家园的难民,然而城门紧缩,并不能接受这么多难民。
照佐助的意思,应该直接避开这个混乱的城市,继续日夜赶路,前往奥海里。但除了他,鸣人和鹿丸都是人类,虽然面上不显,但已经都到了极限,必须得到补给和修整。没有别的办法,鹿丸用粗糙的炼金术将几块石头镀金,贿赂了门口的守卫,得以进入其中。
城中也是人心惶惶,所有人都知道亡灵们在不远处的死亡森林杀死了很多的人,有传闻他们看到了血肉巨人,有城门那么高,一口一个人,都不带嚼的,于是所有人能做的,只有躲在自己不甚坚固的房子里,每日祈祷。
鹿丸故技重施,用假金块在一家店里换了点食物。鸣人觉得这样做很不好,但他没有值钱的东西,只能默默记下这家店,想着以后可以将钱还上。
所有的旅店都停业了,三人找了好久,才勉强找到一户可以容身的房子。
食物不多,鹿丸分了三分之二给鸣人和佐助,鸣人将自己的那份分了一半给九喇嘛。佐助在旁边默默看着,将自己的那份递给鸣人。
“拿去吃。”
鸣人想起他的大胃口,忍不住停下来看他。
“这些连垫底都不够。”佐助解释道,“给我也是白给,你吃吧。”
“但是你会饿的!”
“没事,死不了。”佐助又将地上在大嚼食物的九喇嘛拎起来,“你也死不了,不许吃。”
九喇嘛张牙舞爪地反抗,鸣人还想说什么,鹿丸在旁边忍不住道:“你们昨天不是补魔了吗?怎么会饿?”
两人都没有回答。
鹿丸嚼着狗粮,在旁边看他们谜一样的沉默,原本还能入口的食物也变的十分难以下咽。
修整过后,三人趁着石块还没有被剥掉那层薄薄的金皮,第二天就离开了城镇,一路朝着奥海里的方向走。这是鸣人第一次离开死亡森林这么远的地方,但是他并未能看到大陆美好的一面,只能看到惊慌失措四下奔走的居民们,以及陷入死亡阴影的世界。
第十天的时候,他们总算抵达了奥海里的边境。

奥海里,没有国王,没有主权,魔法师协会控制着一切,曾几何时,是被称之为“圣光都无法抵达”的荒地,除了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商贩,几乎没有别的访客。但在亡灵反攻大陆后,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难民将边境堵的水泄不通,成千上万的人在城池前安营扎寨,排队等待进入奥海里避难,人数之多,连鹿丸都十分惊讶。

但他毕竟是魔法师之子,再将自己的魔法师资历展现给守卫城门的士兵看过后,对方虽然对他穿着的修士制服有所疑惑,但依旧配合地去请示长官。

三人一狐站在城门外,背后是附了魔法的边境关卡,以及为了生活不得不背井离乡的难民们。自从亡灵入侵之后,天空再未出现太阳,连奥海里也不例外,唯有乌云阵阵,在天空中翻滚。

“……谢谢你们送我到这里。”鹿丸道,“愿光明神……啊抱歉顺口了。”

鹿丸擦了擦自己脏兮兮的脸,目光坚定道:“祝我们还能活着相见。”

鸣人也感叹万分,他认识的人很少,鹿丸是第一个出现在他生命力,与他年纪差不多的人类,如果仔细算来,也算是第一个朋友了。但朋友总归是要分开的,或许能做一生的朋友,却不能共度一生。他下意识地去抓身边佐助的手,才将这涌上来的不安和失落压下去。

鹿丸突然笑了,他对佐助说了声抱歉,然后揽着鸣人的肩膀,将他带到一边去。

鸣人奇怪地问:“怎么了?我和佐助没有不能跟对方说的事情。”

“但我有。”鹿丸轻声道,“你们还没有补魔吧?”

两人转过头去,看背后的佐助。佐助笔笔直地站着,目光正直地看向他们,在他的身边,九喇嘛坐在旁边,眼神也在看这边,看到他们转头看,还十分萌地歪了一下脑袋。这几天形影不离,一龙一狐都受了不少苦,挨了不少饿,不仅是九喇嘛的皮球肚子瘪下去不少,连佐助也瘦了一圈,脸颊边有很深的阴影,更加深邃。

“狐狸和龙都是吃肉的。”鹿丸在他耳边说,“你可以将自己的食物分给狐狸,但是喂不饱你的龙,再这样下去,他会越来越虚弱,一开始还能比正常的人强壮下,接下来就会连人类都不如了。”

鸣人好似想起了他第一次遇到佐助的时候,那个漂亮的少年戴着镣铐,饿的骨瘦如柴,眼神却还是狩猎者的眼神。他无法想象,这样一只骄傲的龙,在被人类捕获后,到底经历了多少虐待才会变成那个样子。而那个奴隶贩子临别前对他说的话,他也依旧记得。

鹿丸见他陷入了沉思,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他冲着远处的龙翘了一下大拇指,大约的意思是欠你的人情已经还了。然而龙无法理解他的意思,依旧一脸严肃地看着这边,仿佛鹿丸随时都会把鸣人拐走一样。

远处,卫兵带着长官走来,鹿丸不再告别,直接往那边跑去。狐狸与龙加快脚步,走到了鸣人的身边。

关卡开了。

大批的难民蜂拥而至,到处都是哭喊和呻吟,在这人潮之中,他们两人逆流而走,人群分开他们,勉强让出一条道来。

去圣域,黄金之城。

大约,那边有一切的答案。

END

卷二 屠龙·神之子 (完)

评论(41)
热度(277)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