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线没有终点站

#9号点文梗

 

 

第三班了。鸣人在心里对自己说,死也要挤上去!

哗啦啦,二号线又驶来一辆,地铁站里全是黑央央的上班族,亦或者是赶着上学的学生,全像大白鹅,伸长了脖子往前凑,鸣人已经错过两班车,人已经到排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束在腰上,又吧书包抱在怀里,端正的脸上一片肃杀之意。

再赶不上就要迟到了!

二号线宛如吃饱饭的蛇,慢吞吞地停在站头上,吹着口哨戴着工作帽的工作人员来回走动,确保没有人推来挤去。

门开了。

霎时间,群情激奋,鸣人感觉到背后传来了极大的力量,推着他往门口挤,鸣人睁眼一看,打开的门内早已经塞的满满当当,连落脚的地也没有。他的正前方,一个瘦高的英俊少年,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擦!鸣人大惊失色,宇智波佐助!

这真是冤家路窄,出门不利,鸣人下意识地往后缩了半步。然而已经由不得他了,一直劳心劳力的地铁工作人员飞奔赶来,像是在压年糕一般,将数人推入车厢之中,鸣人还是单薄的少年身材,登时被他一推,恰好与宇智波佐助贴在了一块。而在他身后,工作人员一边机械地说着对不起,一边又推入了一个少女。

那瞬间,车厢内层层叠叠的沙丁鱼们挤做一堆,象是一大块老豆腐,被压的上下波动,随时都能破了。鸣人挤在人群中,左手边贴着一个女人的咯吱窝,右手边是一个秃顶男的后脑勺,身后还有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学生,进也不得,退也不得,只能抬起头来,直视眼前的人。

“宇智波佐助。”鸣人冷冷道,“狭路相逢,看起来我们总算要分个胜负了。”

佐助发出了一声轻不可闻的哼声,鄙视之情溢于言表。

鸣人最讨厌他这副得意洋洋的摸样,当场就要发作。然而此时地铁门发出了超时的“滴滴滴”警告声,大约是要关上了。鸣人刚想松一口气,就听到身后传来惊呼声,随后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背后传来,直接让所有人往前一倒!

地铁的门安全关上,二号线吃的又胀了一些,打了个饱嗝,施施然往前去了。

这是鸣人第一次在早高峰坐二号线。

如果他知道今天将是这样一幅光景,他肯定死都不会出门。

 

刚才那一股力量,来源自车站工作人员最后的洪荒之力,直接将鸣人推进了佐助的怀里。这真是世界上最尴尬的场面了,鸣人整个人前倾,倒在他宿敌的怀里,对方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揽住了他的腰。

两人身高并未有太大差异,鸣人微微抬起眼睛,就看到对方的黑眸,毫无波澜地盯着自己。

“……”

“……”

佐助连忙松开手,两人同时转开了目光。

地铁里的乘客们早已经这罐装沙丁鱼的生活,纷纷从冲击中恢复过来,站直了,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鞋子,仿佛能在上面开出朵花来。鸣人慢了半拍,此时才想站直身体,居然发现没有落脚的地方。

脚下全是皮鞋,高跟鞋,凉鞋,球鞋……品种繁多,不一而足。鸣人半靠在佐助身上,居然只有一只脚落地的空间。

然而依托着死敌站立的感觉太糟糕了。鸣人倔强地站直了,金鸡独立。

“……”

“……”

又是一阵沉默,地铁上人挤人,反而没人讲话,唯有地铁运行时,发出一阵阵的晃动。

这距离实在太近,绕是吵架,也不该胸贴着胸,腿绊着腿来吵,活像是在谈恋爱。连鸣人这样神经粗的也无法接受。他按捺下找茬的心,一双大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偏到了别处。

他左手边的阿姨,又瘦又高,伸长着手臂,抓着远处的一个把手,鸣人的视角看去,恰好看到她的腋下,有几根腋毛没有刮干净。

非礼勿视,鸣人转了个头,去看右手边的秃顶大叔。

大叔似乎没有睡醒,打了个哈欠,一嘴的烟味轰然而出,似乎还带着点酒臭,鸣人这人跟动物一样,五官都很灵敏,登时被熏地往后一退,另一只脚就忍不住落了地。

“哎呀!”

他身后传来小姑娘的叫声,所有人都转身过来看这边。鸣人一惊,感觉自己踩到了人,连忙又将那只脚提了起来。

鸣人努力转过头道歉:“对不起!没有弄痛你吧?”

身后没有了声响。

这件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地铁依旧平稳地运行着,鸣人避无可避,只能抬起头来,又去看眼前的人。

这一眼,又撞入了对方的视线之中。

哪有每次都这么巧,你每次看向他,他就正好看着你。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这人本来就盯着你看。

鸣人的智商突然上线,发现了这个深奥的道理。

“看什么看!”鸣人低声威胁道,“是不是想打架?”

这一次对方居然理他了。

“你太蠢了。”

“你果然——”

“乘客们请注意,下一站,晓之音,本站将在左手边开门,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

是想打架。

这一句话的后半句并没有机会说出口,半个车厢的人动了起来。晓之音是个大站,能换成三号线,还有个办公商圈,人员流动起来,纷纷从人墙中钻出来,准备在下一站下车。在换来换去的过程中,鸣人总算有机会两脚落地,第一时间就顺着人流挤到门口,和佐助隔开了距离。

冷静,到学校在打架。鸣人对自己说,现在不是出手的好时机。

列车的门开了。

鸣人万万没有想到,比起挤进来的人流,挤出去的人流居然更加夸张!如果说进来时还有工作人员的帮助,从车里出去,就完全要靠本人的努力了。所有的男的女的,老的小的,你推着我,我挤着你,像是开闸的洪水,奔流而出。鸣人瞬间被挤出了车厢,他还未反应过来,站台上等的人又冲了进来,他夹在人流当中,又被挤了进去。

“……”

“……”

鸣人实在是忍不住,怒道,“再看我发火了!”

佐助叹了口气。

没错,他又被冲回来了。

还是原来的地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制服都被冲出了褶皱。鸣人心里有气,无处发散,又不想看到佐助的臭脸,只好盯着地面,暗自生着闷气。

他与佐助贴的很近,只靠他的洪荒之力才留有一线缝隙,鸣人盯着自己腰间的制服,盯着对方的皮带,以及皮带下起伏的轮廓。

鸣人瞎了狗眼,再也忍不住了,抬头发难:“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我打一架?”

两人的脸贴的极近,呼吸可闻。

“我知道你看不惯我,我也看不惯你。”鸣人认真道,“木叶高中只能有一个老大,我们总归要打一架,决出个胜负。”

佐助冷漠道,“为了春野樱吗?”

鸣人一时没理解他的意思,花了几秒,才搞清楚是他在讲什么。

一开始确实是为了春野樱。

鸣人从隔壁市搬来,在木叶高中入学的第一天就对同班女孩春野樱一见钟情,然而郎有情妾无意,对方一门心思都花在宇智波佐助上,鸣人连续表白三次,均以失败告终。

于是鸣人接下来的两年,都用在了怼宇智波佐助上。

虽然也被死党吐槽过“用这种力气追姑娘老早就追到了”诸如此类的话,但是鸣人已经中了毒,这男生外表俊秀,为人冷漠,看着像个书呆子,打架却居然能与他打个平手。鸣人根本控制不住去挑衅他的冲动,打到后来,居然忘记了一开始的目标只是追到春野樱。

“……是的,赢得人可以和春野樱交往。”鸣人道,“你敢不敢?”

对方用审视的眼光将他从上到下看了两遍。

“春野樱。”佐助随意道,“好像已经有男朋友了。”

“……”

 

“乘客们请注意,下一站,雨之雾,本站将在右手边开门,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

鸣人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然的事实冲击到了,几乎连站都站不稳。地铁快要到站,人流分流,纷纷向车门方向挤去。从这一站开始,接下来的数站都是右手边开门,佐助看他魂不守舍,干脆逆流而上,将他推到不开的那一边车门旁站好。

又是一阵交换。车上的人疯狂想下去,车下的人疯狂想上来。佐助用背抵挡着人流,不由自主地按住鸣人脑袋边上的车门,给了鸣人一个非常近的扶墙杀。

只可惜鸣人那愚蠢之极的直男脑袋,并未察觉出什么不妥来。

这个地铁站的通道里做着旅游广告,视频里播放着蓝天白云的海滩,椰子与海鸥,闪烁着夏日的阳光,在黑暗的站台上,将佐助的脸照出了不同的颜色。

鸣人微微上瞥,看到他睫毛微垂,似乎有种他正在温柔注视他的错觉。

“你有多久没有联系她了?”佐助问他。

“多久……”

鸣人默默算了下,似乎都记不起来了。他有许多事情要做,读书,社团,打游戏,怼佐助……每一样都十分精彩,不能放开。现在想来,这个美丽少女的面貌都已经不太清楚,似乎是有一张十分可爱的脸,但再说哪些特征,却形容不出了。

“……这个不是重点!”鸣人逞强道,“总之,现在是我们两之间的问题!”

“嗯。”佐助道,“从头到底都是我们两之间的问题。”

他将另一只手也撑在门上,这个姿势下来,几乎将鸣人全部笼罩起来。鸣人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太近了,于是他将自己的包抱在怀里,抵在两人的胸口之间。

“春野樱不是重点,那你针对我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这个应该我来说吧!你这个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老是在偷偷摸摸地瞪我!”

“……如果不是莫名其妙找我单挑,我怎么可能会看你。”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鸣人恍然大悟道,“不就是打赢了你一次,居然记恨了我两年?”

“……明明是平手!”佐助怒道,“你别给我扯来扯去的!”

“平手?看起来还要在教训你——”

“抱歉。”身边突然传来声音,两人转过头,看到一个小学生,耳朵里塞着耳机,一脸冷漠地抬头看他们。

“两位哥哥。”这小学生假笑着说,“能安静点吗?我在听英文单词。”

“……”

“……”

居然被小学生教育了,简直是奇耻大辱。鸣人和佐助都不再说话,两人就着这个姿势,安静得站了好一会儿。

静下来时,细微的声音就十分明显。两人隐约听到耳机的漏音,一遍遍地背着单词。

“……foolish——f-o-o-l-i-s-h-,傻瓜……”

简直像是嘲讽。

两人都没有看对方,鸣人侧着头,盯着远处一个漂亮姑娘的侧影,佐助垂下脑袋,视线隐约停留在鸣人的肩膀处,他的脖子也是健康的小麦色,扭过头时,肌肉转出一个纹理,十分美味的样子。

 

又一站到了。

一个始终站在两人身边的肥仔挤下了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鸣人觉得整个车厢都因此空阔了不少,温度也低了好几度。佐助将撑在他身边的手收回来,两人分开了2公分,虽然依旧是面对面站着,感觉上却像是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鸣人看了下站台,是雷之砂,这里是个工业园区,上来的人估计很少。离木叶高中还有两站路,估计接下来再也不用人挤人了。

然而他又想错了。

“啊啊啊抱歉抱歉!”前方传来一个年轻人的慌张的声音,随后人群又开始往里面挤,鸣人抬头,从佐助的肩膀上看过去,居然看到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背着超大的包裹,一路道歉一路强行将那个足有2米宽的东西背了进来。

“抱歉抱歉!”男孩子一边解释,一边去提溜那个包裹:“我是风筝协会的,等下要去参加比赛,出租车里放不下我的见龙卸甲,啊啊啊,请不要碰到它,200万日币呢,它本质还是很脆弱的!”

一听到200万日币,原本还不爽地凑在他身边的人立马往后退去,生怕折损了这只昂贵又脆弱的风筝。这下好了,车厢里人少了,但人挤人的的程度更严重了。

佐助被一个欧巴桑一推,又重新压回了鸣人的身上。

这一次比之前更紧,两人身体紧贴着,唯有鸣人的包横在胸口,戳的两人的肺都痛了。

不知道是不是鸣人的错觉,总觉得……他的下半身,被什么硬硬的东西顶住了。他的脑海中又闪过了刚才看到的,稍作联想,顿时面红耳赤,有点恼羞成怒了。

但责备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喂喂,你的下半身顶住我了哦!你是流氓吗?这种像是被调戏的小姑娘的话,鸣人实在是说不出口。

然然越不去想,下身的感觉越是明确,而且他想象力尤其丰富,简直要在脑子里上演速度与激情37了。

鸣人思来想去,突然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个免除现在尴尬的好方法。

“继续。”佐助与他靠着,又和他聊刚才的话题,“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挑衅我?”

鸣人朝他嘲讽地一笑,十分艰难地在他怀里,转了一个身。

“……”

“……”

怎么感觉……更不对了?

鸣人抬头,地铁门的玻璃上,映照出了佐助若隐若现的脸,他似乎有一秒的吃惊,随后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是白痴吗?”

“你才是白痴。”鸣人小声说,“我那个不叫挑衅你,只是看你不顺眼,找你麻烦而已!”

“所以,我哪里让你不顺眼?”

“全部都不顺眼,眼睛不顺眼,鼻子不顺眼,嘴巴不顺眼……总之,都不顺眼。”

“……搞什么啊。”佐助忍不住道,“你是小学生吗?”

鸣人还想反击,佐助突然欺身上来,贴上了鸣人的背。

那瞬间,鸣人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两人穿的都不厚,贴上来时,鸣人感觉到对方火热的温度,他的体重,他的呼吸,从未如此与人靠近过。

“离我远点啊——”

“那就反抗啊,幼稚鬼。”佐助将脑袋贴在他耳边,几乎是如同耳语一般,在他耳边投下一枚炸弹。

“一直在看我,一直在挑衅我,无时无刻不想找我麻烦。漩涡鸣人,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鸣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大型犬,瞬间炸毛了,几乎是立即喊了出来,“滚——”

佐助当机立断,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一手捏住他的腰,塞住了这句惊呼。鸣人呜呜嗯嗯的,因为手里还要抱着书包,居然落了下风。

“像你这样的笨蛋,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想用幼稚园恶作剧吸引心上人的方法来吸引我,是不是太蠢了。”

鸣人被他捂着嘴巴,呜呜嗯嗯地摇头,显然是不同意他的看法。佐助将他整个都压在车门上,在他耳边轻声警告,鸣人连忙答应了,佐助这才放开他。

“谁!”第一个高音放出来,鸣人瞬间发觉了错误,马上又低下来,“谁特么喜欢你,你做梦吧你!”

“哦。”佐助施施然道,“那就别老缠着我,gaygay的。”

鸣人被他将了一军,顿时无话可说。但话又说回来,他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地针对他呢?两人并没有深仇大恨,也没有什么隔夜的情仇,现在连小樱都有男朋友了,按照他的脾气,早已该释然,从此形同陌路了才对。

他又往玻璃窗上看了一眼,佐助盯着玻璃窗里他的脸,见他看到了,也不过是抿嘴一笑,清俊而潇洒。

鸣人心疯狂地跳了起来。

我擦……难道我真的……

不不不不,不可能!一定是地铁里太热了!!!

 

月之岛到了。

“乘客们请注意,下一站终点站木之叶,本站将在右手边开门,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

那个挥舞着巨大的风筝的男孩子,又是一阵抱歉,如同来时一般,风风火火地下车了。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奇葩的乘客上车了,车厢内首次出现了多余的站位空间,很多个被挤的妆都掉了的女孩子,连忙拿出粉饼来补妆。

就算这样,佐助依旧压着他,从远处看来,两个高中男孩,紧紧贴在门边,如同一对恩爱的小情侣。

鸣人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发现外面的变化。而佐助也不在意,鸣人的脸色变换实在有趣,他忍不住又去逗他。

“想清楚了吗?”佐助随口道,“如果乖乖跟我表白的话,我说不定会答应。”

“我只是把你当对手,不是喜欢你。”鸣人一急就开始胡说八道,“我真的是直的,我可以发誓!”

佐助哼了一声,散发出浓浓的不信任。

鸣人简直要给他跪了,怎么证明自己是直的?莫非马上交个女朋友给他看看吗?根本就是个无解的答案。

“那我来证明一下好了。”佐助道。

鸣人莫名其妙,而下一秒,就知道他做了什么!

他摸了上来!而且胆子颇大,直接捏住了他的屁股肉!

鸣人全身都颤抖起来,他心里有鬼,吓得四处张望,然而这个冷漠的社会,完全没有人关心一个心智健全的可爱高中男生正在受到欺凌,唯有佐助,看着他倒影中的傻样子,差点笑出声。

笨的可爱。

恶作剧的心思越来越重,原来只是开玩笑的手势,也慢慢变了样,开始往危险的方向摸去。鸣人吓得人都僵直了,就像一个被电车色狼欺负的傻白甜女高中生,抱着自己的书包,一动都不敢动。

佐助的手钻进了他的衬衣里,摸上了他的腰。

未成熟的少年,腰线十分纤细,似乎一把可以握住。他的肌肤细腻,隐约摸得出肌肉,佐助一路摸上去,手指的温度和身躯的温度,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大约是受害者的不反抗,让色狼大了胆量,佐助甚至捏住了他胸前小小的凸起。鸣人全身一震,总算扔掉了自己的包,隔着衣服捉住了他乱来的手。

“……证明好了吗?”他艰难地问,“你别太过分了。”

有吗?佐助想,我还可以更过分呢。

但说出口时,却是道貌岸然,十分有道理。

“我只是测试一下,你不要在意。”

神特么不要在意!你摸的是我的咪咪啊!鸣人再也忍不下去,他一个转身,准备破口大骂。

佐助也转过头来。

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有意,两人同时转头,如同偶像剧一般,嘴唇摩擦而过。

温暖的,干燥的。

鸣人石化了。

 

“乘客们请注意,终点站木之叶马上要到了,本站将在右手边开门,请要下车的乘客提前准备。”

地铁进站了。

终点站的人寥寥无几,大多都是木叶的学生。列车门一开,一个金发的男孩子就逃难一般冲了出来,跌跌撞撞,腰间的衣服都落在了站台之上。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不明所以。

他的身后,另一个黑发的男孩子也跟着走了出来。

他弯下腰,捡起地上的衣服,随手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时间还算早。他心情很好,走路都仿佛带着风。

即使还没有抵达他的终点站,但天很好,油很足,一切都运行良好。

只需等待他落网。

 

END

#等下周我度假回来,我就要努力地肝Only了,今天火舞的时间也出来了,果然在魔都only期间,期待与大家见面呢!棉花糖机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主办允许我现场做棉花糖的话(不会允许的你死心吧)我一定要做棉花糖给大家吃!


评论(42)
热度(688)
© wingsama | Powered by LOFTER